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她说很快乐

 丽水这段时间的天气反复无常,像极了孩童幼年时多变的小任性,忽而一场翻天覆地的暴雨来袭,行人四散,我躲在路边的房檐下等雨停。看着匆匆的路人慌乱奔走,溅起的水滴弄脏了我白色的百褶裙。裙子上的小泥点竟有些可爱。有时候恍惚间好像又看到了穿着西装打着红色领带的你,固执的牵着我走了很远的路,渐渐消失在这场暴雨中。

 当我还是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孩时,你总是在我上学前准备一杯温热的牛奶和金黄色的煎蛋,其实我是不喜欢牛奶放糖,煎蛋里放胡椒粉的。出门时替我系好红领巾,挥挥手告诉我要快乐的度过美好的今天。放学回家时,你又总是帮我擦去脸上的污渍,让我洗个香香的无酒精玫瑰肥皂澡,然后拿消毒棉球给我擦拭今天又受的伤。你总是很温柔,轻轻地帮我消毒时,还会微微吹气,凉凉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每日战斗胜利挂彩的战士,很光荣,虽然很痛。

 我选择了离家最近的高中,继续和你相依,或许我已经习惯了你每天出门前的那句:要快乐的度过美好的今天,虽然我已经不再打架,你还是在客厅柜子里的第一格放满了各种伤口紧急处理药品和永久不变的消毒棉球。然而,青春期就像肆意生长的玫瑰花长满了刺,扎的最亲近的人满是伤口。

 十七岁的我仿佛走上了人生中荒唐的路口,金黄色的长发让你皱眉,即使你还是帮我把及腰的金色长发梳的漂漂亮亮,而我却分分钟扯掉那些曾经也喜欢的鲜艳发卡。我开始逃课,刚开始还有些担心被抓,后来就整天的从学校消失,任凭你手机打到没电,我也无动于衷的和朋友们自娱自乐。我喜欢各种天马行空的小说,也时常躲在网吧和酒吧这些你不喜的地方静静看书。甚至开始早恋,要知道这对老师和家长来说这如同一个花季少女走入了歧途般恐怖。即使玩的再疯再野,我每天还是会回家,然后和你大眼瞪小眼的在客厅里安静的开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最后败下阵的那个人必定是你,一碗热腾腾带着荷包蛋的面是你最后的耐心,我是这样想。

  后来你果然失去了耐力,在凌晨五点钟一身酒味的我扶墙进门的时候,你拉着我打开浴室的水龙头让我冲了个凉,我们开始争吵,剧烈的争吵,模模糊糊中你红了眼眶嚎啕大哭,好像抱着我走了很远的路,我很冷,冷的抱紧了你,紧的好像要失去了你。好像做了很久的梦,梦里你讲故事哄我睡觉,问我疼不疼,是不是不快乐,能不能不要和别的小朋友打架。

 后来醒来,我躺在医院里洁白的病床上,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恶心,小腿麻木的不敢动,像千万条蚂蚁轻轻地咬。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压着我的小腿睡着了,重重的呼吸声,怪不得我会醒,肯定是被你吵醒的。我用力动了动腿,你被惊醒,恐慌无助的眼神看向我:“醒了,胃痛吗?我去叫医生,你不要怕,我去叫医生。”我看着你眼泪啪啪的往下掉,你脸上和身上满是擦伤,手背上白色的绷带能清晰的看到渗出来的血色。

 你安慰我,说着不疼。勉强的微笑中我渐渐看到了岁月的痕迹,鱼尾纹什么时候爬上了你的脸,我是有多久没好好看过你。你走过来帮我擦眼泪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我哭得一塌糊涂,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荒唐,我只是犯了所有年少的时光里都会犯的错,觉得自己孤独的像个木乃伊,而你又缺席了我很多惊慌的事情,怕你爱我又怕你不爱我,怕你不关心我又怕你束缚我,很多的少女心事我都不敢讲给你听......

 后来你变了很多,会抽出很多时间陪我逛书店买我喜欢的小说和学习资料,和我讲讲人生的小道理,帮我梳头发,做很多喜欢的菜,我们变得很好,我们变得更加幸福。

 我剪了披肩的碎发,开始穿洁净的校服,成绩渐渐回升,不再浪费光阴。同学们也愿意和我做朋友,我知道在回学校上课前你怕同学不接受我,连续十几天一个人去学校拜托同学和老师,我还知道在我浪荡不羁的岁月里你每天晚上都在角落看着我,我还知道小时候和同学打完架你帮我擦完伤口,会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偷偷地哭......

 你喜欢丽水,说这里空气好,人又善良,适合我这个骨子里浪荡又有文艺气息的女青年收收性子,完善个性。其实你说的很对,我真的喜欢上了这座城市,你看,这个世界上最懂我的人依然是你。

 清明是我第一次回去,也是一年来第一次去看你,握着手心里的火车票竟然有点紧张。记得那天的天空蓝的让人暖到胡思乱想,他们都说你是个英雄,在瞬间救了车轮下的女孩,你说你家姑娘和被救的女孩一样漂亮,你说会在很远的地方和妈妈看着我快乐幸福的过完这一生。当然,我听到这些话的第一反应和你预料的一样,极度安静,就像你说的我几乎不哭,除非你在。可是老韩,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光里,我经常望着天空红了眼眶。这天上的云,丫的真白。

 曾经你不停地告诉我要快乐的度过每一天,我想告诉你,内心因为有你而满满的幸福感,就是我所有快乐时光。

 很多人不快乐,不是因为不快乐,而是看不到快乐的部分。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和你大手牵小手一起度过人生中重要而快乐的二十年。

 现在的我,过得很好,很快乐。

 那么,你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