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帮忙反被咬,你有没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半小时前到单位。途中发生了一件小事。

肯定不是愉悦感的事,小愉快一闪而过,记不住;只有小刺扎出的痛才能让人琢磨琢磨反思反思。

事情是这样的。

我们两口子开车班,若途中遇到等公交车或在终点站下公交车的同事,一般情况是邀他们上车一起走。

今早晨在终点站看见一同事刚下车,等公交车过去了,就摇下车窗招呼她上来。然后继续往前开。

我坐副驾驶,侧脸盯着窗外,看还有没有同事。

再走一小段,前面是个十字路口,车要左拐。我感觉先生把油门踩下去了,猜他是要赶在剩下的几秒绿灯前赶过去。

恰恰这时候我发现了车流旁的一个同事正急匆匆地走。我说,"唉,有那谁。”

可能是声音小,先生注意力又在赶绿灯左拐上,他应该是没听见,没有减速的意思;过了路口也没有减速停下,看来是真的没听见。

车借着惯性已经开过路口好远,再停下等也不合适,我就没再说。因为我知道还有别的开车同事过来,“匆匆走”的同事也能搭上,再说还有通这边的另一路公交车。她无论如何都是可以到单位的,时间还早,迟到不了。

所以我倒也安心。

心不安,是一个眼神之后。对,就是来自那个坐我家车的那个同事。

我在车上说谁谁谁名字时,先生没听见,她在后排听见了。

误会,极可能由她口中说出“他知道了也不停车"而产生。我这个猜测是平时她与别人交往时的做事风格得来。

本来没有向“匆匆走”的同事解释的打算,“匆匆走”的同事到之后一句话,带出搭车同事看我的一眼,我知道,必须解释,不解释,后面就有背后事故。

我们进办公室不到5分钟,“匆匆走”同事就到了,果然是搭另一个同事车来的。进门拉住我,第一句:“我在公交车上看见你们家车了,下车紧走了几步,还是没赶上。”

搭车的同事站我对面,没说话,瞅着我,眼神意味深长。

已经到嘴唇边的解释,我又咽了下去。

我决定挖个坑,让好心帮的那个人自己去现原形。

不是我“小人心”。接下来搭车的同事约举动,验证了我对那个眼神的猜测。

一会儿,她出门时搂了搂“匆匆走"同事的肩膀。这个动作反常,平时她是不会这样搭理那个同事的。这更坚定了我的决定。

农夫可以救蛇被咬,也有能力拍它!

接下来找机会。

等办公室没有其他人了,只剩我和"匆匆走”了,我如实丶详细丶真诚地给她讲述了路口的事,还有我对她如何来的估计。她表示理解。

最后,我特别告诉她,搭车的人听见我说的“我看到你了”。并给了她一个眼神。

不知道她领会没有。

明天,我要问问,是不是有人告她了“他知道你在那了也不停车”。

出了好心,反被咬,谁能淡定?我不行。

若换作其他人,我不会因为一个眼神就多想,还费心计划。但这个人不行。

她善于给别人搭台,自己躲旁边看戏。自认为无辜无责,其实远处的人早就看清了。

自作聪明,其实并不是聪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