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五十九章 天道奇境遇高人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2.21 23:03* 字数 4054
第五十九章

文/唐妈

黎丘已经盯着天道发了三天呆了。

清远,清远,清远……这个名字不停地在他脑海里盘旋,可是,他没有一点关于这个人的记忆。而且通过三天的思考,黎丘发现自己从哪儿来,为什么会在这儿,都没有记忆。他觉得自己一定忘记了什么,而且觉得那个叫清远的男人一定对自己很重要,因为每当想起那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他就十分难过。那人说是要陪自己过一辈子的人,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黎丘的脑袋里盘旋了无数的问题,这些年来,他从未思考过自己为什么要呆在这里,他的生活很简单,迎来送往,不听话的处理一下,就可以了。他从来没有像这三天一样,迷茫,不知所措。他现在连魂魄都懒得送了,三天已经有三个魂儿因为走错路,魂飞魄散了。可是,他还是不愿意动。他觉得这一切忽然都失去了意义。

第四天的时候,阎罗殿那边终于来人了。虽然三个魂儿都是要去地狱道的恶鬼,一般都是有去无回,可是,数量对不上了,还是很麻烦的。

来的鬼差叫小乙,又瘦又小,总有点畏畏缩缩,一脸好欺负的样子。他干得永远都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活着的时候是这样,死了还是。他咽了口唾沫,有点不敢走近黎丘。

那人头发很长,银色的头发铺了一地,在薄雾中泛着清冷的光。光是一个背影,小乙就觉得自己害怕地腿抽筋了,这个人好冷。可是,如果办不好差事,判官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吧?

“大大大人……”小乙战战兢兢地挪到黎丘身后,哆嗦着喊了一句。

黎丘听到声音转过了头,疑惑地看着小乙:“你是谁?”

小乙愣了一下,哇,这人好美。

黎丘见小乙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大张着嘴口水都流了下来,就皱起了眉:“你要做什么?”

小乙这才回过神,连忙做了个揖:“我我是阎罗殿的鬼差……”

黎丘听是阎罗殿的人,忽然站了起来,他转身面朝着身后的小乙,有点急迫地问道:“你知道清远是谁吗?”

当年天帝曾传令下来,任何人不得再提起清远师徒之事。可是小乙那会儿还是个低等级的鬼差,又生的懦弱,人们选择性的忽视了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情说与他听。

小乙这会儿见这么好看的人竟然会主动与自己说话,而且问的还是自己知道的事情,忙不迭地点了点头:“知道知道,清远上仙嘛。”

黎丘瞪大了眼睛,忽然有点紧张起来。这个人竟然知道清远,那清远一定是个很有名的人物了。上仙?可是上仙怎么会出现在天道呢?

“你多说一点。”黎丘声音不可抑制地有点颤抖,往小乙面前又走了几步。

小乙正巴不得多跟黎丘多说几句呢,立刻倒豆子般地讲了起来,从清远如何成仙,如何去了三秋岛,如何打败魔王,越说越兴奋。可是到了最后,却长叹了一声:“可惜啊,清远上仙最后却栽在了自己徒弟手里。”

“你说什么?什么叫栽在了徒弟手里。”

小乙摇头晃脑地叹着气,一脸的惋惜:“听同僚们说,清远上仙早年收了个徒儿,二人不知怎的,就生出了那不伦之情,而且还被天帝及众仙知晓了。天帝震怒,罚清远上仙受六道轮回之苦。真是可惜啊。”

“那,清远的徒弟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没听人提过。”小乙摇了摇头,又恢复了一副怯懦的样子。

“那你知道清远的徒弟叫什么名字吗?”黎丘心里已经有了模糊的猜测,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清远在轮回台出现,是因为自己?

小乙歪着头想了会儿:“叫,叫黎什么。”

“黎丘。”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哎?你怎么知道啊?”

因为我就是黎丘啊,黎丘颓然地坐在了小榻上,心中不知道是怎么个滋味。他还是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鬼差说的很简单,但是,六道轮回是怎么回事,他在这里守了六百年,却是再清楚不过了。他又想起了那个叫清远的人,想起了他身上的悲伤。

自己,竟然忘了他。

“大人,我这次来是跟您核实三个鬼差错入轮回路的事。阎王爷要,要您做出解释。”

小乙见那好看的人不再说话,而是又发起了呆,才忽然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黎丘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下:“你回去告诉他,我不干了。谁爱干谁干吧。”

小乙哆嗦了一下,他觉得这人生气了,虽然他语气很平静,但是他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察言观色揣摩人的心思却学会了不少。这人很生气。此地不宜久留。

小乙唯唯诺诺地躬了躬身,迅速消失在了雾气之中。


清远看着面前空旷的世界,不知道要怎么度过这千年的时光。

地狱道是除天道之外时间最久的,但是,每日里忙着应付业火灼烧的切肤之痛,只觉得时间漫长,却是不用担心要怎么过。这天道是功德最大的人才可投入的轮回,却时间最久,人人向往,却是他最不想在的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没有天帝的口谕,他不可能脱出天道,如果擅自离开,必遭天谴。

清远摇了摇头,抬脚往前走去。

天道和天庭颇为相似,却要地域宽广的多。清远遥遥望到了远处一处塔尖,既然不知道该去哪里,就先去那儿看看吧。

那塔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清远一路走过,不时可以看见被自己惊动的动物,本以为不长的路,却是走到了夜幕低垂才看到了塔的轮廓。塔上面挂了风铃,在夜风中叮叮当当地响着,走得近了,才觉得那塔愈发的高了,清远仰着头粗略数了一下,这塔竟然是十八层。

清远往又往前走了半个时辰,方才到了塔下,只见塔门前立着一块碑,上面写着:天境石。

清远心头一颤,天境石,正是放着黎丘记忆的天境石,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天道之中。他走上前,轻轻地碰了碰那块墨黑的石头,黎丘的记忆就锁在这不起眼的石头里面吗?

“年轻人,你做什么?”

清远收回手,转身有点惊讶地看着自己身后发出声音的那人。是位老者,须发皆白,精神却十分矍铄。一双眼睛在夜色中也是灼灼,脸上带着一分笑意,看着自己。

清远心中十分诧异这老者是怎么忽然出现的,他修为已破九重天,在仙界也无几人可与自己抗衡了,但是他竟然没有发现这人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他恭敬地行了个礼:“前辈有礼了。晚辈清远,初来此地,见此塔十分宏伟,故在此逗留。”

那老者抬了抬头,示意清远不必多礼,然后抚着胡须笑道:“哈哈,此塔建于此地数十万年,却不是人人得见的。你既然能看见,那合该是有缘人。来,年轻人,走近些,让我好好看看。老朽已经万年未曾见过有缘人了。”

清远有点吃惊,但是看这老者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一身正气,绝对不是什么奸邪之人,于是顺从地走上前去,站定在了老者三步开外的地方。

老者笑眯眯地将清远打量了片刻,哈哈笑道:“好根骨啊,天生天养,难得,难得啊。只是,年轻人,我见你仙根之上却蒙了薄雾,可是有不顺之事?”

清远诧异地看着老者,抿了抿唇道:“晚辈乃戴罪之身,来这天道是来领罚的。”

老者绕着清远转了一圈:“噢?领罚?”

“是。”

“那你可知错?”

清远顿了一下,朗声道:“晚辈认为自己并未做错什么。”

老者好整以暇地看着清远,眯起了眼睛:“你这年轻人好生奇怪,既然说自己是来领罚的,却又说自己无错,真是奇怪。”

“敢问前辈,怎样就算错?晚辈自问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人心,只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何错之有?”

“噢?听来,你还是满腹怨言啊。好啦,我老头子今日里没什么事,也好久未曾与人聊天了。你要是愿意,就说来听听,老朽活了这么久,也算是见了不少世事。你且细细道来,老朽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错。”

说完,手从袖中摸出一物,扔到了地上。那物落地后须臾间变大了许多,却是一张小几,两把竹椅,小几上并排放着一套精致的茶具。

老者率先坐了下去,指了指剩下的那把椅子示意清远也坐下。自己则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茶汤碧绿,还袅袅冒着热气。

他把其中一杯推到清远面前:“更深露重,年轻人边喝边说好了。”

老者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语气却不容置喙,清远抿了口茶汤,却发现这茶入口回甘,十分清甜。他闭了闭眼睛,感受着温热的茶汤顺着食道缓缓流入肚腹,十分熨帖。不由赞了一声:“好茶。”

“哈哈,我这茶炒制了许久,终于遇到懂茶之人了。好了,年轻人,讲讲你的事吧,老朽许久未曾听过故事了。”老者抚须而笑,看着清远,摆出了一副听故事的架势。

清远最不爱与人打交道,所以才会避居于人迹罕至的三秋岛,像这般坐下来与人聊天,就更是少之又少。可是,这老者却让他觉得十分舒服,愿意将心中的愁苦一吐为快。

清远将杯中茶饮尽,又帮自己添了一杯,才缓缓讲起了自己和黎丘的事。

老者一直面带笑意,静静地听清远讲述着,也不出声,只是偶尔喝一口杯中的茶汤。直到清远讲完了,他才将茶杯放到了小几之上,脸上的笑意却是淡了几分。

“年轻人,你说你喜欢你的徒弟,你的徒弟也喜欢你,你们是两情相悦,并未碍着其他人什么事,是吗?”

“难道不是吗?”

老者摆摆手:“年轻人莫急。你也知这男女相配方为正道,你和你这徒儿都是男人,可不是乱了天地伦常?”

清远忽然站了起来:“前辈,我敬您年长,不曾想您也是这般俗人见识。晚辈活了万年,冷冷清清,从未喜欢过任何人,直到遇到黎丘。喜欢就是喜欢了,我只是喜欢他那个人,并不是因为他是男人就喜欢,也不会因为他是女人就不喜欢了。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哪怕他不记得我了,我也喜欢。难道就因为他与清远同为男人,是师徒,就不能喜欢了吗?那清远就合该永生孤寂吗?这却是怎样的天道?”

说了这一番话,清远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从来不怕什么六界言论,他只是怕黎丘受到伤害。

老者朝清远招了招手:“年轻人,这就着急了?哈哈,不过,你这话我倒是喜欢。老朽在这空旷孤寂的地方待了许久,已经很久未曾见到你这样的人了。”说完这句,老者忽然正色道:“年轻人,我且问你,你这些话都是真心的吗?”

“自然是真心的。”

“黎丘那孩子现在已经不记得你了,你还会去找他吗?他可能永远都想不起你来了,可能再也记不起他曾经喜欢过你了,你还要去找他吗?”

“自然要去。”

老者忽然击掌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生了一副寡情冷淡的样子,倒是个用情至深之人。深得我心啊。都说知己难逢,却没想到,在老朽有生之年还能遇到你这样的有缘人。”

老者起身走到清远身旁,笑意更浓,做了个请的手势:“来,清远,老朽权且赠你一物,话说,我已多年未遇到值得我送东西的人了。”

清远不知老者何意,只能跟上,却见那老者径直往高塔的方向而去,不知是要做什么。


小剧场:

歌扇:喂,蘑菇,咱们俩是不是许久未出场了?

墨谷:你个大男人家的那么爱抛头露面干嘛?自恋狂!暴露狂!

歌扇:呃……我惹着唐妈了又没惹着你!

墨谷:还不是因为你!唐妈才削减人家戏份的!都怪你都怪你!呜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