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十三》我们终于学会了懂事,却再也回不去青春

《狗十三》 导演:曹保平

如果不是看了《狗十三》,都想不起来自己的青春期是什么样子。

不同于《将爱》,不同于《致青春》,不同于《那些年》,大部分人的青春就像《狗十三》,是在沉默中爆发,又在沉默中消亡的。

青春期的我们有好多的幻想:像李玩每天夜里听到的鸟叫,像她在做错选择时幻想出瑰丽的平行宇宙,像给自己养的普通小狗取名爱因斯坦,像演讲时选题为《宇宙的膨胀与坍塌》。

李玩做游戏般的吃拉面

所有梦幻的、美妙的、遥远的星河像飞向霍格沃茨的扫帚一样追星逐日而来,盛满了我们的小小脑袋,在这些发着光的物体的笼罩中,我们幻想变成了森林、湖泊、宇宙万物。

但现实总有一天会拉扯我们重重摔回地面: 李玩为了找狗被爸爸一巴掌打得出血,在饭局上被爸爸强迫喝酒敬领导,弟弟打了奶奶竟然还被全家人宠着,在重组家庭中渐渐认识到自己在变成局外人……

全家给二岁的弟弟庆生

狗丢了全家对李玩感到担忧

爸爸打了李玩又后悔道歉

一桩一件,都在慢慢消磨这个姑娘对美好世界的幻想。第二次找狗得到狗已经死了的消息,李玩竟然笑着跟爸爸说谢谢,那时我重重叹了一口气,李玩长大了。


这一次,两人有说有笑

所谓长大,就是李玩终于知道,所谓每天夜里的鸟叫不是《青鸟》,不过是一个精神病人的怪声。

如同电影中反复提到的一句话:以后这样的事,还多得很呢。多得是喜欢李玩那个男孩的求而不得,多得是李玩在演讲比赛上失误的不尽人意,多得是在酒桌上吃下重要长辈给夹的狗肉的认同规则,多得是重遇爱因斯坦时,李玩居然不想相认的,就这样吧。

第一次抱爱因斯坦

片尾和爱因斯坦重逢

李玩最后问爸爸,一开始是怎么跟妈妈在一起的,爸爸突然间泣不成声,捂着她的眼睛不让她看自己流泪的样子。

而最后的最后,李玩看着五岁的弟弟在滑冰场上一次次摔倒,弟弟嚎啕大哭,教练却只是旁观让他自己站起来,李玩微微一笑——

捂住女儿眼睛哭泣的爸爸


练习滑冰的弟弟


李玩最后的笑

三代人的眼泪和笑容,仿佛连贯起了我们逐渐成长的青春,呼天抢地的乞求爱怜,悄无声息痛的撕心裂肺,不知何时已建成高楼。

在片尾曲中,我仿佛看到自己那些年少轻狂的白衣时光,那些呼啦啦飞去的鸽子,和那片一眼望不到头的浩渺宇宙。

这才是我们的真实青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