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浮生辞(32)

第三十二章

元贞心下无比后悔,他当初为何偏偏要挑边界动乱那天带若夕去十里桃林,自己这不是推她入火坑,还往里添把柴吗!

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天,北海皇子与南海公主有说有笑,在前往十里桃林赏花的途中,不知从哪儿冒出一群妖魔鬼怪将他们团团围住,欲分食他二人,以增进修为。

元贞一手将若夕送出包围圈,他一人拼一拼还有几分胜算,不然今日二人都得交代在此处。

就在元贞奋力抗敌,若夕惊慌失措之际,一位身着白衣,面具遮面的男子从天而降,稳当当接着了若夕,一手怀抱佳人,一手持笛吹曲制敌,那些个妖魔鬼怪被缚住,而后魂飞魄散。

白衣男子带着若夕于半空盘旋,随即降落地面……

这个画面是不是很眼熟?

俗话说得好,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如意,把这个送给我好不好呀”元贞想绝对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就真漏了。

如意立马把镜子收了,脆声道“不好呀”

“不要如此小气嘛”元贞见目的达成,暗暗松了口气,但这戏得演完呐。

“我给了你我便没有了啊。不如你去向阿爹再讨一个?”如意看向帝君

元贞正正好就坡下驴“那还是算了,我不敢”

“元贞哥哥,你欺软怕硬”

“我…罢了,要不要喝甜汤啊?”顺手端起那碗红豆汤晃了晃

“要”

“那过来我且先喂你几口,你再自己拿着慢慢喝”

如意喝了几口,想起来问了“这是谁做的?”

“我妹妹亲手做的,好喝吗?”元贞喂孩子的动作无比熟练

如意点点头,又饮一勺“她不是做给你的吧?”

“嗯,不过你是如何得知的?”

“你先告诉我她做给谁的,我再告诉你”

元贞嘬嘬牙花子,说道“给帝君的。现在可以说了吧”

“可以,不过剩下的我不要喝了”

元贞不解“为何?”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如意说完退立一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

东华帝君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元贞顿悟,无可奈何地看着她“鬼灵精的!”

“噢,原来如此,怪道女君方才所言呢“连宋敲着折扇,一脸调笑侃意“我还当女君真那么好脾气,却原来不是不醋,是醋了我们都没发现呀”

“三殿下失望了,对于觊觎本帝君的女人,九儿自然不会像成玉元君一般不在意。她一旦醋了劲儿大着呢,这性子,本帝君也甚是头疼,唉”

连宋抽了抽眼角,这老神仙怎么净往人痛处下刀子!

如若眼前之人不是东华帝君,连宋会用点暴力致使他亲妈都不认识他,可奈何偏偏是东华帝君,因而只能口头上来几个回合“帝君也不必太过烦恼,所幸女君就这几日能与您朝夕相对,过几日蟠桃会结束,人家回青丘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去,哪儿还能记得您”

“她要历练的还多着,几日光阴怎么够?倒是成玉元君,蟠桃会后便要下凡历劫了,啧,一千年是不是少了些”

连宋生生将要出口的侃言换成了讨好“也是,帝后可不是一般女仙当得了的,放眼四海八荒,也就青丘女君能胜任。明日狐帝来天宫,要不要把这桩婚事先定下来?也好让青丘那边心里有个底儿”

“现下不是时候,此事本帝君自有安排”帝君幽叹口气。若把她逼急了,她还真能跳诛仙台给他看。

三生石已不足为虑,可如何能让小狐狸消气??

正苦思着,烟雾聚集,亭里多了一男一女,男的半昏不醒,女的因强行动用玉笛法力,气血逆行,口吐鲜血。

东华帝君皱眉,定神一瞧,又急又怒又痛,差点没背过气去:

女扮男装,色诱南海公主,为其不惜以命相搏。

白凤九,你是真当我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