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涂虫

六(五)班  郭小溪

“大家快誊写作文哦。”易老师用她的绝色电眼向我们发射了一波又一波信号。此时,三组的某位“胡”涂虫却异常焦急。

“我的作文呢?”胡锦泽抹了把头上细细的汗水,继续在书包里寻找。

“你就是没交吧?”余彦娇看不下去了,索性直接说出我们心中的默认第一最佳答案。

“不可能!”胡锦泽听后一口否定,“你去问问邓梓宁,我肯定交了。”

听完,我单手拍头作晕状。

“嗯?这是什么?”胡锦泽从书包里找到一张大纸,打开一看,正是那所谓“遗失”的作文。

看到书包里还有那么多未知的纸张,胡锦泽好奇心大发,想一探究竟。

“这是何物?”胡锦泽从书包里又掏出一张纸,“我的天!《告家长书》怎么还在这儿!”胡锦泽成震惊状。

“这又是何物?”胡锦泽在书包里捞啊捞,又捞出一张长方形的纸,放在手上,还没等余彦娇问完“what are they”时,眼尖的我就立马叫出:“体检报告册!”

倪岩溪和施淞元看到后大吃一惊:“What?”“这是什么情况?”

胡锦泽看到目前场上的情况,不由得尴尬了一阵后才连忙摆摆手说:“别人的,别人的。”围观的我们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后,相互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是何物?”“这是何物?”“这又是何物?”不一会儿,胡锦泽的面前已经被翻出了一座小山一般的纸堆


“哈哈哈……”我和余彦娇尝试不笑出声,但是很显然,“臣妾做不到啊”。

“胡锦泽,‘胡’涂虫!”看来从此以后,某人“胡”涂虫这个大名将传遍“江湖”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