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散文》:姹紫嫣红零落否——民国第一奇女子吕碧城


        《姹紫嫣红零落否》

      ——一民国第一奇女子吕碧城

                文\夜雨一江

      吕碧城堪称民国第一奇女子,其一生颇为传奇:身为红粉,而有巾帼女豪之誉,一生伤怀国是,关怀民瘼,痛恨黑暗,同情弱小,又倡导佛学,力主护生。

      她不仅是“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诗人,政论家、社会活动家、资本家,还是中国第一位女性撰稿人,中国新闻史上第一个女编辑,中国第一位动物保护主义者,中国女权运动的首倡者,中国女子教育的先驱者……时人写诗赞曰:“绛帷独拥人争羡,到处咸推吕碧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中国历史上,魏晋的男人,民国的女子,都是活得有风度的人群。而民国女子的形象代言,当然首推民国四大女才子:吕碧城、石评梅、萧红和张爱玲,在她们身上,既有着东方文化熏染出来的典雅娴静,又着西方女性解放的时代风采,散发着悠远的女儿香,类似于魏晋男人身上独有的酒味,让我们觉得益久弥香。

      吕碧城,一名兰清,字遁夫,号明因、宝莲居士。安徽旌德县人,生于清光绪九年(1883年)。父亲吕凤岐乃光绪三年丁丑科进士及第,曾任国史馆协修、玉牒纂修、山西学政等。家有藏书三万卷,诗书自可育人。书香之家的熏陶,使吕碧城聪颖而早慧:“自幼即有才藻名,工诗文,善丹青,能治印,并娴音律,词尤著称于世,每有词作问世,远近争相传诵。”

  吕碧城不仅是大才女,而且是大美人。从时人赠她的“天然眉目含英气,到处湖山养性灵”以及“冰雪聪明芙蓉色”等诗句里,我们也可看出她的美貌来。

      吕碧城非但被当时天下男人所宠,就是巾帼女杰也争相和她结有兰芷之谊,钦慕不已。晚清一代女侠秋瑾,虽比吕碧城年长七岁,但却以和她相交为傲。晚清泰斗章太炎夫人对她也倍加推崇,作诗称颂。同为民国才女的苏雪林曾记述:我记得曾从某杂志剪下她一幅玉照,着黑色发薄纱的舞衫,胸前及腰以下绣孔雀翎,头上插翠羽数支,美艳有如仙子。此像曾供养多年,可见我对这位女词人如何钦慕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吕碧城不但美艳如仙,而且才气盖世,非一般男人所能逮。而让她最初扬名,竟与慈禧的死有关。当闻知慈禧死后,她填了一阕《百字令》,登在报上:

      排云深处,写婵娟一幅,翠衣轻羽,禁得兴亡千古恨剑样英英眉。屏蔽边疆,京垓金弊,纤手轻输去,游魂地下,羞逢汉雉唐鹅。

      词中她痛斥慈禧,说她把大清的疆土、银钱送给匪夷,若她到阴曹地府,一定怕和吕后武则天见面。这让清政府十分恼火,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谁都不会想到,这竟出自一个22岁的弱冠少女吕碧城之手。

      吕碧城家有姐妹四人,吕碧城是老三。吕碧城12岁时,诗词书画的造诣已达到很高水平,有着"才子"和"诗论大家"美誉的樊增祥,乃是吕碧城父亲的同年进士,有一天读了一首署名"吕碧城"的词,不禁拍案叫绝:

      绿蚁浮春,玉龙回雪,谁识隐娘微旨?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把无限时恨,都消樽里。君未知?是天生粉荆脂聂,试凌波微步寒生易水。浸把木兰花,谈认作等闲红紫。辽海功名,恨不到青闺儿女,剩一腔豪兴,写入丹青闲寄。

      当有人告诉樊增祥,这是一个12岁少女的作品时,他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断不敢相信“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如此荡气回肠的词章竟出自一个小女孩之手!

图片发自简书App

    1895年,父亲吕凤歧去世,吕碧城的母亲从京城回乡处理祖产,族人因为觊觎吕家家产,唆使匪徒将母亲劫持。吕碧城在京城听到了消息,四处告援,给父亲的朋友、学生写信求助,几番波折,事情终于获得圆满解决。但此事让小小年纪的吕碧城显示出了其非凡胆识,却也让与吕碧城有婚约的汪家起了戒心,认为小小年纪的吕碧城,竟能呼风唤雨,于是提出了退婚要求,吕家孤女寡母不愿争执,答应了下来,双方协议解除了婚约。然而在当时女子被退婚,是奇耻大辱。吕碧城虽身为新女性也一度自怨自艾,对其今后婚姻产生了一定影响。

      婚约解除后,吕碧城的母亲带着四个尚未成人的女儿投奔在塘沽任盐运使的舅父严凤笙。

      1903年春, 20岁的吕碧城有意到天津市内探访女学,外甥女要入新学,脑筋陈旧的舅父严辞骂阻,吕碧城一时激愤,第二天就逃出了家门,只身踏上了去往天津的火车,不但没有旅费,就连行装也没来得及收拾。

      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的吕碧城,在去往天津的火车中,熟识了佛照楼旅馆的老板娘,到达天津后,暂住其家中。但没有经济来源,生活一时陷入困境,吕碧城只好写信向居于《大公报》报馆的方夫人求援,这封信恰被《大公报》总经理英敛之看到。英敛之一看信,即为吕碧城的文采所倾倒,连连称许。不仅如此,爱才心切的英敛之还亲去拜访,问明情由,对吕的胆识甚是赞赏,并当即约定聘请她任《大公报》见习编辑。从此,吕碧城就走上了独立自主的人生之路。

      吕碧城到《大公报》仅仅数月,在报端屡屡发表诗词作品,格律谨严,文采斐然,颇受诗词界前辈的赞许。才女吕碧城到《大公报》仅仅数月,所发表的格律严谨、文采斐然的诗词就颇受前辈们的赞许。

      1904年至1908年,吕碧城成为《大公报》的主笔,她的锦绣文章频频面世。

      当时各界名流纷纷追捧吕碧城,如著名诗人樊增祥、易实甫,袁世凯之子袁寒云、李鸿章之子李经羲等,正如内廷秘史缪珊如有诗赞说:“飞将词坛冠众英,天生宿慧启文明。绛帷独拥人争羡,到处咸推吕碧城。”

      1904年到1908年,吕碧城借助《大公报》这一阵地,积极地为她的兴女权、倡导妇女解放而发表大量的文章和诗词,她结识了大批当时的妇女运动领袖人物,与秋瑾尤其交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04年5月,秋瑾从北京来到天津,慕名拜访吕碧城。两人此番相会不足四天,却一见如故,情同姊妹,当即订为文字之交。这可以称得上是两位新女性间的一段因缘佳话。

      秋瑾也曾经用过“碧城”这一号,京中人士都以为吕碧城的诗文都是出自秋瑾之手,两人相见之后,秋瑾“慨然取消其号”,原因是吕碧城已经名声大著,“碧城”一号从此应当为吕碧城专用。交谈中,秋瑾劝吕碧城同去日本,投身革命运动。吕碧城答应用“文字之役”,与秋瑾遥相呼应。此后不久吕碧城在《大公报》上发表的《兴女权贵有坚韧之志》、《教育为立国之本》两篇文章,都在不同程度上表现出秋瑾的影响。1907年春,秋瑾主编的《中国女报》在上海创刊,其发刊词即出于吕碧城之手。

      1907年7月15日,秋瑾在绍兴遇难。吕碧城用英文写了《革命女侠秋瑾传》,发表在美国纽约、芝加哥等地的报纸上,引起颇大反响。吕碧城与秋瑾的交往也引起了官方注意,以致当时的直隶总督袁世凯一度起了逮捕吕碧城的念头。只是介于找不到更多的借口,才没有实行。

      吕碧城的志向不仅在于教育,还有振兴国家的宏愿。在她的许多文章中,她都谈到怎样建立一个强国的想法。她认为在这竞争的世界,中国要想成为一个强国就必须四万万人合力,因此不能忽视二万万女子的力量。解放妇女,男女平权是国之强盛的唯一办法。她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影响世人,济世救民。

      1912年袁世凯在北京出任民国临时大总统,吕碧城被聘为总统府秘书,她雄心勃勃,欲一展抱负,但是黑暗的官场让她觉得心灰意冷,等到1915年袁世凯蓄谋称帝野心昭昭时,吕碧城毅然辞官离京,移居上海。她与外商合办贸易,仅两三年间,就积聚起可观财富。可见她不只是才学过人,同时也有非凡的经济头脑。

      1918年吕碧城前往美国就读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文学与美术,兼为上海《时报》特约记者,将她看到的美国之种种情形发回中国,让中国人与她一起看世界。四年后学成归国。

      1926年,吕碧城再度只身出国,漫游欧美,此次走的时间更长,达7年之久。她将自己的见闻写成《欧美漫游录》(又名《鸿雪因缘》),先后连载于北京《顺天时报》和上海《半月》杂志。

      吕碧城两度周游世界,写了大量描述西方风土人情的诗词,脍炙人口,传诵一时。她的诗词造诣深厚,尤擅填词,字字珠玑,吟咏自如,被誉为“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传世著作有《吕碧城集》、《信芳集》、《晓珠词》、《雪绘词》、《香光小录》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的诗词以超越时俗的激情与识见融入丰饶瑰丽的意象,创造出雄伟阔大、奇妙多姿的审美世界。如她在寄人篱下时曾写了一首《浪淘沙》:

      寒意透云帱,宝篆烟浮。夜深听雨小红楼。姹紫嫣红零落否?人替花愁。临远怕凝眸,草腻波柔。隔帘咫尺是西洲。来日送春兼送别,花替人愁。

      清末著名诗人樊增祥在这首词旁批曰:“漱玉(李清照曾著有《漱玉词》)犹当避席,断肠集(宋代著名才女朱淑真词集名)勿论矣。”评论家陶杰说,吕碧城的词“并非首首闺秀纤巧,而是烙印了时代的烽烟。手笔婉约,别见雄奇,敏感玲珑,却又暗蓄孤愤。”柳亚子认为,百余年来,吕碧城“足以担当女诗人而无愧”。

      一代才女吕碧城极具反叛精神,声明抱独身主义,亲友皆为她着急。如严复就曾与她谈论时下流行的自由婚姻,吕答道:“至今日自由结婚之人,往往皆少年无学问、无知识之男女。当其相亲相爱、切定婚嫁之时,虽旁人冷眼明明见其不对,然如此之事何人敢相参与,于是苟合,谓之自由结婚。转眼不出三年,情境毕见,此时无可诿过,其悔恨烦恼,比之父兄主婚尤深,并且无人为之怜悯。此时除自杀之外,几无路走。”可见她还并不看好自由恋爱和婚姻。

        又有一次叶遐庵约吕碧城和杨千里、杨云史、陆枫园等到家里作客,众人又谈及吕的婚姻问题。吕答道:“生平可称许之男子不多,梁任公(梁启超)早有妻室,汪季新(汪精卫)年岁较轻……我之目的不在资产及门第,而在于文学上之地位。因此难得相当伴侣,东不成,西不合,有失机缘。幸而手边略有积蓄,不愁衣食,只有以文学自娱耳!”可见吕碧城自视甚高,连梁启超、汪精卫这般盖世奇才都不在眼中,何况袁克文。不过,确曾有友人如费树蔚等,向她推荐袁世凯之子袁克文,她也曾明确地回答过:“袁属公子哥儿,只许在欢场中偎红依翠耳。”

      吕碧城终身未婚,后逐渐开始对宗教发生兴趣。民国初年,吕碧城在北京见过天台宗高僧谛闲,若有所悟。不过吕碧城真正开始信佛,根据她自己的记叙,是在1929年 ,吕碧城信佛后,守五戒,茹素,不再肉食,而且大力宣传动物保护。

      1929年,她接受国际保护动物会的邀请,代表中国出席国际保护动物会在维也纳召开的会议,大力提倡素食,“护生戒杀”。1930年,吕碧城正式皈依三宝,成为在家居士,法名曼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吕碧城通今博古,融贯中西,她虽然长年旅居国外,但热爱祖国的感情却格外深沉。1932年日本在上海发动“一·二八事变”后,她从加拿大乘船回国。在船上,一日本青年军人得知她是名闻遐迩的吕碧城,仰慕她的诗,便殷勤地奉上名片。吕碧城本来就对日本占领东三省和上海滩满腔仇恨,这次竟和一个日本人“狭路相逢”,她气愤得当即将名片抛入海中,并对同船的乘客慷慨陈词:“沉者自沉,浮者自浮,有血气的中国人决不甘心和仇人为友!”她的话赢得满堂喝彩,那日本青年默默而退。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43年1月24日,一代才女吕碧城病逝于香港九龙,享年61岁。她“生也坎坷,殁也凄凉”,早年与家里闹翻,声称“不至黄泉毋相见”,所以死的时候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她将自己全部财产20余万港元捐给了佛寺,并留下遗嘱:“遗体火化,把骨灰和入面粉为小丸,投于南中国海。”

吕碧城逝世后,各界无不痛惜,纷纷悼念。有一首诗曰:

      白地才媛吕碧城,通今博古一精英。

      诗文融贯中西外,四海五洲扬盛名。

      吕碧城创造了近代中国一个女子的辉煌:“近代中国的著名才女”、“近代女权运动的先驱”、“最早的女教育家”、“近代中国最杰出的女词人”、“男有李叔同,女有吕碧城”……有的评论家甚至将她与陈后主、李清照并列。

      吕碧城毕竟是清末民初的新女性,在那“万家墨面没蒿莱”的沉沉岁月里,她迎风呼啸,如一抹流星划过漆黑的天际,让世界和国人看到了希望。她独一无二的诗词创作和佛学研究也成为民族文化的瑰宝。

      “万般烦忧风飘去,独留芬芳泽后世。”这也是杰出才女吕碧城如花如月的人生写照。摘叶飞花,都成意境,有意无意,都是人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吕碧城的一生如镜中花,如水中月,但她的冷艳,她的清高,她的才识,是不会悄无声息的,也许超越三百年,甚至名冠千秋!

2010/7/20日写于武汉竹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