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第9集:郑昊拿到转账证据 汤宁得知遗嘱内容

汤静穿着粉色套装,很是青春可爱,她摆出女孩子的撒娇模样,想给郑昊拍几张照片。可郑昊一门心思放在调查张艺玲身上,汤静告诉他,张艺玲是一个爱炫富的女人,经常炫耀老公留下的几千万存款,据说还是律师帮忙开的银行账户,安全级别很高,郑昊听了,表情严肃起来,若有所思。


为了帮助郑昊弄清楚,张艺玲在哪个银行开的账户,汤静假称自己想做银行理财,名正言顺地通过张艺玲认识了律师梁羽,向他征求建议。梁羽见汤静是豪门千金,丝毫没有起疑心,甚至主动表明,自己的哥哥就是津海银行的支行行长,想把这个大客户推荐过去,为了拉拢汤静,取得她的信任,梁羽进一步透露,张艺玲的钱就是在津海银行开的户。这正中汤静下怀,她赶紧将这个重要信息转告给郑昊。


汤静打听出张艺玲的银行账户

开庭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郑昊姗姗来迟,而梁羽胸有成竹,认为胜券在握,他不屑地讽刺着郑昊,却不知道自己早已露出了破绽。原来,郑昊今早向法院申请了调查令,然后赶去了津海银行,拿到了张艺玲私自转走黎小弟巨款的记录。梁羽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中了郑昊设下的局,但他仍不死心,还想狡辩,颠倒黑白,称律师见证遗嘱比公民见证更为有效,但这个说法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郑昊随即指出,法律中的遗嘱分为两类,公证过的遗嘱和非公证过的遗嘱,这里面包括但不限于自书遗嘱、口头遗嘱、代书遗嘱、见证遗嘱,而见证遗嘱里面分为律师见证和公民见证,如果双方遗嘱都没有经过公证,那么时间越靠后的遗嘱越为有效。黎丹手中的遗嘱是七月份见证的,而张艺玲手里的遗嘱是六月份见证的,高下可见一斑,梁羽无话可说,只好休庭。


郑昊打赢官司

汤宁很佩服郑昊的表现,她一口一个师父,叫的十分亲切,还兴高采烈地买来咖啡,和郑昊分享成功的喜悦。郑昊面带微笑地表示,自己是有贵人帮忙,才拿到了重要的转账记录。汤宁好奇地询问贵人是谁,郑昊没有隐瞒,称是在酒吧认识的九零后女孩,她正巧认识张艺玲,自己就略施小计,从梁羽手中得到了证据。


听到这里,汤宁心里泛起了一些醋意,她调侃郑昊,该如何报答这个九零后女孩的恩情?要不干脆做人家男朋友得了。郑昊可不这么想,他只当对方是个天真的小妹妹,没有任何男女之情。随后,心思大条的他还问汤宁晚上想吃什么美食,汤宁还在吃醋,她瞥了郑昊一眼,略带骄矜地说,自己晚上有约会,而且拒不透露约会对象是谁,就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汤宁吃醋

周童一直在帮助汤宁调查汤继业遗嘱的问题,他费尽心思,约到了公证员老黄和一位消息灵通的朋友——花爷。周童将大家聚到一起,商讨详情。老黄在公证处工作了很多年,据他所说,公证处已经查到了汤继业遗嘱的档案,可不知什么原因,就是调不过来。听到这里,周童和花爷也感到奇怪,老黄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只是看到了档案的目录,但是却没有档案本身。汤宁不免有些失落,但她也确定了,父亲的确留有遗嘱,并且遗嘱真实有效。


周童告诉汤宁,这件事一定是钟克明干的。汤宁心中很疑惑,姑父已经明确告知自己,汤继业有遗嘱,又为什么阻拦自己去寻找呢?周童认为,钟克明并没有把全部真相透露出来。汤宁叹了一口气,有些落寞。


夏云不告而别以后,汤立群就坐立不安,钟克明告诉她,自己已经向汤宁交底,如果夏云不回来,是绝对不会给汤宁看遗嘱的。可关键问题是,夏云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呢?钟克明思考了一会儿,决定下个星期亲自去一趟香港,见见夏云和高怀义,如果夏云不肯回来,反复拖延,就把她和高怀义的事情告诉汤宁。


汤立群赞成这个办法,钟克明嘱咐妻子,如果给汤宁看遗嘱,她势必会问股份是如何转出去的,到时就要给她看转股协议了。汤立群斟酌了一下,她可以告诉汤宁整个事情经过,但又怕侄女不同意。钟克明何许人也,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一是称汤继业生病,用了大量医药费,二是要拯救十六年前处于金融风暴中的汤业集团,才不得不卖股份。并且要夏云亲自对汤宁说,只有妈妈的话才能让汤宁信服。


钟克明夫妇欲搬出夏云说服汤宁

汤静在自己买下的酒吧里,和郑昊见面,她拿出许多名酒,还提出让郑昊当自己随叫随到的男朋友,就当是还了帮忙调查转账记录的人情。郑昊吓了一跳,婉拒了她的要求。


钟克明构想着未来,等夏云回来,汤宁签署了确认函,就立刻递送到证监会,希望到年底能来得及到发审委审批。汤立群走进来,递给丈夫一个邀请函,是天成集团董事长谢飞的追悼会,滑稽的是,这个谢飞根本没死,他是在赶时髦,玩活人追悼会的游戏,钟克明很不理解这种无聊的行为,汤立群叮嘱他,谢飞的叔叔和商界大佬都会参加这个追悼会,所以必须要出席。


周童告诉汤宁,花爷找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是退休的公证员文正气,就是他为汤继业做的遗嘱公证,文正气对这份遗嘱印象深刻,因为汤继业坚持要把遗产传给一个胎儿,就是汤宁,他还在遗嘱中特别写到,吾拥有汤业集团,全部财产及权益,由吾子继承。当时,是钟克明陪同汤继业做的遗嘱公证,钟克明还是遗嘱执行人。但是,他不仅没有告诉汤宁实情,更没有保护汤宁的权益,如今,不得不通过打官司来解决这件事了,如果遗嘱有效,要严格按照遗嘱执行,如果遗嘱失效,就要按照法定继承来分财产。无论怎样,汤宁都应该是汤业集团的股东,可事实上是汤宁没有分到半毛钱。汤宁很吃惊,她伤心地哭泣,没想到亲情如此不堪一击。


周童查到汤父遗嘱真相

汤宁给汤立群打电话,称自己找到了当年的公证员,钟克明赶紧将电话接过来,汤宁直截了当地问,既然姑父是遗嘱的执行人,为什么不保护自己的权益呢?他手中应该有遗嘱副本,为什么一直隐瞒这件事情呢?钟克明一时找不到借口,只好将这件事情推到以后,就草草挂掉了电话。


谢飞办完了活人追悼会后,他请汤立群和钟克明吃饭,正巧黎丹为了表示感谢,也在这家餐厅约郑昊吃饭,只不过一桌在包间,一桌在大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