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致亲爱的发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哦,亲爱的,

朋友!

你说,

“一辈子闺蜜,永远不变!”

字字入心。

嗯,好久不联系,

不是金鱼,

谁曾忘记?


摘下香白的栀子花,

撇在马尾辫子里,

嘻嘻,美极,美极!

骑单车,看看风景,

蓝天躺下把土地悬挂,

绵绵柔云睡在波澜里,

清风吹起发丝的你,

那个夏季不眠不休的蝉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快要融化掉的七个小矮人,

呼哧呼哧,冰爽多汁又甜蜜。

绿舌头,越抿越软,

哈哈,伸出你的舌头来,

咦?变色哩!

吃辣条,大长今,大刀肉还有猪宝贝,

呼,好辣好辣,

再把手指舔个干净,

啧啧,真香,真香。


如今,

我们恋恋不舍地将辣条冰淇淋扔进童年,

你跑去了那里,不在我的这里

我也留在了这里,想象你的那里。

倒还庆幸,

即使学了财经,明白啥是生存

也还清醒地分清,

什么是珍贵,

什么只是流通的货币。


朋友,

我们都是生活的新手,

我们满怀希望与激情,

也学着去奋斗想闯出一番天地,

可能也逐渐看见,

那分明或隐形的黑与白,

开始在孤独寂寞的夜里难安难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概,

我们重聚时,

喜欢评价和衡量价值的人们,

他们的规则与标准还是一层不变:

看看,这可人儿有没有穿金又戴银?


可是,我想你知道的,

不,我还是要大声告诉你,

不管这青春的梦最后,

织成了绣花锦帛,

还是如烟消散,

都请骄傲曾经勇敢追逐的自己。

而我,

只在乎你的内心快不快乐,

身边有没有一个深爱你的和你深爱的人,

有没有陪你欢笑的,温暖善良的,

从你窗柩偷偷撒几把阳光的调皮新伙伴。


某个午后,

辗转的我们相聚,

我看见你的笑容灿烂,

花园里,

两杯茶,

两颗心,

流水遇高山,

哪里需要转轴拨弦,

自有绝响,自有清音。

哗啦哗啦,

叮咚叮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是的,我们深知,

总有一天,

岁月会给我们另外一种美丽:

干枯褶皱的皮肤,

和储藏在水晶球里的记忆,

读懂这世间的决绝留恋,交错纠结。

可贵的是,

我们的眼睛清澈见底,

心,依旧纯净。


Background:

致童年,发小。如今各自有各自的路要走,愿一切都好,期待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