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55、舞醉人心

解开了那繁复宫装的盘扣,宽大的群幅随地而落,束腰的纽带缓缓松开……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安沫筱的举动……站定时,只剩一袭淡蓝色的罩衣,锦绣的罩裙和一层微微的薄纱。

要跳舞嘛,穿那么多,她不确定自己还能蹦得起来。

在座朝臣无一不睁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目瞪口呆就是这个样子吧。

苍宇弈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挺直了背脊。墨轩抿着唇,看不出眼中到底是什么神情。脸上却是淡淡的笑容。

危险!

安沫筱知道。

只是脱个外衣而已,有啥大不了的。要是让这群人看见吊带短裤,不知道会死几个。说到底还是怕墨轩生气。

“我,可否一试?”

“不可。”凤子詹的眼神,很认真!很好,认真就表示关注。

“凤先生并未试过,又怎知不可?”安沫筱淡淡一笑,就地而坐。脱下了脚上的鞋袜。

“你在众人面前解发脱衣已是不贞不洁。如此放荡之人又怎能听懂我的音律。”凤子詹冷笑着毫不掩饰自己对安沫筱的厌恶。

“哈哈哈。”安沫筱放肆地大笑。笑得狂妄不羁清脆响亮。

她赤足走到一名乐师指着他面前的瑶琴,“能否借我一用?”

“可,可以。”乐师仓惶地起身捧着瑶琴恭敬地递给安沫筱。

“谢谢。”安沫筱抱着瑶琴,步道墨轩身前,执起他的手,“墨……大人,可否帮我抚琴。”墨轩雍容的跟随她起身,袖袍下的手指使劲捏住她的手,她笑得很无害。

“今日,借韩妃生辰,我这个貌不其扬的无名小卒只想让您这位扬名八方的凤先生看看,这世间,并非只有你一个清高的凤子詹,一个孤傲的凤先生,是才情绝代。也要让世人瞧清楚了,我苍国并非朝中,无能人。”安沫筱坦然的笑,望着凤子詹,豪迈之言激得众人心潮澎湃。

墨轩双手抚琴,指法弹起。一手定调,一手造势。音坠清脆,音连缠绵。他专注的弹着,似整颗心已醉进了这曲子里,忘我无我,更无了宴会,无了贵客……

足尖点花,翩然起舞,纤手微展,一转身,一阵风……青丝随她的动作似有生命般飞舞。琴声暂变,她也随之时而轻点,时而跳跃,身形灵动,优美而高雅。宽大的衣袖飞卷,或舒或收,自成一段风情。琴声到了**之处,殿前的乐手情不自禁伴起了和音,声势之浩大。琴声陡转,她随之身体上扬,脚尖着地。殿内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震撼的表情。当她跃起,旋身,落地,单膝跪地结束这段舞时,整个殿堂鸦雀无声。

“好!我苍国能有卿之能人,是我苍国之福。”苍王大声赞道。苍宇弈紧紧盯着这个跪在殿堂上单薄的女子,心脏狠狠地撞击着胸膛。

韩煌钊的眼底闪过一丝狠辣。韩玉颜的玉容僵硬,抓住座椅扶手的十指甚为用力。起伏不平的胸脯稍稍泄露了她不平静的心思。

一名穿着深蓝色官服的中年男子离席上前,跪倒在地,“我王英明,英明啊!”

“我王英明!”座下的大臣们集体离席,拜倒在地。

“各位卿家平身。”浑厚的声音掺着几分骄傲,“列为臣公不必三跪九叩,本王愿与众卿同乐!”说着向座下递了一个眼色,司明达心领神会,拍了拍手掌。一群宫人立即上前给众臣添酒,举杯,同饮。

“呼。”安沫筱调整呼吸,捋了捋额前的乱发。向苍王福了福,再向墨轩礼了礼,径直将他手中的琴送还给那位乐师。“谢谢!”

乐师受宠若惊的接过瑶琴。

当初妈妈为了训练她的形体,逼着学舞蹈。十年的辛苦最终因为成绩下降被爸爸责骂后从此不许再跳。她从那刻开始就真的没再跳过。就算去迪厅,她也只是安稳的坐在座位上看着舞池中疯狂扭动的人群,心静如水。

再看凤子詹,眼中的轻蔑被惊慕所替代。没想到安沫筱会有此一举罢。墨轩与她朝夕相处,早已养成默契。较之凤子詹和他妹妹凤繁华,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想不到自己受挟被迫来到苍国会有此一遇。

安沫筱扭头娇俏一笑,水月早拾起地上的衣裳给她披上。

“凤先生,跳舞嘛,穿得多了的确是华丽。但同样也会消耗过多的体力。实在是没必要。况且只是外袍而已。”安沫筱教导着。“不管是谁,只要是人,扒光了这身无用的皮,都是一样的。”她的话如醍醐灌顶,惊得四座不安。

“别说我有反叛之心!我王英明,亦是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我国虽不是四大国之首,但却是国泰民安的佳国。正所谓万众一心,其利断金。团结,才是王道!”

一席话说得堂上鸦雀无声。

一个穿着藏青色官袍的文弱男子站起身来,拱手问道:“不知姑娘师承何处?”

安沫筱看了看他,那个被水月称为怀才不遇的秀才大人。指着墨轩带着顽劣的蔑笑,似笑他的问题过于白痴。

“师承?我家大人呀!我出自墨宛,还需用他人来指导?”

酸秀才脸红一阵白一阵,好不热闹。怒道:“你……”

“沫筱!”墨轩沉唤,安沫筱立马闭上了嘴,没有不满也没有别的不爽,乖乖礼了一下,回到座位上。

回到座位坐下。冰凉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水月温暖的皮肤,她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强忍着胸中的翻腾,头一阵阵晕眩。真的是太久没跳舞的缘故吗?这么一段就大脑缺氧,气息不匀。

冷!是她此刻心底唯一的念头。水月抬起头,握住她的手时微惊,镇定地取过斗篷轻柔的披在她的肩头。唤来侍女吩咐了一句,一杯热茶片刻就端了上来。

安沫筱握着茶杯不停的颤抖。她双手捧着茶杯,心里有些恼,茶水洒了些许出来,她干脆放下了杯子,试着舒展四肢,缓和一下有些僵硬的肌肉。眼角瞧见水月端起了酒杯凑近唇边。

“别喝。”安沫筱颤抖的手拉住了水月宽袖。他端的,是她面前的酒杯。虽然那是呈给他的酒杯。

“凤先生,您看,可好?”苍宇弈温和的笑着,看向静立在门口沉思的凤子詹。而凤子詹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安沫筱,若有所思。

暗月对上水月忧心忡忡的眼神,怔怔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面色苍白的安沫箫。

“大人。”暗月弯腰低低开口。“安。”

墨轩倏然抬头,目光直落安沫筱身上。

“王上,恕臣无礼,臣请先行离席。”墨轩从容不迫的向苍王请辞。

苍宇弈不着痕迹地看向安沫筱的座位,苍王微微点头。墨轩快步走下高殿,紧了紧裹住安沫筱的斗篷,横抱入怀,往外走去。二月紧随其后。

“等等。”一直不言不语的凤子詹似忽然清醒,伸手拦住墨轩。

“不知凤先生还有何指教。”墨轩淡定地笑问。

“子詹……只是想给姑娘道歉。”凤子詹脸庞微微一红。如此高傲的人,怕是很少说出这样的话吧。“先生多虑了。”墨轩的眼中毫无笑意,脸上却依然笑着。安沫筱在他怀中瑟瑟发抖,如果不是身在皇宫,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凤子詹,能算什么?

“敢问大人,安姑娘乃府上何人?”

“亲如父女!”

“我……”凤子詹还想说什么。墨轩身形飘然而去,转瞬间只剩朦胧的背影。

“我中毒了。”安沫筱几近自语般伏在墨轩的胸前,手指紧紧拽住他的外袍。颤抖着,牙齿上下打架“咯咯”直响。

苍白!苍白!

入眼的,除了苍白墨轩看不见别的任何颜色。

在她陷入黑暗之前,她只轻吐三字:

“别生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水月在旁边小声解释道:“你受伤一事我未曾告知大人,但是王子将罪责如数加注在秀女身上。凡与那事有牵扯的,全部被送去舞...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400评论 0 1
  • 苍宇弈见状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姑娘昨儿晚上高烧。”良衣气得眼中带泪。 “怎么不叫大夫?”苍宇弈脱下皮氅...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16评论 0 1
  • 风轻云淡,柳絮摇曳,草长莺飞;花园里绿意浓浓,水波粼粼。 闲来无事,安沫筱开始钻研花花草草的培育。没事就往花园跑,...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62评论 0 1
  • 我们在使用CSS框架的时候,经常会用到下拉框组件,一般该组件里面有个下三角。此外,我们经常用的tooltip,一般...
    康斌阅读 14,420评论 18 60
  • 1922年5月,巴黎的MajesticHotel的午夜晚宴上,斯特拉文斯基、佳吉列夫、毕加索都出席了,乔伊斯和普鲁...
    古德曼Goodman阅读 11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