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小说》第一章:水龙骨


烦闷的天气,空气中满溢着水汽,闷热又令人烦躁。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大雨突然就噼里啪啦的下了起来。打在芭蕉叶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雨水密集成线,让人无法远视。

这样的暴雨里,哪怕一个人全身都是血,也不会有任何人察觉。只因着狂暴的雨水,能瞬间将任何人身上的血迹冲洗干净。

突然一道闪电击中了林子里最高的树,紧接着震耳欲聋的炸雷响了起来。狂风呼啸着压弯了林子中的树,而那棵最高的树,终于承受不住接连的打击,发出了咔嚓的声音。它那根最粗最长的枝丫掉落下来,连带着拉下来很长一段树皮,白色的树干在闪电下闪烁着冷森森的光。

这是一片坟地,哪怕是在白天来这里也会觉得后背发冷,更不要说这样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诡异的气氛更要提高三成。如果耳力出奇的好的人,可以仔细去听,在这暴雨之声里,隐约还夹杂着一丝两丝低沉粗重的喘息,就好像濒死之人最后的挣扎……

夏季的雨水来得急,去的也快。没过多久,雨势便随着雷声一起渐渐减小。就在所有的声音即将消失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一道黑影从树林的深处猛然窜出,他的速度很急、很快,在湿滑泥泞的路上走的有些踉跄。就在此时,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这一刹那,照亮了整个树林。那个黑影竟然是当今武林风头无两,人称贪狼——金樱子!

这样打的雨势!这么晚的夜里,他来这片埋着死人的坟地,究竟是为了什么?

噗通!

武林中公认当今年青一代功夫魁首的金樱子,竟然重重跌倒在地!若是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仅仅隐侠、无锋子和紫儿姑娘就不会相信,更别说说书人肖晓生了。

苦涩的笑声从金樱子早已嘶哑的喉咙中发生出来,他现在当真是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了,除了勉强苦笑外。

龙牙老人那猛烈的一掌,可是十足十的用上了全力。

若不是被他急中生智利用自己的神妙身法卸去了三成力道,恐怕就当场被其击毙。

虽然那道掌力只剩下七成力道,亦伤及金樱子的脏腑。他强撑着一口气逃了出来,要不然合欢佛、龙牙老人等,当世几大高手的联合一击,他是绝对无法安然撑下来。

苦涩的雨水流进了他微张的口中,竟有些奇妙的缓解了他身上火烧火燎的疼痛,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深藏怀中被传为武林至宝的水龙骨,暗暗道:“委陵贤弟,愚兄定不负你之嘱托!你家的传世之宝水龙骨,我一定会带到你的墓前!”

扶着身边的老树,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向树林深处走去,而这里又从新回归了寂静,放佛从没有人在这里逗留。

在寂静了很久之后,杂乱的脚步从四面八方传来。

听那些脚步声来者皆是身手矫健的家伙。虽然天很暗,但不时划过的灵蛇闪电照亮了这片片杀机四伏的丛林,模模糊糊可以看到这一行人披着蓑衣,头戴斗笠。一个个手握腰间兵刃,仿佛如临大敌般的站立在金樱子刚才倒下的地方。

嗖……

一颗胡桃,不偏不倚的打到了一个面如重枣的大汉眼珠,立刻红白之物溅了紧邻他的另一个大汉一脸。而那个被击中的男子疼痛的倒在地上,手捂流血不止的眼睛在地上翻滚,一时间鲜血流到了地上,又被雨水缓缓地冲开。

一身材魁梧壮汉对空中一抱拳,沉声说道:“在下红莲老祖座下九眼独活林斌,不知阁下是道上的哪位前辈朋友,还请现身一见!”

过了一会见没有声音,林斌怒道:“看来阁下只会在背后偷袭,算不得英雄好汉!要是有种的话就夹着尾巴出来吧,省的哥几个一会把你揪出来,恐怕到时候就不好看了!”

嗖……又是一个核桃,这次的目标却是林斌的眼珠子。还好经过刚才那一出之后林斌早已提高了警惕,就在那个核桃被弹出的刹那他就早早的闪避到一旁,抽出腰刀脚尖一点纵身跃起,几个起落就到了一株巨松枝杈上。

当然只剩下一个还在颤悠的枝杈在那里等待着他。

“朋友!背后出手伤人可不是大丈夫所为,不知道我们九眼独活哥几个哪里得罪了你的,还请现身挑明了!你这样在背后伤人算什么好汉!”

“就是,他娘的有种的出来,背后伤人算什么东西!!”后面的其他大汉也是吆五喝六的骂道。

“呦~这是谁家的小辈,好大的口气啊!”一个魅惑的声音从树林深处传来,“奴家可是唐家媳妇,又不是深山里面妖怪,怎么可能有种嘛!”那酥媚的声音,加上有点荤的话,瞬间让这几个刀口舔血的汉子大喘粗气。

“朋友这就不对了,虽然你是女流之辈也不能在背后出手伤人啊!还请现身一见当面说个清楚!”林斌客气地道,虽然听对方的语气是个女流,但是刚才的那手暗器手法当真高明非常,让他根本不能掉以轻心。

一股香风扑鼻而来,林斌直觉眼前一花一格娇滴滴的小女娃俏生生的站立在他眼前。只见来人眉如黛画樱桃小口,纤纤素手恰立腰间,纤纤弱弱如细柳扶风,顾盼之间魅惑天成。只见她开后对着林斌喝道:“你这厮好大的胆子,昆仑山桃金娘娘,奉老祖之命,出来为他老人家外出找食。奴家看你等有些功夫底子,想必肉质应该不错。如此也好,免得让奴家四处乱跑了!”

林斌看到出来的是一个小姑娘,刚要出手为刚才受伤的兄弟报仇,可是听到她这句话当场脸都白了,脚下一软磕头直如捣蒜一般。而其他的人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更有一个当场吓死过去。他们之所以如此不堪不是因为他们害怕眼前的桃金娘娘,而是害怕她口中的老祖,也就是让当今武林闻风丧胆的魔尊生番老祖!

这个生番老祖喜吃人肉,尤其喜欢学武之人的人肉。据说他看上的人不出三天必定只剩下一具白骨,而若是此人不反抗还好,如若反抗则血洗满门!西湖龙家惨案、常山赵家悬案等都是他的作品!当今武陵盟主多次发动武林各派一起去剿灭他,均被他轻松击退!各派还因此损失很多精英!

“小人有眼不识金香玉,娘娘你就把小人当一个屁放了吧!小人一身肥肉,老祖必定不会喜欢的!”林斌满头是汗的祈求,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自己怎么偏偏惹这个煞星!林斌盼着桃金娘娘不再理会自己,他们好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桃金娘娘看了看他们几个,确实有些不满意。不过自己刚才被他们那样对自己不恭,这口气不杀了他们怎么出得了!也罢,先杀了他们也不耽误多长时间,想到这里娇笑道:“奴家这次下山可是老祖亲自吩咐的,你说让奴家放了你们那奴家该怎么向老祖交代呢?”

林斌长出了口气,桃金娘娘这样说想必就不会继续抓着几人不放,他转了转眼珠,立刻有了主意:“娘娘想必不知,我们兄弟几人,此次是受红莲老祖的吩咐来捉拿一个叫做金樱子的……江湖传言,说此人身怀武林至宝——水龙骨!”

“你说什么!”桃金娘娘听到最后吃惊非常,声调都提高了八度,“你刚才说的可当真!!”

“小人说的句句属实!”

“想不到啊想不到!水龙骨,活死人,肉白骨!千辛万苦二十年,终于让我找到了!金樱子是吗?也是一场孽缘,就让奴家了结那个因果!”说罢,一挥衣袖人却早已飘飞远去。

林斌见飞走之后才缓缓的站了起来,其他九眼独活的人亦是如此,不过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生于死的徘徊,却是有些受惊过度。

“大哥,你的鼻子……”一个眼尖的大汉,见林斌鼻翼之间流出黑色血液,急忙吼道。

林斌吃惊的一抹鼻子,满手黑色血液。而他的知觉此刻也消失了,眼前一黑倒了下去。此刻的九眼独活就像无根的芦苇,一阵风吹过个个全都摔倒在地上,全身抽搐抠图白沫,眼看是活不成了。

“水龙骨!我势在必得,侄儿莫怪姨娘狠心!”桃金娘娘心里恨恨的道!

而此时的雨,下的更是急切了。

头脑已经昏沉沉不知东西了,四肢更是沉沉的早就不属于自己的。每迈动一步都如在移动一座大山般。金樱子粗重的喘息着,努力地保持着自己最后一丝清明!近了,又近了,那个坟包,就是委陵兄的墓,就是他葬身的龙王墓!

一步、两步、三步,身子不稳跌倒。此刻的他已经失去站起来的力气,缓缓的在地上爬动。快了,就差一点点!金樱子颤抖着从怀中取出沾满鲜血的水龙骨,轻轻地放在进龙王墓的供龛内。而后,他再也无法压制自己身上的伤势,猛然喷出一口污血,身子瞬间委顿了下去。

就在这时,有人出现在金樱子背后。这人的眼中满含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悲伤,盯着昏迷的金樱子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金兄,你是真正的君子!唐委陵对不起你!”

说罢,缓缓跪在金樱子的身旁,眼睛里不只是被雨水刺激的还是其他,此刻竟满含着泪水!

来人竟是五小狼的老幺,唐家堡仅存遗孤——唐委陵!

啪!啪!啪!

不合时宜的掌声,从唐委陵身后传来。妩媚的声音,妖娆的身姿,正是桃金娘娘。

“好一个为报家仇,牺牲挚友呀!”

唐委陵愤怒的盯着土人出现的桃金娘娘,双掌因为用力过猛鲜血正滴滴的流淌。“是你!”钢牙紧咬,似要择人而噬!

“唐公子,不要这样盯着人家看嘛!奴家可是唐家媳妇!唐家堡九十八口人的性命奴家不是有意要取得,只是唐正贤那个老不死的想要轻薄我,奴家才不得以出此下策……”

“哈哈哈哈!好个出此下策!!很好!既然你承认是唐家的媳妇,那就该认得这个吧!”唐委陵说罢,由怀中拿出个小盒子,对桃金娘娘道。

“暴雨梨花针!!”待看清盒子面目,桃金娘娘顿时被吓得面无血色,身子不由的往后退缩去。

“你个荡妇,为了你的姘头,竟杀光我唐家九十八口人!今天,我要为我唐家的人报仇!贱妇,去死吧!”

“啊!!”

唐委陵按下暴雨梨花针的机簧开关,只觉得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奇怪的是并未有鲜血喷溅出来,一切是那样的寂静。

唐委陵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那数十根淬了剧毒的针,“怎么……可……”

他的话再也没有说出来,便已经轰然倒地。

“傻小子,看在你叫奴家一声姨娘的情分上,奴家才让你多活些时日!暗器之所以是暗器,就是要出其不意的使用才有奇效。暴雨梨花针,可是要配合唐家堵门的暗器手法才能正确使用,你可是被自己的愚蠢害死喽……”

当然,此刻的唐委陵早已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自然是听不见她现在说的话了。

“水龙骨,苦苦找了你二十年,现在终于是我的了!”桃金娘娘边向龙王墓走边说。她来到龙王墓前,拿起水龙骨仔细的端详起来,脸上露出了怀念与思恋的神情,低声呢喃着,“霜子,等着我,这次再也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就就在她脸色微变的时候,后背一连串的钻心剧痛传来。她张大着嘴巴尽量想让自己吸进一些空气,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一些咯咯声。翕合的朱唇间仍能看出来她要说的话:“假……的!”

只见早已倒在地上的金樱子此刻正手握着唐委陵的暴雨梨花针,嘶哑的说道:“水龙骨是真的!只是那药,在我受伤时就已经流进到了我的体内……”

桃金娘娘瞪大了眼睛,嘴唇勉强勾勒出一个笑容:“呵、呵……一切都是天意,霜子、我们在阴……府再、见……”

金樱子看着桃金娘娘死去,又看了看已失去生命的唐委陵。此刻的太阳缓缓从天际升起,映红了东方的半边天际,金樱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朝阳红……”

作者:小二君(小二任三)

这篇小说最早写于2011年的7月,之后的相关内容便由于各种各样的事情而被搁置了,现在小二君又准备重整旗鼓,开始继续江湖小小说的写作。

若喜欢本文,可点击关注哦,会有更多短篇武侠小说上传,敬请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