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二十五章 出尔反尔

文/墨成


近晌的阳光淡淡的、暖暖的,不带一点儿暴力骄横,尽管它的温度有限,却不遗余力地驱赶着严寒。

小陌手里握着塑料手枪,身影幻化成一只飞燕,追逐着空气里浮动的小灰尘。阳光轻柔地染在他白净的脸上,泛出片片红晕,像极了春日里娇羞绽放的花儿。

“二姐,给。”彩霞这时风风火火地走了回来,手里拎着一个布包袱。

“这是什么?”李二妮低下头,不再去仰望吊在天上的那个蛋黄。

“这是江川穿不下的衣服,拿去给小陌吧。小陌这么大了,江雪的衣服就不给他了。”彩霞说着,便把包袱放进了柴筐里。

“嗯,那我们走了。”李二妮用手压了压柴筐里的包袱,不等妹妹开口便走出了大门。


瘦骨嶙峋的陌升因钱氏的离开而变得愈加诡异,他常常蹲坐在东屋的炕上,死白死白的脸上像刷了一层白灰。嘴唇时而抖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爹,爹,吃饭了。”陌言侧身坐在炕上,温暖的阳光微斜着洒进屋子,熏红了他的脸。在他身子左侧的炕沿上,静躺着的是他那条无闻的木腿。

陌升没有言语,纹丝不动地他仿若无人般蹲坐着,凝望着窗外,头微仰。他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里貌似有他的难以割舍。

“爹,爹……”陌言望着无动于衷的父亲,嗓音提高了分贝。

“叫唤他妈什么。”陌升身子一颤,慢悠悠地抖身站了起来,煞白脸上的褶皱里淌着水,摇摇欲坠。

饭桌上,祖孙三代人低头无语,各顾各地扒拉着碗里为数不多的米。小陌想起依旧在饭棚屋、院子里辗转忙碌的母亲,轻瞥一眼陌升父子,不着痕迹地在自己碗里屯了些清炒白菜。

忙活完的李二妮坐在儿子身边,微笑着望着残羹剩饭。“快过年了,爹,您有什么想买的的吗?”

吃饱的陌升抬起青筋暴起的手臂,来回蹭了蹭嘴。他的脸色依旧苍白,褶皱里的汗水开始涨潮,越过层层障碍后成功逃离,于脖颈、于饭桌。面无表情的他抬头望着李二妮,浓重的鼻浪无情地击落唇间遗漏的米粒,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那我多买斤肉。咱年三十包顿肉馅的饺子,然后留一部分招待陌雯、陌念,剩下的给您腌起来。”菜盘里已经空空如也,李二妮边夹着儿子碗里的菜边说。

“买呗,谁挡着你了。”陌升伴着儿子‘哒哒’地拐杖声,抹汗晃出屋子。

“娘,你瞅瞅,什么……”小陌隔窗望着陌升远去的背影,站起身义愤填膺道。

“小陌,别瞎说。”


街道旁,陌升父子分别蹲倚在自家门前的两侧,双臂交叉,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出门玩耍的小陌无视般逃离现场,朝阿旺家的方向奔去。

“哥哥。”

“阿旺。”

小河边,两个小家伙不期而遇。他们的喧哗声打破了小河原有的宁静,惊扰了它的美梦。

“哥哥,你是去找我吗?”阿旺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子,扔进小河里,“噗”地一声,小河的冰面上被打出一个窟窿,然后冰冷的水从窟窿中溢出。

“嗯,当然了。”小陌一脸坏笑。

“我也是去找你,没想到咱俩在这儿碰到了,嘿嘿。”阿旺挠挠头,憨笑着,转瞬又弯腰捡起一个石子。

“不许动,举起手来。”小陌出其不意地从兜里掏出手枪,抵在了阿旺的后背上。

“啊,好的,我投降。”阿旺扔掉石子,双手手掌向外,举过头顶,配合着哥哥。

“噗。”小陌看到阿旺如此配合,忍不住地笑了,抵在他后背的手枪也滑落了下来。

“哥哥,哪来的手枪,大娘给你买的吗?”阿旺转过身,盯着哥哥的手枪。

“不是,是我哥哥的?”小陌的言语里有些自豪。

“你哥哥?”阿旺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对,我哥哥,我姨家的哥哥……”

“嗯,我以前也有一把。”

“我见过,你拿去吧,咱俩玩警察抓小偷。”

“可惜坏了,被我不小心摔坏的。”阿旺有些失落地看着哥哥。

“哦,没事儿,不用担心,我可以借给你玩儿啊。”小陌嘿嘿一笑。

“哥哥真好,哥哥,你要子弹不,我家还有些子弹呢。”

“要,当然要。”喜出望外的小陌近乎蹦了起来,他捡起一个石子,用力甩在了河面上。

“走,去我家。”阿旺拉起哥哥的手,快步向家里跑去,身后传来彼此铜铃般的笑声。


冬日的傍晚,深邃而苍茫的天空里泛着丝丝红霞,开心的小陌走在静谧的街道上,望着轮廓不鲜明的玉盘,哼着不在调上的歌:咱老百姓啊,今个真高兴啊……

“小陌,怎么这么开心啊?”放学回来的李艳辉跳下车子,甩了一把鼻涕。

“咦,真恶心。”小陌心里想道,眼睛不忍去瞅那地上的一滩。

“怎么了?”甩完鼻涕的艳辉还是觉得不爽,又用袖子在唇鼻间来回蹭了蹭。

“没事儿啊。”小陌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没事儿?不会吧,那你怎么那么开心?”

面对艳辉不依不饶地询问,小陌嘿嘿一笑,慢腾腾地从兜里掏出了塑料手枪。“不许动,举起手来。”

“切,跟我玩这套。”对方并没有按套路出牌,只见他将车子一推,疾步走向小陌身边,伸手将他手里的枪夺了过来。

“你...你给我,那枪是...是我的,呜呜……”就在车子倒地的刹那间,小陌的泪水如决堤般奔流澎湃。

“嘘,别哭了。”李艳辉环视四周,确定没人的他,用手捂住了小陌的嘴巴。“你听我说……啊,你属狗的呀,”

“还...还我手枪,你还我手...手枪。”哽咽的小陌望着眼前比自己高一头多的男孩儿,哀求道。

“看,这是什么?”李艳辉捡起从车筐里滚出的书包,拉开拉链掏出一袋花生米和两块儿饼干。

哽咽声戛然而止,小陌的食指落在嘴角上,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吐沫,再也顾不上索要手枪。

这一幕被李艳辉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地窃喜。他望着垂涎三尺的小陌,清了清嗓子:“咳,咳。小陌,咱俩做个交易行不?”

“什么……什么交易?”小陌再次咽了咽吐沫,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手里的零食。

“我用这些吃的换你的手枪,你觉得怎么样?” 焦灼的李艳辉抚弄着乱蓬蓬的头发,期待着小陌的回复。

踌躇不定的小陌让李艳辉心急如焚,他的眉头紧锁,眉宇间拧成一个问号。乱蓬蓬的头发被他挠的更加杂乱无序,猛地看上去,像极了老母鸡下完蛋的尾巴。

“噗。”小陌被逗乐了,他从对方的手里拿过饼干和花生米,腆起爬满泪痕的脸蛋。“好,换就换。”

李艳辉的内心似一壶沸腾的热水,激动的快要溢出来。如愿以偿的他赶忙将手枪塞到了书包里,拉上拉链放进车筐,扶起车子便朝家驶去。


当天晚上,进肚的零食还没来得及消化,手枪的影子便开始在小陌的脑海徘徊。冬夜惨淡的月光悄然绽放,那种早来的痛如刀似锯,在他的心上钝钝地磨着。

湿漉漉的眼睛难以缓解脸上的烫意,他就那样静静地在炕上躺着,双肩抽动着。一肚子的懊悔、伤心肆无忌惮地翻腾,越来越汹涌。他开始责备自己的草率,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从眼角坠落,打湿粘满补丁的枕巾。

“小陌,开饭了,咦,怎么哭了?”李二妮的手放在儿子抽动的肩膀上,关切地问道。

“娘,我……我的手……手枪没……没了,呜呜呜呜。”委屈的小陌仿若抓到了救命稻草,扑在母亲的怀里嚎啕大哭。

“好孩子,不哭,是丢了吗?”李二妮搂着儿子,抚摸安慰着。

“不……不是。”小陌的鼻涕和着泪,一股脑地喷在母亲的怀里。

“那是怎么没的。”李二妮轻轻摇晃着儿子,了解着原因。

哽咽的小陌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母亲,字里行间里充斥着懊悔。“娘,我……我错了,能不能帮我……帮我要回来啊,呜呜。”

“唉,这能怪谁啊?谁让你跟你艳辉哥哥换了。”得知真相的李二妮一脸无奈。

“我……我后悔……后悔了。”小陌埋在母亲怀里的头抬了起来,他用手抹了把鼻涕,仰脸哭诉着。

“哪有卖后悔药的,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考虑好了再决定。”李二妮布满老茧的手落在儿子的脸上,轻轻地帮他拭去翻涌而出的泪水。

“娘,不,我就要……”小陌扭脸挣脱母亲的双手,躺在炕上打起了滚儿。

“别不听话啊,又没人逼你跟人家换。是你自己同意的,你埋怨谁。”李二妮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打滚儿的小陌瞬间停了下来,他趴在炕上,右手不住地拍打着床褥,任凭泪水打湿脸下的枕巾。

“你是个小男子汉,说话要算话,不能出尔反尔。你这样不讲信用,以后谁还相信你、跟你一起玩儿呀!你说娘说的有道理不?”李二妮拉扯了下儿子因翻滚而露出的棉袄,语重心长地说道。

倔强的小陌一动不动地趴在炕上,哭累了的他回味着母亲的话,轻叹口气,扭脸望着窗外无尽的漆黑。突然,一道亮光划过玻璃,吓得小陌一哆嗦。

“嫂子,嫂子,小陌睡了吗?”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早上,在彩云北路到菊花村立交桥,整整路上堵了3个半小时,前所未有的堵车,开车下来很累,到菊花村立交桥,是掉头回...
    卓彤的美好时光阅读 26评论 0 0
  • 寒假练车的感觉真爽啊,五点多醒,七点之前到驾校,还是骑电频车,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八九点结束,然后在网吧待两三个小时...
    张中华阅读 4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