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

在每个被电商渲染的情怀节日里都适合总结一下自己的贰零壹伍  今天立春  春节的电商味和红包味越来越重了  时光的情怀味在空气里的浓度也愈发深了

二零一五一直处于奔跑的状态  高中一直被人潮推着走  自己什么都不用考虑  那时候还爱故作深沉地强赋一两篇暗示别人我很愁  现在一年输出的文字屈指可数  学会了写学术论文  高端化的语言拈来就是  反倒不会概括自己的心情了  在高铁上的七个小时  还没酝酿感情好就到了目的地

大学之后去过很多城市  尽量万事靠自己  纵使知道自己不会丢  但旅行中的飘泊感和不安定还是没法让自己好好享受流浪的生活  时时焦虑  时时放不开

不敢在许多人前说话  亦或说得很无趣  曾经那是内向型性格的副作用  现在则更多的是不敢说  顾虑太多  不能碰触听话人的痛点  因为已经不能算童言无忌

从前以为未来我会过着低调的隐居日子  择水而居  会有朴实的伴侣  会有沉沉夜色  会有水上灯光——以前住乡下二层的房子  阳台朝着满村的屋顶和菜田  除夕有喧闹人声  和男孩子结伴去放鞭炮到深夜才跑回家  被拆迁办赶进楼房之后  似乎都被困住了  那些一起长大的伙伴  再也没有出来见过面  要隐居的想法随着后来看过许多相似的城市  再也不敢说出来了  公路修到家门口  楼房建到二十层不过几年日子  想法破灭只需一瞬间

后来啊  遇见很多有意思的人  青旅的伙计  一个人带着相机到处旅游的九四年姑娘  不愿将就的好心大叔  从晋江去合肥的高铁上补日记的小孩  毕业就结婚的小夫妻  淡季出去  看不到拥挤的人潮  耳朵里却能收纳到很多人的故事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卡奇社一开腔  思绪被牵引着往前一路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