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我随父亲去河南濮阳置办商货,正值仲夏,那日头毒辣的如同鞭子抽在身上,我有气无力地推着车子走着,仿佛每一步都踏在商纣王的炮烙之上。恍惚间刚好看到前方一面菱形的旗子迎风招展。旗子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字“茶”。顺着旗子看去,胡同侧边就是一个茶馆,店面斜后背靠着一颗大树,像遮阳伞似得撒下一片阴凉。我和父亲如同沙漠里的人看到绿洲一般欣喜,脚下也不知道怎么生出了一股力气,三两步就跑到茶馆,将车往胡同边一并,扯过一条长凳,还未坐定,父亲就喊道“掌柜的,来两碗凉茶” “好嘞”随着一声响亮的吆喝,店小二风也似的去了,而后转身麻溜地摊开两只碗,提起茶壶作龙口戏水状,两条优美的弧线划破空气又在碗里戛然而止,两碗水不多不少,竟然也没飞溅出来。我们来不及欣赏那高超的倒茶技艺,便一饮而尽了。“再喝两碗吧,真解渴解乏。”父亲也表示同意说“好,喝足了也好走路,下一段路还长呢。” 话音刚落,邻坐一位老者摇摇手说“我们村子不兴“喝茶”,要说吃茶,喝是个不吉利的字,这跟鹤谐音,我们这里很是避讳鹤的。你要是“鹤”下肚子还不要闹肚子啊。”

我听说了这个事情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又觉得好笑,我向来是不相信什么避讳的,鹤本来就是很美好的动物,喝了怎么会拉肚子,况且这个避讳也扯远了。我想起迅哥儿笔下的阿q,阿q因为头上长了赖子,所以忌讳人家说赖,甚至连光和亮都忌讳人家说。这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父亲取来一只茶碗,满上了茶,说“老先生,如不嫌弃请坐过来吃杯茶吧,我们初来乍到,这里风俗实有不知,还请您给我们讲讲吧”老先生也不客气,慢慢挪了过来,抿了一口茶,缓缓说道“这个故事说来就久远了,还要从春秋的时候卫国君主卫懿公说起。”我一听也来了兴趣,于是顺手给老先生和父亲添满了茶,凑过来听老先生开始讲故事了。

春秋时期的卫国君主卫懿公十分喜欢鹤,按照一般的君主的喜好,应该是后宫佳丽三千人,而他的后宫却是养了很多的鹤。鹤是很高贵优雅的一种动物,舒颈向天,宛如刚出浴的美人,一袭白衣,翅尖穿着黑羽,踏着优雅的细小步伐,仿佛是穿着燕尾服带着红色礼帽的高贵绅士。忽而振翅轻翔,看起来一切都那么迷人。鹤向来是受古代人喜爱的,如闲云野鹤比喻淡泊名利的隐士,鹤立鸡群形容人优秀突出,松鹤延年是祝愿人健康长寿,云中白鹤形容人心志高洁…总之种种高尚美好的象征都离不开鹤。我还听说宋代的林逋梅妻鹤子的故事。也难怪卫懿公爱鹤爱的痴狂。话说卫懿公的御花园随处可见鹤,每只鹤都专门配了两名宫人伺候。并且卫懿公时常还要查看鹤们的生活水平,身体状态。有一次,卫懿公看到一只鹤色泽暗淡,郁郁寡欢的样子十分不满。于是传唤伺候鹤的两名宫人问话“你们不知道寡人最喜欢鹤吗,这些都是我的座上宾。你们居然如此怠慢贵客,该当何罪?”一个笨点的宫人吓得面如死灰,仿佛已经听到了宣判死刑的审判,于是一个劲的磕头急呼“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卫懿公面色一沉,挥了挥手,那个倒霉的宫人就被虎狼一般的卫士拉出去砍了。许是那鹤也看不惯这闹剧了,于是曲颈一声清啸,振翅一跃,飞过花园的丛木,悠然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剩下的那个宫人一看,大喜过望,仿佛是听到了宣判当庭释放的判决。于是把头磕的山响“大王恕罪,刚才是鹤先生才吃过午饭略微有些犯困,您看,他现在精神着呢。”卫懿公看了看鹤,怒气也消了一大半,转头对跪着的宫人说“好好伺候鹤先生,伺候好了重重有赏。”宫人如释重负,把头磕的更起劲了连忙呼喊“谢大王饶命,奴才一定竭尽全力服侍好鹤先生”。从这以后,没有谁敢对鹤先生怠慢一点点,哪怕想想都会抽自己几个嘴巴子,简直是把鹤当祖宗供养着。卫国由此也催生了一批新兴职业,有善于养鹤的,大多都来宫里做了鹤官,有会给鹤治病的到了太医院,地位比给人治病的太医地位还高。而很多人都是因为善于养鹤或者会治鹤病发迹富贵了。卫懿公爱鹤的名声由此声名远扬。而也有善于阿谀奉承的人会说卫懿公高洁傲岸,礼贤下士,像鹤一般高贵优雅,超凡脱俗…而卫懿公也享受着鹤先生带来的赞美和荣耀,愈发高兴和喜爱鹤了。不仅给予鹤先生更好的生活,而且纷纷把其中带头的鹤封了官,按照鹤的气质状态分封不同的官职等级。什么鹤太守,鹤将军,鹤大夫…并且还给予等同于官职的俸禄,甚至还有车马住处和随从。卫懿公当时俨然是打算把卫国打造成以鹤为主题的游乐国家,说不定因此带动旅游业发展,卫国还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呢。郡县的长官每次来进贡的时候也不必搜罗什么金银财宝和奇珍古玩了,纷纷都送上好的鹤。发展到最后,鹤在卫国简直比流通的黄金还珍贵,贵族之间婚嫁,如果有嫁妆有一只鹤,那么这简直是一场奢华的婚礼,几乎可以记入史册了。卫懿公会给最喜欢的大臣赏赐鹤。而因为鹤发家致富的一批人不仅敛财也开始敛鹤了。更有甚者,私下里卖官鬻爵已经明码标价了。比如村长——五鹤,乡长——八鹤,县官——十鹤…而且因为到处搜刮鹤,鹤也越来越少了,物以稀为贵,鹤先生的身价就更加金贵了。

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卫懿公爱鹤,时间一长,百姓们也吃不消了。你想啊,那么多的鹤需要伺候着,无论是财力物力人力都是一笔不小的消耗,而这些消耗最后都落到了卫国人民的身上,因为卫懿公爱鹤的缘故,催生出了一批投机倒把的鹤商人,许多人都不事生产,但求得一鹤就可以立马摇身一变成为富贵之人了。许多有志气的读书人因为才华得不到赏识纷纷都背井离乡,去别的国家谋求发展去了。长此以往,卫国人民怨声载道,纷纷对鹤产生不满了。而在一次朝堂早朝上就有正直的大臣进言劝诫卫懿公。护国将军先来劝卫懿公说“大王,末将以为国之根本在于人民而不是鹤,大王应该为卫国百姓着想,为国家造福。而大王整日沉迷于此,恐不利于国家安定强大,望大王三思”卫懿公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去,他一言不发,空气中充满了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息。而这时候以刚正著称的谏议大夫也忍不住上奏了“大王,昔日纣王独宠妲己不理朝政,终于落得国灭身死的结局,望大王能够以史为鉴,如今卫国在众诸侯国当中只是中等小国,外有赤狄之患,如今百姓因为大王爱鹤的缘故负担加重,卫国已经到了内忧外患的时候了,望大王以社稷为重,苍生为重啊。” “够了”卫懿公终于开口了,如同冰层下爆发的火山喷发。“纣王无道,受妲己蛊惑才落得身死国灭的下场,这鹤难道比妲己还要罪不容诛吗?而寡人不过是养鹤,难道在你们眼里鹤就和妲己一样吗?王公大臣也不乏有人养犀兕,养麋鹿,养虎豹。寡人只有此一爱好,难道还不如你们自由吗?鹤之高洁清正,难道还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吗?我看你们终日不思如何报效国家,反而天天找寡人的不是,既然这样,你们还是回家种田养老去吧!”卫懿公说完,转身愤怒地甩了下衣袖,就转入后宫去了,只留下身边太监用那尖锐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呼喊道“退朝…”朝堂上只留下官员们纷纷扰扰的议论声,护国将军和谏议大夫至此也无可奈何,只有无尽的叹息和愤恨。

卫懿公一如既往地喜爱鹤,殊不知潜在的外患已经悄悄逼近了。西边的赤狄部落一直以来都对卫国虎视眈眈,仿佛是一匹饿狼盯着有牧羊犬守护的羊一般,一旦羊圈出现了纰漏,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发起攻击,不幸的是卫国如今国内形式很不好,而且护国将军刚刚又被撤了职,这对赤狄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此时不进攻卫国更待何时?有道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赤狄首领立刻集结了两三万人浩浩荡荡向卫国进发了。卫国前线收到线报,立刻组织兵力保家卫国,只是可惜卫国长期因为卫懿公爱鹤的缘故,士兵们吃喝都被克扣了,因此都心有不满,而且善于指挥作战的将军又被免职了,卫国士兵哪里是凶悍的赤狄人的对手,前线节节败退,卫国岌岌可危。卫懿公这时候也慌了,立刻召开朝会与官员们商量对策,大殿之上,群臣议论纷纷,却没有好的对策。有的大夫建议说:“大王,前线兵力不足,大王何不多多征集愿意建功立业的壮士以保家卫国呢?”卫懿公听了只好如此,于是在全国广发征兵令,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百姓已经对卫懿公爱鹤的作为不满了,但是敢怒不敢言,纷纷不愿意听从卫懿公的征兵令,如今到了紧要关头还有些士兵讽刺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大王既然分封了许多鹤将军,鹤大夫,大王何不请它们来给大王分忧解难,驱除赤狄,保卫国家呢?”这话传到卫懿公的耳朵里,卫懿公当场气的雷霆大怒,但又无可奈何…正当在满堂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位卿大夫进言说:“大王,卫国如今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微臣以为卫国如今的局面想要转变需要做到两点,第一是迅速请护国将军回京领兵对抗赤狄,召回谏议大夫回京协助。第二是杀掉宫里所有的鹤以平民愤,只有这样,百姓才能心甘情愿,誓死追随大王。只要卫国上下一心,必能打败赤狄人。”卫懿公听完第二条,脸上狠狠的抽搐了一番,然后长叹一口气说“爱卿,难道鹤非杀不可吗?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卿大夫再叩首,然后说“恕微臣直言,现在后宫的鹤就如同是当年商纣王时期的妲己,都是祸国殃民的祸根,如若不除,何以平民愤,何以正天下风气,何以保卫卫国?如今卫国形式危如累卵,还望大王切莫优柔寡断,以国家为重,立做决断!”卫懿公仰天长叹一声问到“你们都觉得这些鹤必须死吗?”满堂大臣都陆续跪下,齐声说“卿大夫之言有理,我等以为,卫国的罪魁祸首就是鹤,不杀不足以正天下之心,愿大王下定决心吧”卫懿公这次已经绝望了,他颓然地坐倒在龙椅上,脸色惨白,两眼无神,仿佛是一具被抽走了灵魂的尸体,许久之后,卫懿公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点生机,然后垂首闭目长长舒了口气,挥了挥手,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杀!”

于是宫里的虎狼之士得令立刻行动了,可怜的鹤先生,被卫兵抓住就像杀鸡一般,一只一只都被剁了头。那优美细长的颈项在侍卫的屠刀下化作一片片血雨,宫里那不绝的悲鸣足足响彻了三天。然后宫里就拉出一车一车鹤的尸体,百姓看到了,无不拍手称快,许多人纷纷去捡走鹤的尸体,甚至后来为了抢鹤纷纷大打出手,直到治安官过来劝解才作罢。他们誓要食其肉寝其皮才能消减心头之恨,说到吃,古人可谓是创意非凡,不信你看看中国哪个传统节日不和吃的有关?吃鹤当然也发明了很多菜式,我不得不佩服那时的庖人,有清炖鹤,红烧鹤、爆炒鹤、煲鹤汤、辣子鹤、椒麻鹤、咸水鹤、碳烤鹤…听完简直让人眼花缭,目瞪口呆。只是老先生说我喝茶喝下肚,会喝坏肚子,也不知道那时的卫国老百姓把鹤吃肚子,到底有没有吃坏肚子呢,至于寝其皮就没办法了,谁让鹤全身是羽毛呢,皮和肉一起早就被卫国人民大快朵颐了,至于羽毛,那时候也没发明羽毛扇子和鸡毛掸子,所以没什么用,都被庖人做菜的时候当柴火烧了,煮鹤燃鹤毛,总之也不算浪费了。

“后来呢?”我不失时机地给老先生满上了茶,期待着故事的结局。老先生缓缓的抿了一口茶,长叹一口气说“后来啊,后来终归是失败了,虽然卫国人出了口气,也跟随卫懿公奋勇杀敌,只是长期的国力消耗,卫国终于倒台了,我还听说卫懿公最后失败了,不仅被杀,而且连尸体都被野蛮的赤狄人吃了,只留下一副心肝,后来被一位回来的卫国义士看到了,悲痛不已,大哭一场之后自杀了,把自己腹部剖开,将卫懿公的心肝放在自己的腹中,他要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当做卫懿公的棺材…”老先生又抿了口茶,用颤颤巍巍的手抹了一把老脸,继续说道“后来要不是齐桓公尊王攘夷,召集天下诸侯共同讨伐赤狄,估计卫国子孙都不存在了,齐桓公消灭了赤狄人之后,救下了卫国公子和城里五千多卫国人民,把卫国旧都濮阳归还给卫国公子,让他重新建国。卫国才得以延续下去。卫懿公因为鹤的缘故落得个身死国灭的下场,你说说这鹤不是个天大的祸根吗?”老先生讲到这里情绪激动地老脸涨得通红,像是下锅被煮熟的虾。父亲一脸沉重地给老先生满上了茶,又掏出随身带的烟草给老先生点上,老先生狠狠抽了几口烟,被呛到咳嗽了好一阵才归于平静。

我听完了这个故事,心里其实是觉得可悲可笑的,因为美色国灭的君主不少,如今居然还有君主因为鹤而国灭的。我又满满倒上了一碗,好好吃了几口茶,然后庆幸地想“辛亏历史上没有哪个君主是因为茶而误国的,要不然我可就吃不到这么解渴的茶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春秋时,狄人(生活在北方的少数民族)攻打卫国,卫懿公组织迎战。 卫国的官兵拒绝作战,说让鹤去吧,他有官职,有禄位,...
    李炜微言阅读 219评论 0 0
  • 那是一份迟来的圣诞礼物,他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交往的。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幸福,鹤丸一直很珍惜和小心对待。他和三日月交...
    451阅读 10,599评论 1 16
  • 如何在不触碰的前提下看出衣裳的好坏: 一看面料,二看剪裁和廓型,三看设计。 1,面料也可以在不触碰的情况下看出好坏...
    马唐阅读 59评论 0 0
  •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三人都上了后座,“师父,到*****” “好嘞!”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他们三人。 “...
    赵小董__阅读 17评论 0 0
  • 大雁开始启程了么 秋雨又没完没了 愿打湿所有的叶子 铺一条通向远方的路 终将挽留不住 枝头一声叹息,试图锁住秋风 ...
    一团菌阅读 30评论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