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世界

我们从来没有生活在一个具体的世界里,而是生活在世界的一个可能里。——夏尔

1

我有可能完全没有想到这段话的第一个字,甚至连这本笔记本也没有买。

我可能永远不会直到上一段话所述,因为我可能从来或者永远不会看到我之后要讲的一切——不是故事,只是几个可能。“可能”比你认为的更接近真实。

2

2017年跨年
 2017-12-31 
大林傻茜瓜 23:58:49
是不是马上要倒计时了
X 23:58:54
对
大林傻茜瓜 23:59:01
本来还想回去看倒计时的
X 23:59:15
我给你们开视频~
大林傻茜瓜 23:59:29
结果在买买提吃烧烤到明年
大林傻茜瓜 23:59:40
等不到食物啊    
 2018-01-01 
X 0:00:27
新年快乐啊
大林傻茜瓜 0:03:19
跟你通个话,错过一大波红包。
X 0:03:28
哈哈哈哈哈哈
大林傻茜瓜 0:04:17
心痛到绝望
image
2016年12月19日

3

"应该不用签到了吧,我要去看电影了。" 夏尔一边说一边把笔记本的电源线缠到适配器上,收起鼠标,最后放进电脑,把前两件硌人的东西和背部隔开。

“刚刚我好像有听到助教说帮我们全签了,我要再写一会儿,你放心去吧。”夏尔的室友陈尤看着自己写的代码兴奋又随意地抖着腿,他一认真做什么事就会抖腿。他有时候在教室听课会抖得后排的桌子一直晃,这排的椅子一直摇,抖得前排的同学发微博吐槽。

机房空间的位置空间大,加上这次上机是在周六,好多人都翘了。所以他这次抖得很自由,也没有影响到谁。

“那我走了啊。”他拉上书包,又和室友确认了一次自己要提前走这个事实。

陈尤视线还是没有离开屏幕:“去吧。”

4

电脑很沉,夏尔不想背着电脑出门,所以他先回宿舍放电脑。

放下电脑后,像是刚才回宿舍路上的冷空气的影响这时候才发作,他在桌子前打了个寒颤。然后换上一个暖和一点的外套,出门了。

学校的宿舍分布很广,最远的是夏尔们住的南区,那时候出门都是从繁华一些的北门。每次出门,他都要穿过整个学校。

5

路边的银杏熟透了,掉得满地都是,发出难闻的气味。

虽然难闻,还是有老大爷、大妈过来采摘。大概因为它吃起来和在路边问起来不是一回事。

这东西夏尔老家叫“白果”,妈妈曾经用牛皮纸把买来的“白果”包好放进微波炉里烤熟。夏尔不太能形容那种味道,但是能确定它吃起来不像学校路边闻起来这么臭。非但如此,还有一种让人挂念的味道。

他听说白果不能多吃,不然会中毒。也不知道有没有过不相信这说法,一直吃到中毒的人。会不会中毒,大家都懒得考证,只是逢人不知道,便对这个不知道的人照这样说:

“白果啊,吃多了会中毒。”

臭味消失的时候,夏尔路过了图书馆。

不管什么日子,总有人往图书馆去。闭馆了也是这样。

闭馆了,也会有人走过去,这个人看到门是关着的,又阅读了不用读便会知道的《XX节放假闭关通知》,然后无可奈何地朝自习室方向走去。

“希望能找到有插座的位置。”,边走那人会喃喃地说着这样的话。

接下来的路,夏尔不再注意路途上遇到的东西,他开始回想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的剧情。

“1995年就想到把意识上传到云里去了,真厉害,意识上传到云端,那才是真正的成仙。”

他看着天上飘过的云,难得云后的天能被看见,而且还是蓝色。看着,他觉得有点热,”看来不该穿这么多。“他想。这时候又有一阵又大又冷的风吹过,”看来还是该穿这么多。”他盯着远处的蓝天,看到了一艘白色的小帆船在平静又清澈的大洋里行进,视角是从外太空看向海里或者人看向地球仪。他看得入迷,想着自己就是那帆船,一点一点地往某个方向走着,进入那种行进的状态后就会忘了这种反复又冗长的无聊,走远后回头望向来时的方向,才又意识到自己走了很远。

终于,夏尔走到了北门。

2016-12-19 
x 10:58:49
我到北门了
x 10:58:54
你在哪儿?
林茜 10:59:01
肯德基......
林茜 10:59:15
快来吧,我都要饿死了  

夏尔推开贴着“拉”字的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等了他半个小时的林茜。

她坐在一个双人桌背对大门的位置,靠着椅子,抱着速写本画着蝴蝶。桌子上放了一个驾校的口袋。

“林茜!”夏尔走近叫了她一声。

她微微扭过身,抬头,看了一眼夏尔然后说:“你终于到了,我肚子等得好饿啊......我们先去吃东西吧。“

“吃什么?”

“到处看看吧。”

“我跟你说,我一大早赶到北门来去驾校,结果还是迟了一点错过了班车。”

“所以你觉得都到北门了,直接回去很亏......”夏尔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

林茜把话接过去继续说:“直接回去很亏,我就到群里问你们有没有人去看电影了......我都尽力不叫南区那边的朋友,张仙灵(林茜的闺蜜)我都没有叫,结果还是叫到南区的你了。”

2017年4月9日

6

这一天,夏尔本来是要复习概率论的,复习到一半,他开始在概率论笔记本的最后面写小说,写完这一章后,他收起了概率论课本和笔记本,走到南区食堂的汤包窗口。

“一笼汤包。”刷了卡以后,他看到旁边馄饨窗口站了一个女生,看上去很眼熟。

“林茜!” 夏尔走过去拍了她一下。

“夏尔!哇,真是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