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赛跑的救护车//【一飞冲天】

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柠檬鱼噢
文章链接:简书急诊救护车:死神面前虎口拔牙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

【一飞冲天】专题主编:
一家独行走天下

救护车

“师傅,多久能到?病人撑不了太久。”

医生拍了拍车厢与驾驶座之间的窗户,示意我可以出发了。天上那几片黑云已经压下来了,怕是快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雨落之时就一定是特大暴雨。

我们接到转院任务,接一个,地区医院离市二院急诊部有15公里!我的右脚狠狠踩在了油门上,发动机“嗡”的一声,二档下发动机的转数突破了三千转,车几乎是秒蹿出去。我直接跨过三档,踩离合挂上四档,继续死踩油门。我没时间了,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车速提到最高。

“老赵,十二分钟能到!”

我用吼出来的。车厢里的人虽然有所准备,但强大的惯性还是让车明显晃了一下。

“师傅,稳点啊,车上还有病人。”

小护士是卫校新来的,忍不住说了一句。老赵没有说话,只是抓稳了之后又重重拍了下车厢与驾驶座之间的窗户。

小护士不知道,其实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规矩。死字有6笔,生死有命。车难开,根本没希望尽早赶到急诊部,我们都统一会说十二分钟能到。

一个急诊病人,医生救不活算一半,车开不到算一半。决定一条人命去留的因素有很多,上了急诊救护车,病人的命就分两半分别交给了救护车司机和医生。所以,6分钟就是半条命,12分钟就是整条命。

所以,生命很残酷。

开了3分钟后,天色黑得快比得上深夜了,暴雨顷刻间砸下,挡风玻璃被雨水印上了一层水雾。我打开车灯,前方道路上有一辆私家车在慢悠悠的行驶,我疯狂的打着远光灯。

私家车司机发现身后的救护车,知道车上有急诊病人,紧急变道让出了直行道给我,我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清私家车的样子了,轮胎溅起的水瞬间脏了两侧车窗。所以救护车都是被人讨厌的,毕竟救护车只管病人性命,不负责对私家车道歉。

我漂了一眼仪表盘,指针所指示的数字已经显示我的车速已经超过120公里每小时!这条路限速70公里每小时,我只要保持当前的速度,再开3分钟就有可能抵达急诊部。

6分钟和12分钟,我一个都不想要。

我知道这个天气,再开快了,车可能会翻,但我继续踩油门加速,仪表盘指针已经到了130公里每小时。救护车不比轿车,轮胎会小一点,抓地力不足,车上的医疗器械就已经够我喝一壶的了,更何况车上还坐了5号人。

所以,我还在赌。我赌我能在车拐弯的时候,把车的平衡拉回来。这车已经到极限了,以这个速度5分钟内就能回到医院,再加速就只能5个人集体去面见上帝了,此时我已经能看见医院那条路上的十字路口了,拐进去就是急诊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连踩刹车降低车速,方向盘打转,车子没有进入右拐车道,直接从直行车道顺时针逆弯进入十字路口。

我明显感觉到了车子左侧的2个轮胎已经离地了,我狠狠的反拽方向盘,车子狠狠的往左边震了几次,紧跟着冲入了逆向车道。

“我*你大爷!还要多久?”

“倒数10秒,你们准备拉病床!”

我在脑子里倒数10秒,如果10秒内我停不下车,那就只能一起死在医院急诊部门前了!

万幸,车一停下,一堆穿白大褂的人早已经准备好推车,瞬时间就把病人推进去了。

病人家属一脸煞白跟着进去,我最后跳下车,忍着腿酸,一瘸一拐的往急诊室走去。我就想看看,我送回来的病人能不能被救回来。

我是市二院的救护车司机,老赵是急诊部的医生,小简是随行护士+医生助理。我们三就是急诊部的铁三角。我想了想,慢慢的把心放下了,只要是我们三一起出车,病人最后都救回来了。

可是我在抢救室外面等了近1个小时。我印象中老赵从来没有在抢救室待过这么长时间。

在我发呆担心的时候,小简悄悄把我拽入角落。从她的脸色中,我大概读懂了她的一丝。老赵没能把人拉回来,小简想让我安慰安慰他。

老赵从急诊室里出来,我看见他的眼睛里的血丝已经快要爆出来了。

“喂,老赵,今天你就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要是还有出车,就换别人。”

老赵听了这话,脸上的杀气已经快要实质化了。

“你他妈的又不是医生,人救不回来又不是你的错,你他吗当然不懂了!”

吼完,老赵直接把听诊器和记录本摔在了墙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懂,老赵已经情绪崩溃了。

“小时候我爸让我当医生,因为医生能救人。可当我长大以后当了医生之后,才发现原来医生不是每个人都能救回来。”

小简被老赵吓到了,赶忙把听诊器和记录本捡起来。我拍了拍老赵的肩膀,我知道这种情绪发泄出来就好,不然会成疯子的。

“医生,我们知道你已经尽力了,谢谢你。”

一个很虚弱的声音默默响起,假如不是此刻抢救室外面安静得掉跟针都能听见,就可能根本听不到这个声音。病人家属颤颤巍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深深的给老赵鞠了一躬。旁边的小护士们看了都捂着脸哭着走了,我这张老脸也快挂不住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蟋~蟋~

“喂,还有没有人啊!还有没有车啊?”

“到底还有没有没出车的师傅啊?海港交桥中央发生了严重交通事故,需要一辆救护车前往!”

我的对话机在此时响起了值班护士的声音,成功把我们拉回了现实。老赵悄悄顶了顶我胳膊肘,示意我考虑一下再回话。

医院车队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我们每个救护车司机都被派出去了。我听得出值班护士的声音已经慌了,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这车我还得出!

“沪A86773收到!请确认事故发生地点,一辆救护车是否足够。”

“啊,太好了!够的够的。请师傅尽快抵达事故发生地点,那里已经有警察和消防队在处理了。路上恐怕很堵……”

我按掉对讲机,值班护士话太多,已经失去分寸了。我正准备往车间走,身边突然传来老赵的大嗓门。

“老刘,等我!”

“老赵你现在太累了,你确定你现在的状态可以?”

“放屁!我是急诊部医生,我不可以谁可以?”

老赵的眼睛重新变成了兔子眼。刚才那个病人的死亡已经在老赵的心里添了一份阴影,他胸口就堵着这一口气。我懂老赵的感觉,我们开救护车的,这种事情经历得多了。

我没有把车先开回车间检查,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写出车记录。我在驾驶座上等了几十秒,老赵就带着随行护士上车了。我扭头看看车厢内情况,一起带上来的仪器中还有便携式除颤仪。

我知道,老赵这是准备好拼命了。

“老刘,要多久能开到?”

“大概五分钟吧。”

“不行,太慢了!事故现场有警察和消防员,情况肯定很乱,我怕来不及。”

“坐好!三分钟,就三分钟!到不了你烧了我祭天!”

我今天已经出车7趟了,我剩下的精力只够再出一次车了。我咬咬牙,打起十二分精神,直觉告诉我,这会是一场很难打的仗。

我没打开导航,直接拉响警笛,把大喇叭开关打开。我想好了,此次路途,佛挡杀佛,魔挡屠魔!海港桥我太清楚了,每天至少开个两三次。桥宽15米左右,车流大,值班护士让我去桥上接人,说明此时并没有封桥。

车开出去1分钟,我把驾驶室左侧的玻璃摇下去,远远就听到了桥上的杂音。我大致看了眼情况,一句MMP忍不住骂了出去。

“老刘,什么情况?”

“你们坐好了!我要逆向行驶上桥了!”

该死,事故发生在顺车道上,警察拦住了顺车道,我只能冲进逆向车道。我打开大喇叭的开关,大声吼他丫的。

“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救护车你们都不让?赶紧让开,我谢谢你祖宗!”

大喇叭骂人都声音特难听,但很有效。我左拉又拐,用见缝插针的方法把车开到了消防车后面。

我停稳车后,车厢里面的老赵红着眼就拉着推车冲向了警察堆里。我从老赵扒拉开的道路里看清楚了情况。

这场事故真的很惨,一辆轿车已经翻倒在桥中央,离桥中央大概三米处的地方,消防员拿着水桶子泵起水压,拼命剿灭还在冒火的车。下这么大雨都没能灭火,说明车肯定是发动机漏油了!如果不是这鬼天气,说不定就已经爆炸了。

躺在地上都是一个约摸7、8岁的小男孩,他妈妈在旁边一直不断都呼唤儿子的名字。老赵摸了摸小男孩都颈动脉,又用手指在小男孩眼前晃了晃。小男孩虽然说不出话,意识倒还挺清楚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男孩左边都胳膊还有整个背部都被严重擦伤了,应该是事故发生都时候从车里甩出来的。看距离,至少被甩出去20米。妈妈应该是坐前排有安全带,但头撞破了。

老赵没关注那么多,先救紧急的。几个警察帮忙把小男孩抬上了推车,小男孩的妈妈死死拉住老赵的胳膊,哭腔着求老赵把她带上。孩子的父亲就是这辆私家车的司机,已经被前面的车送往医院了,生死不明。老赵不管规矩,让孩子的母亲跟着上了车。

我早就调转好了头,托警察的福,顺车道没什么人,我继续在来时的顺车道逆向行驶。我的车速维持在70公里每秒,下雨天车轮胎已经开始打滑了,再加上之前我的疯狂虐待,这辆车早已在崩溃边缘。

“叔……叔,我不想……死。”

车厢内安静很多,小男孩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老赵说道。小男孩的妈妈已经泣不成声,努力的捂住嘴,怕自己哭泣的声音影响到小男孩。小简用针刺般的眼神盯着老赵,似乎在说怎么能让另外一个病人陪行。

“小朋友,不用怕。你看见车头的那个叔叔没有?他是我们医院开车最快的司机,三分钟就能把你送到医啦!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

老赵一只手摸着孩子的头安慰孩子,另一只手狠狠的在我们之间的窗户上拍了三下。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拍三下的意思是三分钟内送到医院,病人已经一只脚进了鬼门关了。

孩子听完老赵的话,眼睛开始闭上。小简看着心颤仪上的指示,沉声说道。

“病人心率不齐,心跳开始下降!”

“先挂血浆,补充体液,不要省!”

老赵挂了听诊器,听了听男孩胸腔第四根肋处。

“立刻心内注射2毫升肾上腺素,先把心跳拉回来!”

小简熟练的给男孩注射,老赵死死盯住仪器屏幕。我从车厢反光镜里看到,陪行的妈妈状态不对,嘴唇没有一丝颜色,瞳孔无神低着头,出乎人意料的安静。我大声喊道:“老赵,小简,你们快看看男孩的妈妈,她好像状态不太对。”

男孩妈妈也是这场事故的受害人之一,刚才是担心孩子的生命安全才一直坚持着。等孩子上了车,精神就稍微放松了一点,可这一放松就很可能要出事了。

老赵叫唤了几声,孩子妈妈没回应,只是稍稍抬了下头。老赵用手把她的肩膀扶正,这一摸肩膀脑袋后面全是半凝固的血。老赵和小简的瞳孔瞬间放大,这明显是脑部受伤了。人的后脑勺其实是比较硬的,后脑出血,可大可小,但就目前情况……

“通知急诊部门车上有脑部受伤的病人,初步诊断中度脑震荡,有出血迹象,手术优先级最优!”

小简忽然尖叫起来:“病人心跳突然大幅度下降,病人心跳已经快停了!”

“老刘,我X你大爷!你他妈还要多久到啊?!”

小简:“已经室颤了!”

“护士,你大声问孩子他妈问题,不要让她停止思考。另外,准备除颤仪!”

心率机已经不间断的响起“滴”的声音。老赵迅速扒光孩子上衣,在胸口上涂抹几把精油。

“充电150焦!”

老赵摩擦了几下除颤仪,毫不留情的往孩子胸口印了上去。正常人失去心跳的15分钟内若是得不到恢复,就可以宣布脑死亡。这样的重症病人在失去心跳的1、2分钟内得不到恢复的话,那他的命基本就归死神了。

老站双脚跨坐在小男孩身上,150焦就已经狠狠的把男孩的身体吸到老赵胸口那么高。

“150焦再来一次!”

砰!

小简:“心跳没有恢复。”

“充电200焦!”

“充电完毕!”

砰!

小简:“心跳还没有恢复!”

“再来一次,充电250焦!”

“医生……”

“你丫的充电250焦!”

我在老赵除颤的同时,赶紧呼起对话机:“这里是沪A86773,车上有一个重度擦伤的小男孩重症病人,小男孩的妈妈脑部受伤,申请做脑部CT。优先级最高,请急诊部做好手术准备。”

小简:“心跳还没有,电能不够了!”

“给我充!再来一次!”

小简:“充能180焦,充能完毕!”

“给我活过来啊啊啊!”

砰!

滴……滴……滴……滴……

小简:“有了有了,心跳回来了!”

这时我已经看到急诊部门前面等着的白大褂了。

“老赵,还有10秒停车,准备好!”

车停之后,老赵和另外一个值班医生都进了手术室。我看着抢救室都灯亮起,深深都呼吸了一口消毒水都味儿。我一瞬间失去了支持身体的力气,瘫坐在过道边的座椅上。

我还想看看结果。上一次车上的病人还是个70多少的老人,这次的病人可是2个鲜活的生命啊!那个孩子才7、8岁大,那个年轻的妈妈几分钟前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嘶吼……

我迷迷糊糊的靠在椅子上睡着了,隐约间好像听到有人喊我。

“老刘,醒醒,醒醒。人救回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文作者:柠檬鱼噢,《谈谈情,说说爱》专题推荐作者。一个爱把生活中的动人故事付诸笔下的作者。
“我写的故事,都是真的哟!”

欢迎关注:一飞冲天社区,每日热点推荐那是小白大舞台!
欢迎关注【一飞冲天】精品孵化器,人才聚集地

普通文章欢迎投稿:一家直言,旅游作品欢迎投稿:一家独行
欢迎加入一飞冲天社区微信交流群。微信xutd118。

推广说明:
我是简书社区合伙人一家独行走天下,积极进行简书推广工作,推荐优秀文章,简书合伙人充值入口
https://www.jianshu.com/mobile/club?ref=7e2e936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享有官方的福利外,还将额外赠送,有需要的联系我微信号xutd11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