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平凡的世界》里的爱情

96
盏苏
2017.11.12 08:26* 字数 1061

  “如果有谁捡到我的爱人请你还给我,我错了,灯红酒绿爱的原来还是你。”    音乐响起,我来了,你却不在了。青海湖畔,我来找你,十年了,你可还记得我?如今的你,是不是已为人妻?可是,我还是忘不了,我来找你了。――他是金波,怪就怪那次浪漫的邂逅,从此那个美丽的藏族姑娘便牢牢的住进了他的心里,军队不允许士兵与当地人恋爱,他被迫返乡复员,可是他的爱情太坚贞,岂是一个十年便可打败? 或许就像人说的,缺憾美才是最震撼人心的,我宁可不要这美。现实中,我不希望这种缺憾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可是,“唯有泪千行”的撕心之痛往往是来得突兀的。

      当看到郝红梅喜欢班长顾养民时,我为暗恋她的孙少平遗憾,看到田晓霞被大水冲走时,我为孙少平惋惜,读到润叶为少安表白少安却终远赴山西娶来秀莲的时候,我不知该为满心欢喜的秀莲高兴,还是为“从此萧郎是路人”的少安润叶悲伤,爱情本来不会错,现实也不会错,错了的,是爱情与现实之间的时差,就像《最好的我们》中耿耿说的“当年的你是最好的你,可是多年后的我才是最好的我,最好的我们之间隔了整个青春。”少安他不是不爱,他是不敢爱,他的肩上已经有太重的家庭重担,再也挑不起与润叶之间隔着那么多差距的爱情,所以他选择了放下,放下他拿不起的爱情。可是润叶不同,她割舍不下这段情,所以婚后的她是痛苦的,同样也痛苦爱她的丈夫向前。

      何为放下?当向前酒驾弄残了腿,润叶终于幡然醒悟,决心与向前踏实过日子。是放下么?她终于把那个说只把她当妹妹的人搁在过往里,一心照顾如孩子般需要她拯救的丈夫,记得一句台词,“俊儿,你可不可以轻易喜欢上别人,咱拓跋家的儿女最长情,所以往往被人伤,我不想你因此受伤害。”难道长情与不长情也可以说成家族特征么?说了润叶对少安的一往情深,不得说她的堂妹妹田晓霞对孙少平的慧眼独识,同样悬殊的物质差距,她是万众瞩目的记者,而他只是个有文化的煤矿工人,可在她眼里,他是最独特的他的思想,见识,使得她为他着迷,她说:“我放纵我的天性,相信爱情给予人创造的力量,我为我的掏炭丈夫感到骄傲。”她还说过,“两年后,就在今天,这同一个时刻,不管我们那时在何地,也不管各自干什么,一定要好到这个地方来再见一次。”却终是只留少年独自“寂寞空庭春欲晚”。

      “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争取与奋斗”,他们争取了奋斗了,却也被生活安排了,但是,“时针没有在那一刻停留,时间继续走向前去,永远也不再返回到它绕过的地方,我也要已不是青春年少”刹那间,我真想令时光停留,好让我回顾失去的年华,爱情呀,路过的人,离开后,永远不会再素面朝天地回来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