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散文61:细雨中的召稼楼

去召稼楼游玩,纯属偶然。

那天在唐镇与阿妹分别后,我俩相约再寻找申城的某个古镇去溜达溜达。

于百度里搜索,我发现魔都的大小古镇,有名没名的大约有几十个。一阵眼花缭乱之后,我告诉阿妹,离我居住地近的地方离她远,离她居住地近的地方又离我远。哪知,阿妹开心地告诉我说,咱俩去召稼楼吧!

召稼楼?印象不是太深。不过,那个古镇的位置倒是适合于我俩出行的。

第二天一早,老天爷又不争气了:阴沉着一张老脸,还淅沥着一场小雨。我微信阿妹,是否改日?哪知阿妹说小雨不碍事,出行不受影响的。

就那么决定了:我俩于东方体育中心地铁站会合后,直接上了8号线,坐至沈杜公路站下。随即,又于一旁的公交车站台上了闵行8路,坐到古镇站下车即是。

“十里晓烟破,数声召稼钟。”——曾记得古诗句中的“召稼”,就是古代垦荒中心召稼楼,也正是那召稼楼的钟声唤醒了浦东大地。可惜,我和阿妹都将“召(zhao)"念成了”召shao “。也无妨,不知者不怪嘛!

因没有导游,我只好从手机里翻看召家楼的全景图。尽管如此,但还是找不到游玩的路线。也罢,跟着人流走便是了!

进入古镇后, 浏览着琳琅满目的小摊位、小商品。阿妹说,召稼楼就如咱洪泽的水釜城一般,甚至,还没咱水釜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那般的灵秀和韵致。我一边听着阿妹的娓娓道来,一边眼观着四方:的确,从美观角度来审视,跟咱那一幅融汇古今的洪泽版“清明上河图”可能还有点差距,但那儿的人气,那是家乡的水釜城不可相提并论的。瞧,蒙蒙细雨中还是那般的人头颤动,步履悠悠。

在《召家楼赋》前,一块黑底黄字的版面吸引了我的眼球。我想看个究竟,那“赋”里到底说了些什么?阿妹在远处则轻轻地叫我:“站好了,给你留张影,回家慢慢去研究吧!”

其实,我刚看到那“赋”里的首句:“湖湄高阁,天际洪钟……”不清楚,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且繁体字较多,读起来很是吃力。算了,回家再仔细阅读吧!难得跟阿妹一起出来,总不能为了自己的兴趣而扫了她的兴致吧。

在我俩边走边逛、边瞅边议之际,那嫩绿的草头饼进入了眼帘。一问,就那么一点点大的小东西,竟要6元人民币。一向对小物品小物件不喜欢讨价还价的我,也就那么脱口而出:“五块钱两个怎么样?”“好勒,下次再来!”哪知正在忙碌的老板娘一脸的开心,爽快地答应了我。是呀,下次再来,这个“再来”不知道又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用纸袋包好的草头饼既热乎又鲜嫩,虽是从油锅里刚捞出来的,但并不油腻。我俩咬一口说一句,还慢腾腾地挪几步。快吃完的时候,阿妹突然说:“哇瑟,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没拍张照留下来呀!”我不由得捂起嘴偷笑起来:这玩意儿也要拍照?小妹妹你也太诗情画意了吧!

不过,回来后我还真有点后悔了。从网上下载一张草头饼图片后发现,看上去这饼远没有我和阿妹现场尝试的那饼色泽鲜艳而纯粹,厚薄均匀而养眼。

走进古镇核心区内,那丁字形的平西街、兴东街、保南街与纯佑街相向展开;那波光粼粼的姚家滨、复兴港水道呈十字形逶迤伸展;那吐蕊的柳树与参差错落的街舍相偎河岸,赐予游人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宁静与从容。

从资料中得知:申城历史上有三大文化亮点:即“上海城隍秦裕伯”、“江浦合流叶宗行”、“教民农耕垦荒楼”。而位于闵行区浦江镇的召稼楼,就是申城最早垦荒种地的地方。因而,地处革新村之内的召稼楼文化便是申城农耕文化的最早起源。召稼楼于元大德年间形成村落,兴起于明嘉靖、万历年间。本地人明代工部右侍郞谈伦为激励父老不误农时,勤耕细作,多产丰收,特命长子谈田在朋寿园东首建造了一座钟楼以召农耕。钟楼题名:召稼楼,以示重农礼耕,古镇也由此而得名。

而早在10年前,那里却还是个极其普通的乡村小镇,根本看不出古镇的味道来。后来,为了配合2010世博会而进行了开发,一下子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古镇,现面积已达150亩之广。那儿的大曲、羊肉和拆蹄被称之为“召楼三宝”,而“礼耕堂”、“五进大院”、“梅园”等清代建筑,还有“报恩桥”、“复兴桥”等遗址更是美不胜收。

站在礼耕桥上,四周主要的房屋形态便一览无余。不知道是谁说的”灰瓦墙门里庭院深深,道道墙门一道叠着一道“,注目眺望,确有几分深宅大院的气派 。一直忙着在桥上桥下拍照的我和阿妹,没有走进大院。或许,就是因为我俩见多了江南水乡花红柳绿 、曲岸静香人家所共有的风貌特征的缘故吧。那里,恐怕更能打动我的还是它所承载的厚重的海派文化底蕴;也或许,我多年寻寻觅觅、向往已久的一份静谧期待就在那幽幽深处......

从礼耕桥下来后,我和阿妹又跟着人流绕着溪畔顺时针转了一圈。快到下午1点钟的时候,肚子已经提出了抗议, 得找一家小吃的地方先来满足需要吧!

抬头瞅了几处显赫的招牌,还好,阿妹和我一样,都不是十分计较之人,稍有特色便行。

“召楼第一湾” 瞬间进入眼帘,我和阿妹几乎异口同声而出:“就这里”。完毕,两人又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第一湾”是召稼楼最特殊的存在,尤其是伫立在那儿的一块巨型五彩石,是由浦东新农村开发第一人吴恩石所赠。“第一湾”犹如拳头般凝聚着召稼楼的人气、财气和福气。第一湾不仅风景好,而且还是一个聚气、藏气之地,会给您带来诸多好运的。

哈,那不是餐馆!我和阿妹手拉手继续前行,终于走进了一家人气比较旺盛的酒楼:农家乐!嘿嘿,谁让咱从苏北来的呢,还是这儿有芬芳的泥土气息!

先落座,后喝茶,然后点菜。别笑话,刚刚抿了一口茶,阿妹就举起手机拍照了!我笑她:痴女一个,就我这么个半老徐娘有什么好拍的?她说,你一笑我就拍!

菜上齐了,阿妹对着那碗碗碟碟、盘盘盏盏又是一阵狂拍。经不住她的诱惑,我也举起了手机,咔嚓一下将那盆红烧老鸭、干烧花菜与清炒草头存入了相机。乘着开心之际,我去吧台要了一瓶上海老黄酒——石库门。就那样,在聊着一些过往的酸甜苦辣之事时,我和阿妹将一瓶酒、两锅菜、一碟小炒和一碗西红柿蛋汤以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大小事宜一并塞进了肚子。我想,要不了许久,它们都会被时间的流水冲淡、冲走的......

回来的路上,阿妹对我说, 城隍老爷秦裕伯的故里就是召稼楼。“召稼楼”最有名的应该是上海城隍庙(今豫园的城隍庙)供奉的城隍老爷 ——秦裕伯。据说,明太祖朱元障封浦东召稼楼秦裕伯为城隍,此后他就成了上海的保护神,在召稼楼的礼园之内有“秦裕伯纪念馆”。因我俩皆去过真正的城隍庙,也就不怎么热心那个 “秦裕伯纪念馆 ” 了 。 

到家了,阿妹还在微信上跟我聊着召稼楼的“三宝”:什么“召楼羊肉”的鲜美爽口,不膻不腻 ;“召楼拆蹄”的色泽红亮、酥烂浓香;“召楼大曲”的春香四溢,不醉不归。我说,召稼楼还有好多宝贝是我俩没尝过和没见过的呢,别遗憾了 吧。

是呀,“老八样”也不知道是哪些?阿妹穷追不舍,转发照片时又来了一句。我说,要不,咱俩下次再去?阿妹笑了,我也笑了,难道卖草头饼的老板娘会神机妙算?我俩会“下次再来”吗?【图片/阿妹拍摄/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除了在专注做事的时候,我脑子里每一分钟都会蹦出几百个想法,一会想到我下班回去要吃什么,一会能想几天前发生的小事情,...
    PI_5fa1阅读 46评论 0 0
  • 2018.5.17 天气闷热得像个蒸笼,脑袋昏昏沉沉,套了个牛仔褂子出来,上次不知道穿它干了什么,一股浓烈的烟...
    不会蒸馒头的苏打阅读 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