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人,你为忘却弃羊群

呕了最后一口血,染了山峦。

年轻的牧人试探鞭子,迎合父辈手上的茧,

被倒出房子,赶太阳下山。

羊群细嚼慢咽最后一口青涩,

不作声响,逃进栅栏,昏睡。

忍受不了寒冷,牧人奔向山岗。

月亮是他请来的,面目慈祥,

耳畔呢喃的不是低沉的羊群,

瑟瑟发抖,清澈见底的是贯彻骸骨的月光。

梦里羊群高昂命令,牧人臣服,

心甘情愿的打造防寒的栅栏,供奉青草。

他麻木快乐。

太阳鞭挞他,是他抛弃它。

在梦里点一把火,真切火热,

他痛苦,他解放。

醒后羊群依旧温驯,鞭子一直坚硬。

牧人在山岗觉醒,

忘却了羊群,没了栅栏,

独自注视月亮死亡的火场――太阳啊,

这一刻世间便有了路,

路连着众生和众生的痛苦,

痛苦连着少年和年少的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