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团操,城市健身方式的新领导者

团操

正在成为各健身场馆新的交锋

夜幕降临,城市的一角正在上映着一场团体狂欢,跳动的音乐节奏,台上拥有性感身材的人正在指挥全场,配合着律动的节拍,台下的人们整齐划一的重复动作,大声呐喊。

你以为进入了夜店的蹦迪现场,正要看看今天的当家DJ是谁,可是一看时间,七点十分,没有一家夜店会在这个时候开始营业。恍惚之间才醒悟,这是健身房的团操室。

现代人们谈论的团操,属于健身团操,有别于传统的具有表演性质的团体操,是健身运动发展到现在的细分门类,比较知名的便是Less Mills 莱美有氧健身体系。

它是一种结合音乐的综合有氧运动。一般会配以一名教练在台上进行动作展示和气氛把控,台下的人跟随音乐和教练的指导进行运动,从而达到健身的目的。

大部分人对团操的了解,局限在商业健身房的动感单车,认为团操只是一群健身小白在一位教练的带领下,笨拙却努力的调动身体,却很难跟上节奏,增肌塑形也不如力量训练高效。

但事实并非如此,健身团操运动课程拥有其独特的优势,门槛较低,具有一定趣味性,在健身产业高度发达的美国,团操课程的门类繁多,并且不断和年轻人产生交互,小小的团操课成了大生意。

国民团操启蒙,健身运动起源。

说到国内团操的发展,不得不提起一位在那个年代家喻户晓的团操运动员——马华。

1984年的某一天,在北京曲艺团的排练室里,马华正在排演话剧,因为剧情需要,她穿上鲜艳的衣服,在一段节奏感很强的音乐里完成了自己的演出。

在当时的中国,不但国民没有健身意识,而且在穿着和娱乐方式都还处于非常保守的阶段,而在排练的过程中,马华深深体会到身着漂亮服装和动感节奏所带来的新鲜感。

后来她得知,这种节奏很强的旋律动作在国外流行已久,经常跳还能有好身材,于是央求她的姐姐去美国出差时多带点录像带回来学习,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放弃北京曲艺团的铁饭碗,只身学习健美团操课程,最后成为当初热播健身类节目《马华健美五分钟》的头牌,并在国内刮起一股健美跳操狂潮。

不知道是团操成就了马华,还是马华成就了团操。

虽然现在已经无法考证中国第一个健美团操课出至何年何月何人之手,但毋庸置疑,马华凭借着团操成为中国国民健身运动的启蒙者,并登上央视春晚,与一线演艺明星同台演出。

当历史的车轮推进到21世纪,国内的商业健身房开始崭露头角,而健身团操也逐渐走向幕后,开始成为健身场馆的内搭课程,一度被私教课程排挤。

虽然一度关注率低,但当经历行业洗牌期,以及新的运营模式的相继涌现出之时,团操课程迎来了新的春天。

现如今,二十一世纪的团操早已不仅仅是机械的踢腿和前平举,它的外延在当下扩大为融合舞蹈、搏击、单车、瑜伽普拉提、小器械训练、小团体训练等在内的所有群体训练方式。

此外还催生出了明星教练、线上教学、课程授权、按次付费、团操工作室等商业模式,为中国健身行业课程产品化、内容创新等话题注入新的生命力。

Zumba热舞,开启团操用户细分。

团操课程发展至今,不单单只是一个场所内的集群运动,而是依靠多样的课程种类的场景链接,为不同需要的用户开启新的健身体验。

不仅仅只是单车课,在接轨到世界健身课程体系后,团操的门类也变得多种多样,满足不同人群的健身需求,最具有发展潜力的便是尊巴(Zumba)。

无器械要求、无锻炼门槛限制,欢快的南美音乐和鲜艳的拉丁风情,但却有不可忽视的燃脂表现。这就是Zumba,将冷酷的训练场瞬间变成Zumba派对式健身房

但不一样的是,和莱美BodyPump、BodycomBat等有氧、器械、HIIT等种类繁多的课程类目相比,Zumba的舞蹈特色更为鲜明。只要有音乐,就有Zumba课程的展示空间。

Zumba在哥伦比亚语中被理解为“快速有趣的运动”,正如其名,它糅合了热情动感拉丁舞蹈有节奏的有氧运动,通过动态的运动形式实现了节奏性。

Zumba的元素主要包括 5种舞步:莎莎(Salsa)、桑巴(Samba)、玛瑞格(Merenue)、昆比亚(Cumbia)、雷吉盾(Reggaeton),动作编排是根据音乐的节拍和速度变化形成有氧运动。

区别于其他舞蹈,Zumba引入了锻炼的健身理念,从根本上打破了基础健身操的局限性,例如根据南美舞蹈的特点,运用大量臀部以及手臂动作来达到有氧减脂的效果。

Zumba舞蹈健身的模式更像是年轻时尚版的「广场舞」,为所有的用户打造一个享受舞蹈,释放汗水的舞台。

从Zumba课程的开启,我们看到了团操类课程的巨大感染力,在Zumba之外,其他小众团操课程也在热火朝天的进行,在这背后,是城市健身人群运动方式的变革。

最燃时尚场景,城市健身领导者。

有数据显示,美国3.27亿人口健身人口占比高达20.3%,而我国对应的渗透率仅3.1%,中国健身行业的巨大潜力尚未释放。另一面,锐健身学院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过去在传统健身房办年卡的人,99%都是健身小白。

团操课程火爆的原因,是因为它满足了99%健身小白的需求。很多人都存在误区,认为健身小白希望改变身材,而改变身材最好的方式便是制定体系化健身方案,并落实他们。

且不谈健身小白是否负担的起动辄几千块的健身年卡,以及400均价的私教课程。光是从日常生活的繁琐中脱离出来,进行健身运动就已经非常难得。

虽然这些人很想进行身材管理,但是迫于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每天花费2-3个小时开展健身相关的活动,这包括但不局限于去健身房的通勤成本,训练后的不适感及恢复期对工作的影响,健身膳食的计划和烹饪。

因此体系化的课程对于健身小白们来说并不是刚性需求。他们的需求就是体验健身的感觉,寻找流汗的快乐,甚至是社交和在朋友圈秀一下自己健康的生活方式。

前面提到,我国健身人口渗透率只有3%,健身小白人口基数大,再加上人群需求定位精准,团操模式开始吸纳传统健身房的用户群体,逐渐成为城市健身的领导者。

传统健身俱乐部如何依靠多样团操课程的提供来吸引会员,提升健身场馆体验,实现私教转换;精品团操工作室如何进行用户细分,提高课程的满员率和续课率;新型健身房和俱乐部在获客交锋之际,如何打造自己团操课程特点,进行变现。

团操课程的崛起,为健身行业的从业者们带来了新的问题和挑战。

关于团操课程的战争,才刚刚拉开序幕,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团操课程在1984年马华的带领下昙花一现之后,真正的迎来了它的复兴。

那么,团操教练了解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