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20陈艳霞:《收获大礼包》

视频号7174集收金

1.意想不到,昨天门儿哥在群里召集有渴望的小豆丁可以领取制作7174集,对接新空间的能量韵律波,

但是我一直没有主动去申请,因为明白这是个大工程,不敢轻易的启动,而且领取的话必须蚁阵合作,当靠个人的力量真的不行。

而我也不知道可以找谁合作。必须承认自己这段时间和蚁阵对接的少。

2.意想不到,在18:30之前看到施鸣姐一个人领取了,于是立马私信她,告诉她自己想要一起制作的想法和渴望。

3.意想不到,施鸣姐把我加入群,龙老师和丽虹也在,后面才得知,他们也是同一时期留言给施鸣姐的。

佩服施鸣姐竟然一个自己就领取了视频号制作,发现她的承担,她对视频号的重视都是生命般的在那里,不得不佩服。

4.意想不到,想到自己要做视频号,就赶紧去把事情安排了,煮饭洗碗,想着一会儿可以专心做,却没有和群里有个交待,这是自己的疏漏。

发现从进群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是蚁阵中的一部分,随时汇报自己的进度,情况是要建立基本的概念程序。这点最佩服门儿哥。

感激施鸣姐后面又单独语音和我连接,告知蚁阵的分配情况。

5.意想不到,施鸣姐问我是否熟练剪辑音频的工作,才放心的交给我,而她自己是有渴望做但是还不熟悉,于是我就主动的承接过来,这点必须感谢前期做视频号打下的基础,各个流程基本没问题。

6.意想不到,剪辑合成视频过程发现了重复的段落,并且中间还有噪音,最后段落又遗漏了,这会让自己生理上感到缺失和遗憾。

渴望之后能够对接如何剪辑音频的程序,这样是否会保持原始素材的原始音质和材料。

佩服自己最后还是决定在最后那个地方,录屏了几秒添加了进去,保持作品的完整性。毕竟这样的视频是要流传千秋万代的,渴望自己制作的态度能够更加严谨周延周全一些。

7.意想不到,施鸣姐在这个群,做着支撑拾遗补缺,找图片,打标题,和我们语音链接等等

为什么施鸣姐在就让我感到有了归属感?

为什么施鸣姐在让我们都特别安心?

为什么施鸣姐在,我做事情变得特别有动力,承认自己之前肯定不会主动做这么多还没有能量消耗的。

为什么施鸣姐能够瞬间聚集这么多人?我龙老师,丽虹都主动找施鸣姐?

为什么姐这里有这么稳定厚重的能量气团还这么的谦虚低调一直付出着?

为什么想跟着施鸣姐一起做事?

8.意想不到,丽虹也第一时间做了字幕,让后续可以进行,佩服她的速度,

9.意想不到,龙老师从夜里做到清晨,中间睡过去了,又醒来,继续做,佩服龙老师对这个大工程的把控,龙老师也是全能手,交给她我才可以安心睡觉去。

佩服龙老师,视频图片的添加都那么在点上。

佩服龙老师在群里的回流认可。

我承认自己没有蚁阵根本没有办法完成。

渴望我们后续的合作。


佩服思凡的认真细致矫正

佩服思凡还放任剪辑音频的工作

佩服思凡的标注还把各个解决方法也一并告知,

佩服思凡程序的清晰

承认自己修改一次能够接受,二次修改就想哭,奔溃的感觉,但又明白这都是自己的原因,渴望下次能够更加细心谨慎一次性通过。

在带小树,他又哭闹,已经没有多余能量再做了,连续修改近3个小时,真的有点耗[流泪]

《情绪礼包》

为什么今天又收获了大礼包呢?

为什么修改视频花费了自己巨大的精力?

为什么最后扛不住了,又遇见小树在玩调料,往电饭煲里面倒椒盐,下意识大声呵斥,

又立马想到了啾啾说我小时候的潜能被全部的阻拦?

为什么有觉得不应该这么对小树,缓冲了一下,拿上了电饭煲给他玩?

为什么自己还没有从视频号里出来又遇到新的冲击波就很没有招架之力?

这个过程要怎样的调试?

是不是我这边情绪一波动,小树就受到影响呢?

然后他就生理反应?

看到他把面粉,盐巴洒了桌上,又哭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呢?

是不是我要设定第一次犯错不责怪他的机制?那又怎样的告诉他这其中的损失呢?

为什么我还是又出现了情绪?

为什么后来我和小树道歉,他还摸摸我的头两下呢?

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调整?

是不是先不着急处理事情?而是让自己和小树都先挪一个空间,先安静下来?

是不是先稳定情绪才是最关键的?

为什么自己无法同时处理两件事情呢?

为什么视频号审核修改这个环节会让人觉得这么难呢?

为什么不能够一次性的通过,还要二次修改三次修改,真的很考验人呢?

为什么视频号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存在呢?

为什么感觉我们的技术其实真的很low但是考核的地方还不少呢?真有这个必要吗?审核标准符合人们的三观审美标准吗?

这其中磨炼的是什么呢?

为什么感觉没有和审核人员的能量相互回流起来呢?

下次自己可以怎么调整呢?

哪些技术是自己需要调整的呢?

哪些步骤是组内蚁阵可以把关的呢?

哪些是和审核人员可以示弱沟通的呢?

《懵圈》

为什么今天陈真大哥和我交流到该给小树立规矩的地方,我没有重视,

为什么他的话让自己很快就懵了呢?

为什么他说我没有重视没有反应?

可是我却觉得自己有,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有力度的去立?

为什么他用同一个事情已经两次说我了呢?说小树在武姨家随意拿糖,我没有反应。

我该怎么去反应才是反应?

把客厅园哥的东西拿了,我让他送回去,放回原位,并告诉他下次再拿就要打这不是反应吗?

为什么他说这是很严重的偷的行为你不告诉他?

为什么他这样说我让我弱弱的不知所措?

是不是我的短板出来了,这确实是我的弱项?

但是为什么自己听不进去?没有臣服?还有些抵抗?抵赖?生理上的懵圈堵塞?

是不是“我”不能说?是不是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不是我并没有醍醐灌顶?

为什么及时发现了自己这份懵圈的体验?

怎样才可以清晰清醒明白?导师在哪里?可以和谁证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