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寒冬,就让《某人的目光》治愈你

清晨的公交车上,她拽着吊环,从右手换到左手,又从左手换到右手,冰凉的双手在吊环 的拖拽下渐渐发红。公交车上很吵,他们说着鸡毛蒜皮的小事,吹着一碰就碎的牛逼,她想捂住耳朵,声音却还是经久不衰地传进来,不愿意看窗外的城市,只因为害怕瞥见窗户上落寞的身影,不敢直视自己的孤单无助。

一个十几平米的卧室在城市的一端,每天穿越半座城市从这一端到另一端,费劲全力地活下去,假装很坚强,不喜不悲,安静温和。

毕业之后满怀期待开始了独居生活,张开双臂投入社会的怀抱,曾经熠熠生辉的欢乐少女,在上司的责骂中低头认错,硬生生地把玻璃心往肚子里咽,却还要装作若无事充满动力,逐渐变得麻木,没有知觉。从前也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兴高采烈的小女孩,吃饭唱歌走路吃东西,都充满着喜悦,那是一颗最初的最真的心。后来,妈妈工作繁忙起来离开了家,到了更远的地方工作,她发誓要好好保护父亲。慢慢长大,到了穿校服的年纪,会为了外面的世界欢喜,却把寂寞的时光留给了父亲,看到了更精彩的世界,开始蔑视父亲的平凡,甚至会为了合群故意讲他的坏话,却和快乐渐行渐远,但是仍然挥着手,恨不得跳起来告诉别人你过得很好。

不知情的父亲却把这一切当做是女儿的成长而暗自欢喜,一直在暗处默默注视。突然接到他的电话,两个人都报喜不报忧,也许是因为说出来,也只是多一份烦忧,于事无补,也许是因为连自己都不敢把悲伤脆弱拿出来,所以宁愿把不快乐藏起来。一边在小阁楼里头形影相吊暗偷偷流泪,一边对着电话说我很好。

半夜父亲打来电话,因为被吵醒语气中透着明显的不耐烦,却在电话的那一头听到父亲说,家里头的小猫去世了。很久没有和父亲坐在一起了,而暌违已久的重逢却是因为一个家庭成员的离开。对坐了很久,气氛安静地快要凝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和父亲一样低着头凝视着水杯。直到父亲说出他的难过,才发现曾经记忆里伟岸的身体渐渐苍老,佝偻了腰,他也是一个需要陪伴的老人。心里头因为长时间缺席而愧疚不已,当天晚上在父亲的诧异中,做了她人生的第二次饭。

小猫的去世让小绫知道时间和陪伴的宝贵,珍惜身边人,握住当下的幸福,欢乐好像重新回到了这个很久没有团聚的家庭。

幸福正在延续,毕竟这才是生活最真切的主题。

故事里的人叫做小绫,也是千千万万个独生子女的缩影。

脸颊滑落的眼泪

一定会有人为你拭去

无论是在多么痛苦的时候

也会有人守望着你

人为什么会有心

一个人的话是不会明白的

我渐渐发觉

到现在为止不一样的早上

只是围绕着天空看

这样就好了

这样就好了

有什么开始了

目光在那里

故事的主人公,是你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