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奶奶坐在阳台上缝衣服,即便是戴着老花镜也显得笨拙,她脚边的针线袋已经伴随了我们很多年,从农村到城市,它一直都在,虽然已经很破旧,可奶奶总是不舍得丢掉她的老伙计。奶奶说,这样的袋子用久了是会养针的。所以现在这个口袋只是为了奶奶的缝补而存在,它和所有的旧东西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有恃无恐,格格不入的元老气息。以往在农村的时候,奶奶是不用戴老花镜的,她只要一拿出针线,阳光仿佛就会接踵而至,穿针引线都会变得肆无忌惮,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搬了家,连阳光都在认生。

        林音穿着一身黑色连体裤,披头散发的窝在沙发上打游戏,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头发越来越多了,披下来几乎像个斗篷。林其每次看见她披着头发,都有一种替她扎起的冲动,可是她不让,她说那样像个明星。打游戏的林音比平时做作业的林音灵动好几倍,眼神专注的很,脸上那对被日益膨胀的肉挤的越来越小的眼睛,也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在小小的屏幕上瞄来瞄去。“林音,别玩手机了,你看你眼睛越来越小了~”林其抢过她的手机,很认真的对她说。“还给我,还给我!”林音从沙发上弹起来,像是被人重重一提的木偶。“林其,你还给她。”陈姨急切的声音在林其身后响起来,“你别惹她,她会哭的。” 林其翻了一个白眼,暗暗想,什么叫护犊,这就是了。林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的把手机扔给林音,无所谓的说“少玩点,为你好。”说真的,林其和陈姨相处了好几年,她最让林其不爽的地方不是她对林音的过分紧张,而是自从大家发现林音越来越聪明后,她就毫无顾虑的完全偏袒,无论对与错,仿佛因为林音聪明,所以更值得被爱——这是一个非常坏的道理,爱一个人不应该那么狭隘。林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又想起了在家里越来越不受重视的爸爸。

        “哦,对了,”林其突然想起要去姑姑家做客的事,“我们怎么去,开车还是搭车?”“山上的路不好开,”姐姐小心翼翼地把菜放在饭桌上,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我们搭车好了,不然出什么事。”“那明天几个人去,爸爸回不回来?”“不知道,给他打电话说了,谁知道他回不回来,不管他。”陈姨出现在厨房门口忿忿的说。尽管陈姨的语气让林其非常不舒服,可是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事实。有些事情是非常难解释的,比如林其的爸爸,他对林其从小就不管不顾,可是很奇怪,他在林其的心中居然是个大英雄,仿佛他所有对林其的不好,都是因为大公无私,可是事与愿违,他只是为了逃避责任,可即使他从未是个好爸爸,林其每次想起他心里也是甜丝丝的。

        以前单纯的林其会愤怒反驳这些话,可是渐渐长大的她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人都是同情弱者的,你不想被别人伤害那你就先捅自己一刀,那样别人就会一边啧啧围观,一边忘记落井下石,甚至有的还会雪中送炭。所以每次陈姨说林其爸爸时,林其多数是没反应,有时还会随声附和几句。所以家里人包括男朋友都没有人知道林其爸爸是林其的大英雄,即使是林其爸爸。

        “已经是下午了,应该不会回来了吧~”林其抬头望望天假装不经意的说道。这时候有人敲门,林其浑身一激灵,一瞬间,她觉得全身像注入了一股很小的电流,脑袋里只剩下一种蜻蜓点水般的力量,这种力量微妙而强烈。肯定是,她笃定门的那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