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总统到美国病毒,被「绑架」的特朗普,是如何输掉底裤的?

整个疫情期间,最大的笑点,就是看特朗普挨骂!

美国国内的民主党骂他,因为他是美国民主毒瘤;

女权主义者骂他,因为他发表侮辱女性的言论;

以黑人为代表的有色人种和少数族裔骂他,因为他是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

而墨西哥人,加拿大人,中国人骂他,因为他仇外和排外心理,导致邦交纠纷不断;

因此,当特朗普再次在推特上发表中国病毒的言论时,一位美国网友犀利的回复:你是美国病毒。

而热门总统竞选人,极有可能成为下一届总统的拜登则直言:政府治理疫情的第一步是,特朗普闭嘴!

更不要说结过梁子的前任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女士,也站出来指责:特朗普是用种族主义言论,掩盖自己的工作失职。

但这就说明特朗普本人蠢吗?我觉得不是。

一个能将美国失业率降到历史最低水平的总统,至少证明了他是一个合格的商人。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保不准他还有机会连任。就算不连任,也不至于背负一身骂名。

那为何一场疫情,就会让总统声名狼藉呢?

这要从特朗普背后的选民说起。

当初究竟是哪群人,选出了这样一位总统。

一项美国数据显示:特朗普是美国白人工人阶级的代言人。

两个方向的特定限定词:白人且是工人阶级,决定了特朗普为了讨好支持者,只能在偏执和狭隘的路上越走越远。

想要谈论这个阶层为何支持特朗普,要从美国的国情说起。

在美国国内,有两个政治正确不能碰:第一,种族歧视,第二,性别歧视;

但任何事情都是物极必反。

以黑人为代表的有色人种,动不动拿种族歧视来说事情,虽然是部分事实,但时间久了,很多白人也很反感,精英群体还好说,毕竟他们占据社会优质资源,对黑人报以声援和支持,但中下层的白人阶层,尤其是工人阶层,就特别生气。

可是,一旦表示反驳,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和在中国扣上不爱国的帽子一样严重。

所以,他们非常憋屈。

举个便于大家理解的例子,拿电影《花木兰》来说吧,国内宣传的时候,大家都挺开心的,出了一个中国迪士尼公主,并不觉得我们被歧视了啊,而且迪士尼还挺用心的,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力求还原中国风。

但是在美国国内,就有有色人种发表文章指责,《花木兰》镜头后面的世界,太白了。

为何说太白了,因为除了花木兰是亚裔人,从导演到编剧到制作,都是白人。既然是拍中国人的故事,为何没有中国的导演和编剧参与其中。

所以,文章的最后,那位有色人种的作家,忍不住感慨说:很难过她最喜欢的花木兰,就像个提线木偶,被白人操控着。

听完她这么一说,你的内心感受是不是,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但是再细想一下,人家出资拍个电影,关键是钱是人家出的,结果请一堆中国人来编剧来导演,那他图什么?

再去细品品这位专栏作家的话,你会发现,她真的是在替中国人抱不平吗?不是的。

镜头后面的世界太白了,她更多的是想为自己的族裔发言,而顺带拉上亚裔人群,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就是这点意思。

另一个就是,美国国内女权主义特别兴盛,或者说是女性主义特别风行,其实你看美剧就能感受出来,无论是什么性质的美剧,都传达一个观点,老娘的事情,老娘说了算,女性自我是主旋律。

可遗憾的是,无论是种族主义还是女权盛行,感到利益受伤害的,都是美国白人工人阶层。

对内,同样是弱势群体,因为顶着白种人的肤色,黑人说啥啥对,自己啥便宜也没捞着;

对女性,不同于中上层白人的思想觉悟,他们骨子里是轻视女性的,所以看到女人越来越嚣张,就越来越不爽;

对外,亚裔人群,尤其是中国人,工资少还能干,老板都愿意用,这让他们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觉得是有色人种尤其是中国人,抢了他们的饭碗。

凡此种种,愤怒日积月累。

然后,当一个精明而又成功的商人,说要竞选总统时,他们起初还在观望。

发现总统看不起女性,他们觉得他太爷们了,英雄所见略同;

发现总统看不起有色人种,还排斥一切占用美国社会资源的外国人时,他们找到了知己;

发现总统只为保住美国工人阶级的利益而努力,不惜撕掉人道主义的假面,大胆驱逐难民,他们觉得总统太真诚了;

发现总统,时刻把振奋经济挂在嘴边,承诺解决他们就业问题,不同于其他总统满口没用的民主自由时,他们彻底被征服了。

就是他了。

一个非常爷们的,敢给女权脸色看,敢触碰种族主义禁区,敢驱逐墨西哥移民,撕下人道主义嘴脸,敢和中国叫板的完美总统,诞生了!

就这样,特朗普从此这个群体,从利益到职业生涯,都彻底绑在一起了。

而遗憾的是,一项数据显示,支持特朗普的那些人中,读完大学的不到百分之三十。

知识改变命运呀,穷是有原因的。

要么多读书,要么多干活。

这群既不愿意读书,又偷懒不干活的人,只想着总统大人,为他们排除一切万难,<u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rder: 0px; font: inherit; vertical-align: baseline; word-break: break-word;">其实是解决掉一切竞争对手</u>,保证自己吃喝无忧,可想而知,这种局限性,狭隘性,注定了特朗普为了赢得支持,深陷在种族歧视和排外的泥潭。

如果没有疫情,特朗普崩的没有那么快。

毕竟,这群人确实得到好处了。

但是一场空前的冠状病毒,让特朗普这个商人,最引以为傲的经商优势被钳制了,做人做总统做政治家,需要的格局和眼界缺陷,却暴露无疑。

至此,曾经支持他的白人工人阶级,也纷纷倒戈。

他们可不管总统走到这一步的良苦用心,继任下去依然是他们福祉的保证。

因为他们格局小,眼皮浅,从来都只盯着眼前看!

但特朗普的诞生,以及以他为首的背后白人工人阶层的选择,从一定情况下来看,又是历史必然。

一切国家历史都在验证着一个事实:盛极必衰。

美国走向衰落和式微,是历史必然。

强,则海纳百川;弱,则锱铢必较。

用于国家,用于个人,都是成立的。

但需要个人和国家警醒的是,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成立的。

一个海纳百川的国,会强大,一个锱铢必较的国,必趋于衰弱。

所以,特朗普是一切必然性中,必然的悲剧。

在一篇关于《拜登上台,能够为美国人民带来什么》的文章里,排在第一的一条评论,是一位美国网友留下的。

他说:如果上帝保佑拜登获胜,我不必再听特朗普保证,他如何让美国稳坐第一,好像它跌至第四一样。我不必再看到特朗普,也不必知道他是一个吹牛大王,欺凌者,一个没有荣誉,不够正直,甚至没有道德风范的人。我将感谢天堂。

第二条评论是:最令人担心的是美国民主制度本身。从根本上来说,它是有缺陷的,功能失调的,破碎的。国会无能为力,基础设施陈旧且崩溃,任何疾病的爆发都会使家庭破产和瘫痪,枪支暴力是必然的,监狱里充满了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中产阶级正在消失,收入差距越来越大,与来自其他国家的孩子相比,美国学生的考试成绩令人头痛…

另一个美国网友则一针见血的指出:如果一个月前,总统能够放弃种族主义歧视,白宫能够放弃对意识形态的痴迷,从一开始就敦促或强制要求社会隔离,那么我们现在会处于一个更好的境地。

可以说,美国经济的式微是必然的,而疫情加速了这场式微,特朗普更是用狭隘和偏见,让这条走向衰退的路,变得更惨烈,更可笑。

斯文扫地,体面全无。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珍妮·芬妮,在一篇文章里感慨:我们生活的世界已经消失了,慢慢地,然后突然消失。即使我们设法击败冠状病毒,这个世界也不会回来了。

其实,当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时,当特朗普采用一切仇外和排外的措施,发展本国经济时,美国梦的核心就已经破碎了。

这个号称世界警察,民主世界领导人的国家,亲手将过去对外宣传的价值观,装饰西方世界的民主外衣,自由和人道主义,一一撕毁。

所以,珍妮才会感慨,即便美国击败了冠状病毒,过去他们引以为傲,当作信仰的世界,已经不在了。

一个象征民主的国度,国家总统公然歧视有色人种;

一个号称自由的国家,国家总统公然侮辱女性;

一个宣扬人道主义的国家,国家总统暴力驱逐难民;

一个以世界警察自居的国家,国家总统面对疫情时,毫无担当的回答:我不清楚,我不负责,我不承担责任。

所以,在那篇文章的最后,珍妮告诉所有美国人:我不知道要多久洗你的手,但你要保护你的心,你的初心。

其实,观瞻了美国总统,跳梁小丑一样的自导自演,你难免会感慨:和平年代,大国与大国之间,已经不存在谁会消灭谁,生死存亡的问题,共存才是主旋律。

敌人从来都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美国一直拿中国当假想敌,但这次美国输的惨烈,白宫颜面无存,中国做过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

中国人民专注于自己,齐心协力战胜了病毒,向质疑的西方世界展示了,我们体制的优越性,我们抱团的力量性。

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用狭隘的格局,排外的心理,不道德的手段,自己将自己玩坏了!

输不可怕,要是输的底裤都没有了,以后再想抬起头,就难了。

经过特朗普的折腾,未来美国谈民主,你会信吗?谈自由,你不觉得可笑吗?

所以呀,人也好,国也好,底裤很重要!

文 | 巴黎夜玫瑰

图 | 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