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之难,难在哪方?

小时候,最爱登山,山间空气清爽,万物新奇,是与城市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孩童满腹的好奇心,在山间可以得到充分的满足,如今人们所倡行的隔离尘世,那是并不明白,只知道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陌生得有趣。
登山之乐不仅在于游览,也在于挑战,挑战自己的身体,如何走出温室,重回自然。其实,我口中所谓的登山并不准确,真正的登山者,是“无路可走”的,通向山顶的每一条路都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那是心路外化的结果,我这些年来所走过的都是现成的人造之物,谓之“行山”倒还比较贴切。
凡是登过山的人都知道那句“上山容易下山难”的至理,如同“三岁定八十”那般的言之有理。可是一直以来却始终领会不到其中的深意,相反的,反倒觉得这句话言过其实,甚至胡说八道。印象中,上山从来都是一件累人的活动,抬起的每一步都不容易,尤其在后半程,身体的劳累与兴致的消减令身心同时打起了鼓,平时总是身处在电梯直上直下的世界,如此漫长的登顶,多少让人感到不适,年轻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年纪稍长的人,身体已然退化不少,且不说登山,就连平地疾走也显得力不从心。
相比上山的艰辛,下山的畅快是显而易见的。长辈们一改上行的蹒跚,愉快的走在了人群的前面,仿佛要扳回上山时失掉的脸面,而年轻人们更是连跑代走的不甘示弱,飞一般的疾行在草木之间,丝毫没有所谓的“下山之难”。而每当长辈苦口婆心的重复这则至理,我总是不耐烦,因为他们总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这是不靠谱的,言传身教在这里起到了大作用。
而活至如今,我也时常感到这句话的不真切。上山意如一次挑战,成事的道路总是充满了艰辛和崎岖,而下山如同品尝成事之后的甜果,只需坐着,便可品味香甜。我一直这样深信,苦在前乐在后,下山之难就如同一句梦话。
梦会醒,现实却从未睡眠。因为现实是座延绵不绝的山,是条川流不息的河,总有开始,却从未结束。下山的畅快往往会转化成次日身体上的疼痛,将人折磨数日,我们只记得当时的愉悦,却总是忘了下山之后即将继续的生活,那些隐藏在香甜背后的苦涩会慢慢的渗出,影响许久。若是得意忘形,痛苦来的更是突然,轻则见红,重则动骨,我也仅是侥幸至今,从未遭此大难。但是事后的不适从来没有抛弃我,只是我没得伤疤也忘了痛,如此想来,如履薄冰。
生活就是事事相连,像一条完美衔接的列车,向前驶去。我们在品尝胜利的喜悦是同时,下一座高山却已经准确无误的立在了你的面前,丝毫不给你休整的时间,若是在前一次下山的途中尽情享受,少了一份自制和谋划,那疲劳的积累势必伴随着下一次的攀登,难上加难,如此复加。
下山之难,难在克制,而克制之益,利在将来,利滚利,如此复加。上山慢,下山快,但上山稳,下山却危,我们最终要走的是一条更长的道路,若是折戟于其中某一段路途,实在是捡起了芝麻而扔掉了西瓜。
如此掂量,上下之难,难在哪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