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水乡

       远嫁他乡,梦里千回百绕的还是那忘不了的故乡——水乡兴化。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是兴化,其实我的记忆也只止于我成长的村子——我外婆家周庄和上学的地方。  


       自从上了大学后就很少再回到故乡,自从结婚远嫁他乡后回去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或许是工作后生活圈子狭小,或许是现在生活的城市与家乡地貌完全不同,或许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人更易怀旧,虽然从未刻意地去思念故乡,但常常在午夜梦回时会想到那魂牵梦绕的水乡。          记忆里最多的还是围绕在村庄周围的那一条河流和快乐的童年时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到夏天就会呼朋引伴就到河里游水摸河蚌,常常半天下来,脸晒得乌黑,浑身沾满泥巴也不自觉。在我们家乡,几乎没有小孩不会游泳,在河里游泳是最有趣的童年游戏之一。我算是胆子小的,胆大的孩子常常从微拱的石桥上望河里跳,引得大人一阵阵惊呼和责骂。                                 还记得有几个月圆之夜,我提着鱼叉跟在几个胆大的小伙伴后面去叉鱼。走过一道道田埂,来到远离村庄的小河汊边,四周静得异常可怕,只有窸窸窣窣的虫鸣声,那种感觉惊险又刺激。有一种鱼我们称作虎头呆子,灰黑肥圆的,浑身都是肉,躲在河里的水草边,用手电筒一照它的眼睛,它便呆呆萌萌地静止不游动了,技术好的孩子用鱼叉一叉叉个准,第二天便会成为餐桌上的美味。初中时学习少年闰土 这篇课文,我觉得用钢叉刺猹的闰土就是我那童年时叉鱼的小伙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外婆家村庄外围有一圈大坝围住村子,当雨季到来时,为了防止洪水淹没村庄就会开闸泄洪。大坝外的滩涂上那一片片高大的水杉林常在我记忆里梦幻一般地摇曳着。我外婆家田地很少,主要以外公捕鱼为生,可勤劳的外公不愿意放弃滩涂上那一点点可以种庄稼的土地。有几次星期天,他用小船带我来到那块土地上帮忙劳动,主要是拔杂草。累了,用塑料布一铺,仰面躺在那块土地上休息。阳光从繁茂的水杉树枝桠中倾泻下来,经过枝叶的折射后,跳跃斑驳,星星点点地洒在身上,放佛置身在童话世界一般美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留在记忆里的回忆总是很美好。那时大坝外的河水很清很甜,渴了,用手掬起来就可以直接喝;丰茂柔美的水草在河底温柔地摇曳,小鱼小虾从容地从身边游过;小船边是一片片的菱叶,开着白色的小花,随手就可以摘一颗嫩嫩的菱角,剥开放进嘴里,淡淡的清甜弥散在口齿之间;芦苇在湖荡里成片招摇,各种叫不出名的小鸟飞进飞出;大片的荷花红的、白的、粉的婷婷地绽放着,碧绿的荷叶一望无际。或许,这些都有我夸大的想象,请原谅我这个恋乡的人一片赤诚之心,留在我记忆里的就是这样一个色彩斑斓、鸟语花香的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今再回家乡,抚养我的外婆外公早已不在人世,儿时的伙伴多数也散落天涯,泥泞小道早已变成六车道的宽阔大路,以前走惯了的田里地头也已变成吸引无数游客的风景区。我爸妈以前就常年在外,弟弟也定居南京,如今回到家乡齐聚首,除了亲人间的彼此相依,竟找不到家乡太多熟悉的感觉,甚至于近乡情更怯。只有当看到那宽阔的河流,一座座桥梁时,才似乎又滋润了心田。                                 笑看千垛花,轻扣板桥霜。我知道,当我离开家乡后,在今后的某个夜里,还会再梦回水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