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愿意称呼曹老师“教练”——写写我和儿子的乒乓球老师

很长的一段时间,儿子什么兴趣班都没有上,天天和我一起淡定地宅家里,我做我的事,他玩他的那些被改造成各种造型的奇奇怪怪的手工。

那画面,从正面想,大概还算有点匠人精神,另一种说法,大概就是宅妈生了个宅娃。每天到饭点,就像溜狗一样溜娃,到距离我们很近的妹妹家,爸妈长年住妹妹家,有爸妈的地方,就是家。一路上,偶遇别家的孩子周末不是在上兴趣班,就是在去兴趣班的路上,我也顺便问问儿子:“一弛啊,你说你什么不学点课外的也就罢了,要重视体育啊,身体可要结实,你看你每天吃饭像要你命一样,别的好的坏的全遗传你老爸,就唯一挑食的毛病遗传你老妈了。你看,要不要增强体质,学一项运动?”

“学什么呢?妈妈。”

我见一弛没有反对,“乒乓球,不仅锻炼你的反应能力,而且会增强你的体质……”

其实,最关键的我没说,是因为就在我家楼下,且在小区里面。

“好吧,要不我们试试吧!”

“成交!”

当即报名。带一弛去见乒乓球老师。

“我是称呼您曹老师呢?还是曹教练呢?”我问一个看起来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师。

“没事,都行!有人叫我曹老师,有人叫我曹教练!”曹老师很和善,是那种第一眼见了特别舒服,有种我身上所没有的优雅气质。

我当然称呼“曹老师”,因为我对“教练”两个字毛骨悚然,缘于自己多年前,被折磨的那个心惊胆战的“驾照考试”。

自从报了名,我就后悔了。第一天上车摸方向盘,教练第一句话就问我“开过碰碰车吗?”

“没!”我就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美好了。

同车子,几个学车的,我被骂的不是最多的,但心理承受能力却是最差的,有几次,我低声下气地说:“我不想学了,我想回去!”拉开车门想回去。

“小姑娘,你到底学不学?”又被教练堵了回来。

“我不是小姑娘,我儿子快上小学了。”我幼稚地为自己壮壮胆。

我一般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但学车的过程简直是煎熬,每一天都想放弃,每次去就像上刑场一样,我不愿意一车子里笼罩的全是黑色恐怖的气息,交了三千块钱,如果能退我一半,绝不后悔。

我用这么长的笔墨来写学车的过程,事实上,很多人都有与我相似的经历,只不过都是驾照拿到了,忘了曾经的辱骂,好了伤疤忘了痛。

最终,我也拿到了驾照,没有丝毫激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小册子,整理家务地时候,会翻出来看看,原来,我也考过一个这样的证,却到现在都没有碰过车,是真的真的,不愿意去碰,估计这辈子与开车绝缘了。

没想到,我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学成的东西,最终的目的,不是体验与享受,而是,终将远离。

这是一种悲哀。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倒致我对开车有这样的恐慌?

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那个教练,在我心里留下的阴影面积太大了。

同时也领悟出这辈子受益匪浅的东西,那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学生因为对某个知识点暂时无法接受而打击过。

因为自己在学车的时候,曾经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差生。

原谅我提到那些学车的日子,思绪就回不来。

看着一弛跟着曹老师有板有眼地学,曹老师耐心地指点并纠正每一个动作,我在旁边观察的完全不是乒乓球技术,而是回到教育的原点。

不知是不是一种职业病。

果然,曹老师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她中学读的扬中,恢复高考,考上了大学,在扬大附中教了一辈子乒乓球,退休后,又把精力花在祖国的花朵上,继续耕耘她的事业。

她不是在上课,而是在享受教孩子学乒乓球,她把工作当成了一种爱好,这也是老师的最高境界。

最关键是,不知从哪一年前,她还把她先生拉入乒乓事业中,成了一个妇唱夫随的同盟者,看着他们在各自的教室,热火朝天地指导自己的学生,志同道合,拥有共同的爱好,我很羡慕。

像他们这样的年龄,我觉得,更是如此,就好!

有一天,看着一弛打球,我实在忍不住了,随口问曹老师:“能否也收我做学生?”

没想到曹老师一口答应了。

于是,我们母子都成了曹老师的学生。每次学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进度,我的动作有时没有儿子协调,接球比儿子强一点,最关键是,曹老师从来没有骂过我们,都是耐心地指导,适时地鼓励,让我们在学习乒乓球中,不仅锻炼了身体,还体验到一种乐趣!

以致于儿子今天居然要求还想加一次课。

这是曹老师的人格魅力,另外,曹老师还是个特别热心的人,有一次,因为一个亲戚的事需要帮忙,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电话给曹老师,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了。并且,真的事情就成了。

我很感谢曹老师,也一直觉得,茫茫人海中,遇到曹老师,遇到乒乓球,都是我们的幸运!

2017/2/2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