催魂夺命“烀”

字数 1106阅读 120

到铁岭后,最致命的诱惑就一个字“烀”,只要遇见,就“悲剧”了:轻者撑吐,重者撑爆肚皮!

这个“烀”字,非东北人一定不知道是什么劳什子,据《现代汉语词典》解读,烀是一种烹调方法;把食物放在锅里,加少量水,盖紧锅盖,加热使其变熟。

“烀”字的确神奇无比,无论多么名不见经传的普通食材,只要遇见它,就会发生让人流口水的化学反应。

新鲜的苞米,刚摘的茄子辣椒,新挖的土豆,自家的大酱,几颗鸡蛋,几把柴禾,一口大锅,只几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用具,就可以“烀”出惊世骇俗的美味。

土豆子烀的都开花了,弄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拌上葱叶和鸡蛋酱,香菜,小白菜,这一盆土豆都不够吃!

面到噎人的窝瓜,在炖豆角的锅里面烀的最好吃,有油香味,盐咸味,随手拿一块就点大葱或者豆角吃的美滋滋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烀苞米配糖蒜最佳,直接加水烀的苞米就是一个字,香,放在炖豆角的锅里烀,就是两字,贼香,一口苞米,一口糖蒜,就是一顿贼有满足感的饭。

烀的茄子可以拌在土豆里吃,也可以单独拌大酱,别看没有油,但是味道比过油的好吃多了!

烀咸菜,咸菜里面那股酱香的咸蹭蹭的下饭,烀的烂乎乎的小土豆美妙无比。

豆角烀饼,烀出来的饼,吸足了汤汁,有滋有味,可以单吃,也能包着豆角吃!

烀肉,烀肉要数农家的大铁锅烀出来的最好,基本不需要放什么调料,烀出来的肉就能香晕你,从骨头上撕下一大块,沾点蒜酱,好吃到一辈子都忘不掉那种味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烀鸡,东北小笨鸡,烀完油黄油黄的,看着香而不腻,烀鸡的汤可以炖菜,特别提味,烀出来的鸡炒着吃,每条鸡丝都入味儿。

其实最好吃的是烀地瓜,铁岭的黑土地生长出的地瓜是红瓤的,烀熟之后又软又糯又甜又香,简直吃到停不下来。

“烀”字和年味是天生的绝配,过年就是“烀”大显身手的时候了。每年的腊月二十六,已经备好年货的人家早早的将猪肉以及鸡鸭鱼拿出来缓化了。因为在一两天内就要烀肉,有的人家将二月二准备的头蹄下水也缓化了,过年就要吃好喝好嘛。猪肉缓开之后,便用刀切成大块,放到已经填满水的锅里,加上调料,闷在锅里开始烀。而要是吃猪头就得费点劲儿了,猪头缓开以后放在火堆上熏烤,当猪头烤成黑色以后,放在温水里面用刀“咔哧”(用刀刮),这个时候的猪头变成了金黄色,就可以和肉煮在一起了。对于杀不起年猪的人家也或多或少的割上几斤肉,烀肉那是必须的程序。

烀完猪肉的汤被称为老汤,通常这种老汤都成白色,上面漂着厚厚一层油,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但老汤是不扔掉的,往往冻成坨,因为还要用它汆酸菜,香着呢!

“烀”的过程和中国式众筹养项目的过程异曲同工,都需要慢功夫,下足各种调料、配菜,只有“烀”到足够的时间,揭开锅盖的那一刻,才会有芳香四溢,齿颊留香。

遇到这样催魂夺命的“烀”,任性一回又何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