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和papi酱“闪婚闪离”?深度解读两者“分手”原因

罗辑思维和papi酱“分手”

今年3月,罗辑思维高调投资papi酱,双方还在蜜月期时,罗辑思维帮助papi酱运作了首支视频广告贴片拍卖会,这被罗辑思维称为是“新媒体史上的第一拍”。

但时隔不到半年,罗辑思维就从投资人名单中消失,同时流传出罗辑思维公开表示“投资papi酱是罗辑思维最大的耻辱”的消息。这让外界纷纷猜疑:papi酱和罗振宇投资关系破裂。为此, papi酱合伙人、春雨听雷CEO杨铭于昨日发表了回应。

杨铭朋友圈的主要信息包括:

1.关于捐款,与学校的联系从未断过,本月刚刚收到全款,明年开学会发布捐款细则;

2.关于罗辑思维,在明确“得到”业务后他们原价退出了所有的投资项目,papi只是其中一家;

3. papi视频微信阅读均为百万级,在微博上更有数条播放量过亿,粉丝数全平台仍然在增长,微博粉丝数已经过2000万;

4.广告业务开展后,已经合作了欧莱雅,闲趣,汤臣倍健,接下来还会看到papi酱跟几个国际大品牌的合作,某位国际顶级导演也会出现在papi酱的视频中;

5.关于papitube,一切都在探索,papi也不是一下就红起来的。不想说太多事,不想回应很多事,知道拍卖新闻把你们烦着了,就想踏踏实实,低调前行。短视频这件事,在中国,还很漫长。

罗辑思维和papi酱的合作历程回顾

今年3月,papi酱获得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1200万投资,徐小平背书称“papi酱是今年投的最好的项目之一”。

4月,罗辑思维高调运作了一场papi酱的首支视频广告贴片拍卖会,这场由多家企业参与,起拍价为21.7万的竞拍,被罗辑思维称为是“新媒体史上的第一拍”。 很多人认为,papi酱就是借助这轮炒作彻底火了一把。

papi酱团队于今年4月、5月分别注册了徐州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8月,春雨听雷在股东一栏里去掉了罗辑思维的投资经营主体北京思维造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剩下的股东有杨铭、姜逸磊(papi酱本名)、真格基金、光源资本以及星图资本。换句话说,罗辑思维与 papi 酱的分手,实际上发生在 4 个月前。

papi酱的困局

值得注意的是,罗振宇随后在杨铭昨天发表的这条微信声明下留言称:“江湖就这样,别介意。总有人愿意看笑话。”这至少代表双方是和平分手,各奔前程,并不是外界所猜测的那样是闹掰的。

而罗辑思维退出投资的举动也让很多人感到疑惑:为什么要退出?像papi酱这种2000万粉丝的营销大号,退出那不是傻吗?

那罗辑思维真的傻吗?

首先我们来看papi酱的发展情况。

papi酱刚刚拿到投资的时候,大部分文章都在分析她的蛰伏修炼和1200万的物超所值。

而在papi酱走红之后,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担忧,作为单一的内容生产者,papi酱的吐槽虽然有趣,但是迟早会被大家看厌。尤其是,她曾被高层指出内容低俗,在进行“规范化”操作后,新出的视频越来越流于平淡,没有了之前的魔力。

有网友观察到:papi的热度在下降,粉丝在流逝。在这样的情况下,papi酱还能够红多久?papi酱的未来发展动向成了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

其实,这种现象在内容创作领域非常普遍。真正能保持初心、专注于自己擅长领域的内容创业者少之又少,大部分人要向现实压力低头,或者要向物质利益趋从,这点可以理解,毕竟大家都是凡人。

而papi酱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其一夜爆红后,身份角色的转变而带来的尴尬。

papi酱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大众接纳,是因为她在所有视频中呈现出一种“自己人”的亲近感。她像千千万万的普通姑娘一样,被逼婚、被性别歧视、为减肥烦恼、为偶像痴迷……每个愿意浏览和传播papi酱的人,都是因为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经她挑明的周遭的荒诞。

而现在,一切就都变了,从节目拍出2000万广告费开始。因为这种暴富,会让她原本扮演的草根形象可疑起来。她之前所吐槽的很多问题都会因为其财务自由而变得迎刃而解。以往的吐槽表演,不再适合她当下的处境。

这种转变,对于papi酱来说,是基础性的坍塌。因为papi酱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演员,她是一个角色和真实自我高度重叠的特殊的表演者。“一夜暴富”后,草根群众们还愿意看她表演吗?这也就是为什么papi酱团队选择把广告竞拍所得全部捐赠给papi酱母校的现实原因。

也许是看到了节目本身发展的局限性,papi酱团队开始寻求突破,也做出了相关改变,比如,推出了自己的网红孵化平台“papitube”。这个平台网罗了大量的内容生产者,同时papi酱把自己的固定更新频率降低为每周一推出一个原创短视频,把空余的时间用来推荐自己旗下的其他短视频制作者。

对于papi酱的未来变现之路,团队CEO杨铭有一些初步的设想,从单纯的靠内容固粉到实现付费互动、电商导购,papi酱选择了一条从来没有网红走过的变现道路。

但有一点可以感受到,内容创业难度很大,前途扑朔迷离。

罗辑思维的核心竞争力

罗辑思维当然不会看不到这一点。可以说,罗辑思维的管理团队太了解papi酱的前途发展的困境。

在“papi酱”的广告拍卖会前,罗辑思维曾特别做了一期节目讲述“他们是怎样‘策划’papi酱”的,罗振宇也在节目中表示,“papi酱”不会一直红下去,正是因为“会不红”是必然,所以要现在收取未来收益。

金融的本质就是跨时空整合资源,把未来的价值一把体现,落袋为安,固化未来的不确定性。罗辑思维对于“papi酱”的投资以及收手,把“papi酱”标定在最红最火的时间里,是把当下的资本利益最大化。

两者的合作只是急于赶在最佳时机的一次营销造势,也许连未来战略、投资细节什么的应该还没来得及谈,算是一次闪婚闪离,互相搭个便车。

当然,罗辑思维也可以选择继续牵手papi酱,凭借罗辑思维这个团队的策划能力为papi酱开疆拓土,可以凭借自己的传播力量帮助papi酱更上一层楼,但是这一切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和精力,他们无暇顾及,罗辑思维找到了一条更好的商业道路——付费知识。

今年5月15日, 分答上线,在没经过任何大规模推广动作帮助的前提下,分答开始在朋友圈中大面积传播开来,产品的热度就像火箭一样快速上升。这让大家看到了知识内容变现的巨大潜能。

据了解,罗辑思维的未来重点在“得到”上,虽然投资papi 酱也能获得盈利,但罗辑思维最终还是选择了 “放手”,结果换来的是自身旗下 App“得到” 辉煌的销售业绩,以及知识经济的先锋位置。

6 月 5 号,罗辑思维旗下 App 产品上线了资深媒体人打磨了半年的产品《李翔商业内参》,当日订阅数就达到了 1.4W,累计订阅数更是达到 8W,订阅的标价为 199 元。折算过来累计成交额已经接近 1600 万元。

相比之下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连续创业者、曾经的比特币大神李笑来专栏《通往财富自由之路》订阅人数突破 9.3W,订阅价格同样为 199 元,累计成交额已然突破 1800 万元。

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兼 CEO 李天田,网名 “脱不花”。早在今年 6 月初,她就曾发朋友圈表示:互联网的所谓 “免费” 是一个假象。本质是 “转移支付”。转移到最后,与其复杂地转移,不如简单地收费。

一个生产内容的人,必须一边写字,一边拉广告?这种复杂,必无天理。最终只剩一个问题——内容生产者,怎么生产出让用户值得掏钱的内容?

随后在混沌研习社线下活动中,她在台上分享了在内容创业上,罗辑思维走过的路与坑。其中她隐约提到了与 papi 酱 “分手” 的关键想法:

后来我跟罗胖商量,投资这件事儿要画句号了,再也不能做了。不是我们投得不好,我们投的都是很好的公司,但就是因为他们太好,投资上我们可能要赚很多钱,我们就容易受到诱惑。所以,这是我们的耻辱,为什么?说明你没有把精力放在你最该干的事情上。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的时间也是有限的。

得到的模式会为罗辑思维建立一个商业闭环,罗辑思维当然要集中精力去打造自己这个产品,如果资源再分散,可能什么都成不了。

“分手”的意义

无论是知识经济还是网红经济,罗辑思维与papi酱的这次 “分手” 都意义重大。

首先是网红经济,虽然在2016年,网红经济这个词红极一时,深受资本追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浪潮的高峰似乎已经过去。人们对网红现象的认知趋于冷静。受困于自身内容延续、盈利方式局限,网红们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

当然,网红经济是可持续的,也将会成为常态化,但单个网红的持续走红是不可能的,因为网红只是特定时间阈值内的自我表现。而目前网红经济变现模式还是相对单一,盈利模式也在摸索过程中。

知识经济方面则更为重要一些。可以看到,人们对于付费知识的态度,在这一年出现了明显的转变。免费的才是最贵的,这一点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

伴随着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一个精神消费的时代终于到来。那些在关键核心点抓住用户需求的商业模式,越来越受重视,甚至简单粗暴也并非不可。

人们愿意为他们认为值得的东西付费,这些东西也许不是实物商品,可能是周杰伦的一张数字音乐专辑,也可能是视频网站的某部电影,抑或是一档价格为199元的包年音频节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