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逛 杂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本地有小酒店,村酿,下酒菜是干炒后再略煮一下的胡豆豌豆。类孔乙己的茴香豆。然比茴香豆多一味胡糊香。酒瓮极大,能容千斤。客人多是贩夫走卒。旧时吴越此类酒店极多,储酒有秘法,于瓮底以少许砒霜画一十字,如是砒霜融入酒中,劲极大,发散快,然醒得亦快。不至误人工作。

2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雷飞龙兄门市,他正招呼客人,态度极谦卑和蔼。二十年前,他可是我们建新路五少之一。当时的五少,普通地痞见了,都会躬身叫声某哥。而如今,谭五身在狱中,刘刚结婚生子。杨刚死于毒品。飞龙兄当时还有个跟班罗海军,死于斗殴。种种往昔,不堪回首。真如一梦。

3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西门,有卖酒麯的。忽觉春节将近也。这东西是制醪糟用的。春节酿醪糟煮汤圆,是本地风俗。此物亦可酿酒。酒麯之制作很复杂,要十几味中药,各家做法不同,唯杜仲不可少。酿酒,酒窖最重要。酒窖又由窖泥决定。听本地老酿酒师傅说,以陕西人家碾子周围的泥土为最佳。因为毛驴,牛马推碾,屎尿于地,日日踩踏,最肥,微生物最多。次者为老鱼塘的淤泥。惜不易得。八零年代初,本地酒厂技改时曾经宰牛两条,和一大车烂苹果、藕塘淤泥同舂为泥,又添两万块钱所购宜宾五粮液酒厂老窖泥一块,制酒窖两口,密封三年后方始酿酒。酒极甘醇,一度大卖。惜毁于九零年大洪水。思之可惜。

4

  忽然想起箫心剑气兄来,他曾经告诉我他家每年都会自酿酒,用大缸储藏。上盖木板,以大铁坨压之。他幼时爱偷饮,一日翻盖时,铁坨滑落,将酒缸砸碎,近千斤酒酒淹居室,胜水漫金水寺多也。

  希腊神话中,阿喀琉斯是海洋女神忒提斯和凡人珀琉斯所生。出生后被他母亲握住脚踵倒浸在冥河水中,除未沾到冥河水的脚踵外,周身刀枪不入。箫心兄在酒海里泡过,不知能千杯不醉否?

4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大成广场,有文庙茶馆。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被某编辑斥为乱写。一笑。广场有夫子像,近年读儒家原典,方知夫子之教义为万古不易之理。过往对儒家的轻视误解,一则因儒家教义为党篡改,一则因自己没有读过原典,人云亦云。今日深自惭愧。

5

傻姑打来电话,询问在哪里。并埋怨出门也不告之一声。害她醒来高喊我为其做早饭亦无人应。我说,出门时你尚在睡觉,不忍惊扰。她在电话中吼:你就是不想给我做早饭。回家后问她,如果出门时叫醒她告之去向,会不会发火。答曰:非捶你一顿不可。重庆女子蛮横无理,于此可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