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不说旅行(非洲篇)

字数 2847阅读 351

打小就是《动物世界》忠实粉丝的我,再加上一部电影《走出非洲》的魅力,2009年,在当时携程旅行社区上我找到一帮志同道合的驴友,不顾家人异议,5个女人自行组团踏上了苍凉芜荒的非洲大地。


今天我不聊旅行攻略,不八卦旅行意义,就侃侃我和动物的亲密小故事。

2009年 8月 坦桑尼亚  女版赵忠祥,  营地夜袭者,  非洲吃土

当路虎吉普载着我们进入坦桑尼亚曼尼亚拉国家公园的泥路上,两旁的大树梢之间全部是用深绿色的尼龙网连接着,正纳闷呢?后看到树上跳跃的大小不一的狒狒们,原来这些网是为了保护我们游客而专门设置的。吉普车在一堵灰绿色斑马块状式的墙前停驻了,这堵墙是经常能在《动物世界》里看到的场景,我瞬间脱口而出:“原来记录片里的狒狒们都是这里拍的啊!”我的感叹声引来第一排北京女伴的回首注目礼。就在我低下头去拿照相机时,听到这个女伴询问:“为何这个狒狒的屁股是红的啊?”我抬头一看,秒回:“这个是雌狒狒,屁股红表明她愿意交配。” 也就那么巧,刚语毕,一只雄狒狒走上前去交配了。只听到“嚓嚓嚓”快门声瞬间响起,差不多半分钟后,北京女伴那双大大的眼睛和不可思议的神色让我得意非常,她吃惊的问到:“你怎么知道的?”我带着一种成就感傲娇地回答:“因为我从小就是听着赵忠祥的解说长大的呀!所有的《动物世界》我都看过。” 结果,这一路的旅行,我就成了我团的动物行为解说专家,同伴们戏称我“教授”和“女版赵忠祥”。



工业革命后期,资本主义殖民扩张,非洲逐渐成为欧洲人的后花园。非洲旅游设施成熟超出我们的想象,所有的LODGE均和大自然融为一体,却又不乏各自的特色,而且他们的保护隐蔽措施也非常到位。

和一路低矮灌木丛不同,坦桑尼亚的这个营地里树木高大,绿树成荫,一座座白色帐篷相隔遥远驻扎在这个营地里。这个营地一向是法国游客居多,从无中国游客到访,而我恰恰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生日,也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生日。晚饭结束,大家闲聊一会儿,在黑人服务员带领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帐篷。每个帐篷都有独立的洗漱空间,所以起居非常方便。

整个帐篷建造在离地几格台阶的木质平台上,内部框木架结构用于撑起厚实的帆布材料,帐篷的帆布门是倒过来的大写“T"字结构。窗户和入帐篷口都有一层结实的特质尼龙纱帘用来阻挡蚊虫。帐篷外还有个大约4平米左右的小露台。白天,帐篷帆布门人工向两边卷起,就如同一个正三角形,放下纱帘门。晚上将卷起部分放下,再将帆布门上的拉链从上往下,底部两边的拉链分别从左右往中间拉,收紧帆布门,再用一把锁同时锁住三个拉链空,这样就可以安然入睡了。


由于海拔的关系,夏季的非洲夜晚冷飕飕的,每个帐篷的间距都比较远,隔着草丛依稀能见到蚊帐里的摇曳的灯光,高大树木,枝叶婆娑,起风了......我和同伴将帐篷帆布门拉链锁好,同时又锁上了纱帘门。人生中第一次在帐篷里入睡,而且是非洲的帐篷里哦,带着一丝小雀喜的心情我渐渐进入了梦想。

半夜里,头顶忽然一声巨响,一个重物跳落在帐篷顶上,只听到“丝丝丝”水流声音响,我第一直觉是撒尿声。接着重物又跳到了帐篷外的小阳台木板地上,“嚓...”地拉开了一条我未锁住的帐篷右布门拉链。'哎呀!完蛋了!晚上锁门时,因为帆布崩得太紧够不着,心存侥幸,所以我只锁了其中两个空。还好,最后一道防线--尼龙纱帘是完全被我锁住的。’ 躺在行军床上的我神经高度紧张,睡意顿消,寻思着:‘它会不会进来,若进来了我要怎么办?’ 双眼努力在黑暗中辨认有否工具可以让我御“敌”。

我紧张地侧耳聆听着,除了隐约的风声就再无其他声响了,迷迷糊糊中我等到了天亮,出了帐篷抬头一看,果然顶上一大滩尿渍。黑人服务员证实狒狒所为,虽然营地外围有铁丝网和电网保护,但无法阻挡狒狒从树上跳进营地,所以他们只能加强巡逻。


离开坦桑尼亚去往肯尼亚的乞力玛扎罗国家公园,一路上随时可见的热旋风,还总是能冷不丁地看到成片黑褐色的低矮灌木丛中一个成年男性黑人,身上披着大红或大紫色的大方格子布极其醒目,背着类似象牙形状的弯角水壶,手持一根长棍,赤脚大步前行,沙尘在脚跟后扬起,远望似脚下生风。左右眺望茫茫灌木丛,看不到一丁点人类生活的痕迹,他来自何处?又去往何方?那场景就像金庸笔下行走在江湖的独行大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大家思绪都锁定在远方独行土著人时,我们换乘的尼桑面包车也渐渐开始尘土弥漫。怎么回事啊?纷纷查看关实的车窗,原来沙尘会从车尾的排气管里倒灌进来,车疾驶,整个车厢里充满了尘土的气息。我们带上口罩,将围巾从头绕到脖子并牢牢裹住口罩,带上墨镜。我是最后排,属于灾区重地,嘴巴啊鼻孔啊灰尘越积越多,我哪里是吸灰啊简直就是在吃土,北京的雾霾在这些沙土前根本就是小儿科。我们互相看看,谁也不愿意说些什么,关键是无法张嘴啊!车子一路在灌木丛里穿梭了很久很久,没有任何标识,首排的北京女伴回头开了句玩笑话:“不会把我们这帮女人卖了吧!” 大家瞬间开始紧张,的确,因为唯一能辨别的沙土路上车轱辘印子也不见踪迹。就在大家互相打趣试图缓解紧张气氛时,望眼欲穿的乞力马扎罗山峰终于出现了......



肯尼亚  我与狒狒展开“洗手间”攻坚战

非洲第一高峰就好似我们的坐标,一路颠簸终于来到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大堂里黑人服务员们给予了热情的招待,递给我们白色毛巾和一杯橘红色的鲜果汁。毛巾划过我们皮肤瞬间呈现土黄色,果汁清新的香气刺激了我满尘的鼻腔,唾液开始分泌,实在是太诱人了!一路憋尿再加上满脸满嘴的土,我想去大堂洗手间稍微清理放松一下,回来就能享用这杯可口的果汁啦!

大堂洗手间也是帐篷式样,门口有两只身材娇小的狒狒一前一后坐着,好像在把守似的。我慢慢走过去,对峙了几秒,顺势嘴巴一撅,发出 “嘘”地一声,同时两手向前一挥,意图赶走狒狒。果不其然,两只狒狒速速逃回洗手间,哎呀!它们逃回了女洗手间哦!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呀!

思索着自己是否要进入男洗手间方便呢?可万一有男人进来怎么办呢?正当我举棋不定,一只体型略大的狒狒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对着我,死瞪着一双圆圆的小眼,裂开嘴,一排白色尖利的小牙齿明晃晃地出现在我眼前,还发出“喀喀喀”的声音,一路俯身飞快向我冲过来......

"啊......"我本能尖叫起来,急速转身一路低头狂奔逃回大堂,心跳声“啪啪啪”地响啊......估计这种情形他们见多了,其中两个黑人服务员立马冲去洗手间,片刻后告知我可以入厕并为我把守。哦......算了算了,一个黄种女人在里面上洗手间,一个黑人兄弟在外面把风,远处两只不甘心的狒狒向这边瞭望着......这个镜头画面感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非洲的一草一木、非洲的一沙一土、非洲的狮子群、非洲马赛马拉河畔集聚的层层黑色角马、非洲草原上穿透云层的那一缕耶稣光......曾经《动物世界》里无数遍的景象在眼前真实呈现,你才会意识到这个世界远比你了解的还要震撼!

这里没有现代化的建筑、没有苍老的历史、没有咖啡香和米其林餐厅、没有华服璧人,唯有的就是人类对浩瀚大自然保有敬畏和臣服的心。


详细旅游攻略可以查看百度《离别动物的天堂-5个女人和非洲不得不说的故事》

上一部《今天我不说旅行(欧洲篇)》

下一部《今天我不说旅行(南美南极篇)》

(扎克伯格曾说过:完成胜于完美,感谢小青文字校对,让我的文章更趋于完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