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传“友谊”

口水传“友谊”

火山

12月8日,出现武汉肺炎,随后爆发全国性SARI病毒感染。听说此病毒是沙士的进化版,毒性较少,但潜伏期长、对平衡免疫力低者起作用。病毒也在改变地测试人群对其的敏感,可以说这是进化路途上的博弈。

以前听说过,某森林地带猴子过多,老猴子们会自动跳崖自杀;德国一支特遣军进入一原始森林地带,突然消失,后来才探明他们遭到食人蚁的碾压,不是特殊病毒的影响;部分亚马逊森林的伐木工人,会莫名受到奇怪的感染,并且也是回天乏力,才发现有些地区人类确实不能所达,若强行扩展“地盘”,肯定受到“其他”的阻力;如何才能平衡地推展开来?难道像开拓月球那样,先建立好“保护罩”,才能“移民”?起码有相关的保障体系,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吧。

《攀登者》中,中国登山队于1960年曾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可缺乏360度的山顶视频资料,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登山界的承认;15年后,1975年在有后勤保障组、气象资料组等支持下,找到一个小窗口期,终于成功登顶,但是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气象专家高原反应去世)——我们看到了科学指引的“神秘力量”。武汉地区有P4实验室,是可以准确得到肺炎病毒资料的;至于何时发布,谁来发布,倒是成了一个关键点——多年前,看过一电影《云海台》,那是介绍地震海啸的灾难电影,哪怕专家准确预测出灾难的来临,也看到各种动物的异常反应,倒是我们人类的感官机能在“安逸”中逐渐“退化”,综合数据分析成了我们存在“匝道”。

爱因斯坦也谈过时空、光线扭曲,在没有宇宙观测见到实据时,谁会相信他?敏感、异常者,要么就是过敏、过烈,要么就是预知的“天才”。我们会珍惜这些天才?不知道。一教师在2000年左右,就写过论文提出“校园欺凌”要注意,直到2015年左右,他说才看到关于校园欺凌行电影出现,注定先机者的悲哀,在乎于无数的漠视——1999年,在广州绿翠中学观摩时,发现一生物老师兼任心理辅导老师,她已经工作14年之久,由于没担任过班主任,她一直都是中二,难上中一,听说后来特批才上了去;时隔多年,现在才冒出学校有配置有心理咨询室,而且这些室场多数估计也是空置的,因为专职人员甚少,甚至根本没有启动过;有资深咨询师说,摆设而“存在”就好了,不然我们哪里有“市场”?

有时我们说尊重科学、尊重事实,可在情绪化波动的成长中,“宽容”有多少?在现实的条件中,“实事求是”又有多少?有网友说,“醉”好自欺欺人,不见而“隐”。那时,我骂他“不作为”、“逃避”,历经多年,事实——无语。

民生之多艰,在乎于多恤民。此种经验警言,还能颤抖到我们那些“自以为是”的神经吗?暂时未知,生命的“系统”,依然在接受各种“校检”。

但愿文字的口水,能够逐渐靠近我们的“友谊”——真理,哪怕是相对真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