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的伤,都交付于时光

96
四野姑娘
2017.09.18 15:09* 字数 5474

文/四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三月,花开的正繁盛。

当时,区里教育局开展了一个很走形式的大赛,我们班由于位置好,设备全,被很光荣的征用了。

可怜我们每天比赛前匆匆忙忙搬出去,比完赛再灰头土脸回来,折腾的像狗一样。

那时,我刚从外面回来,背着山一样的书包,左手举着水杯,右手拎着坐垫,弯腰驼背,一进门就直扑课桌,“咣”的一声,撅着屁股瘫死在了课桌上,恍惚间,整个世界有那么几秒的安静。

我在众人的围观下慢悠悠的挪动屁股,一回头,就看见了讲台上的他。

他先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随即不动声色的转移了目光,不过我看到他的嘴角有意无意的好似勾起。

他校服外套敞着怀,露出了里面白色的T恤,白净的皮肤,清秀的眉眼。

后来我才知道,明天轮到他们班比赛了,所以提前上来试设备。

我一直偷偷看他,发现他每次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嘴角都会不经意的勾起,如清风穿堂。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林亿她们正在讨论男同体位问题。

我认真的嗑完了一个鸡爪子后,十分慎重的宣布:“我恋爱了。”

她们听到我的话后,表情十分不屑。

林亿弹了我一个脑瓜蹦儿说:“大白天的做什么美梦呢?”

我呲牙咧嘴的揉着额头,恶狠狠的说:“是真的!就昨天来咱班的那个小哥哥!”

林亿皱皱眉,回头问夏颖:“哪个小哥哥?我咋没看见呢?”

夏颖想了想说:“好像确实有个挺帅小哥哥,不过你撒尿去了,没看见。”

林亿瞬间抓住了关键词,两眼放光的问:“挺帅的?”

夏颖顿了顿说:“嗯,应该是。”

林亿皱眉:“怎么还不确定呢?帅哥还不仔细看看?”

夏颖咽了咽口水说:“没敢。”

我问:“为啥?”

她有些沧桑的说:“我家许洲的醋劲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我和林亿对此表示十分同情。

林亿问我:“你和小哥哥到哪步了?”

我有点儿害羞的解释道:“还在初级阶段。”

夏颖赶紧问:“有多初级?”

我继续扭捏的说:“我对他一见钟情。”

林亿着急的问:“然后呢?”

我低头害羞的笑笑说:“没有然后了。”

她俩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死相。

周四早上,夏颖匆匆忙忙把我拽到角落里,

她偷偷摸摸的环视了四周以后对我说:“姐刚得的新情报,小哥哥叫顾南,左顾右盼的顾,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南。楼下十三班班草,也是文科生,目前单身。”

我一听心里有点开心,不知道是因为他好听的名字,还是和我一样是文科生。

我拍了一下夏颖大腿,说道:“谢了,还算你有点用。”

夏颖又是一笑,揽过我的肩膀说:“好姐妹再附送你一个小道消息,今天下午体育课,咱班和十三班一起上。”

我第一次,如此期待一堂体育课。

一整个下午,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好不容易熬到了体育课,我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体育馆台阶前的他,依旧是敞着怀的校服外套,里面配一件白色半袖,清俊得不得了。

我正看得入迷,林亿在我身边喃喃了一句:“还真是挺帅的啊。”

我有些小得意,我的眼光当然准。

后来,林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我说:“呆子,去找他要qq号。”

我惊呆了,立马摇头:“不要。”

她问:“为啥?”

我说:“太突然了,人家还以为我有神经病呢。”

林亿摆摆手说:“放心吧不会的,难道你不想和他拉近距离?”

我还是有些抗拒:“那也不行,我不好意思。”

林亿坚决的说:“你不要我要,以后帅哥归我,你就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说着,她竟然真的大步向顾南走了过去,转眼就快到了跟前。

我一惊,又气又恼,无奈之下快步上前拉住林亿说:“我去!你给我离他远点!”

没有办法,顾南显然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的动静。

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拿出手机对他说:“同学,可以给我一下你的qq号么?”

他看起来有些惊讶,但还是笑笑说:“好。”然后报了一串数字,有些快我没有听清,就把手机递给他说:“不好意思,我没听清,你能输一下吗?”

他看着我笑了笑,结果手机,飞快地打了一串数字,手指修长灵活。

然后,他说:“好了,给你。”

我感觉我的头上都已经冒蒸汽了,小声说了句:“谢谢。”赶紧走了。

林亿过来揽住我说:“怎么样?也没有那么难吧。”

我有些生气,不想理她。

她赶紧讨好我说:“我不也是为了你嘛,不气了,乖哦!”

我无奈之下只能恶狠狠的说:“下不为例。”

林亿讨好的笑了笑说:“知道了知道了。”

不可否认的是,我今天这一大胆的举动,确确实实拉进了我和顾南的关系。

正当我纠结该怎么和他说话的时候,他竟然主动给我发来了消息。

他问我:“你好,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改备注。”还带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这个人还真是,无论说话还是qq聊天,都很喜欢笑着呢。

我说:“我叫陈曦。”

过了一会儿,他回话说:“我叫顾南。”

我嘴角不自觉泛出一丝浅笑,在心里默默说:“我知道的。”

从那天起,我们俩就时不时的在网上联系,我惊喜的发现我们俩都是东野圭吾的铁粉,聊起天来共同话题很多。

我欣慰的想:我之于他,总算不再是陌生人。

后来有一天,林亿问我:“你和小哥哥怎么样了?”

我说:“还是那样呗。”

她说:“你这也太慢了啊。”

我说:“那能怎么办,我也不能表现的太主动啊。”

她想了想说:“要不你把qq号给我,我帮你打辅助。”

我有些迟疑的说:“还是不要了吧。”

林亿佯装生气:“怎么?你不信我?”

我说:“当然不是。”

她说:“那就赶紧的,别扭扭捏捏的。”

没有办法,我只好在纸上写下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七月,我和顾南越来越好,我对他的喜欢只增不减。

有一天夏颖神神秘秘的坐到了我身边,用十分瘆人的眼神看着我。

我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问她:“你这是怎么了?你家许洲出轨了?”

夏颖呸了一口说:“我出轨他都不会出轨,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我又问:“那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夏颖抿抿嘴,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我皱皱眉说:“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她小心翼翼的问我:“那你觉得顾南人怎么样?”

我有些纳闷的说:“挺好的啊,到底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夏颖一拍大腿,趴在我的耳边悄悄说:“我听说他好像挺随便的,身边女朋友就没断过。”

我一愣,下意识的反驳道:“不可能。”

夏颖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态说:“我刚开始也不信,但是好像确实是这样。”

我问她:“你从哪打听的消息?”

她眼神闪烁,含糊其辞的说:“你不用管这个,你就当我给你提个醒,你自己长点心。”

我一眯眼睛问:“许洲,对不对?”

夏颖立马跳了脚,说:“你别瞎猜!”

一看她的样子我就知道猜对了。

我有点儿晕:“许洲肯定又是吃醋了,当然说他不好。”

她看我不信,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嘱咐道:“不管怎么样,你多长一个心眼总是没坏处的。”

我撇撇嘴不以为意,我在心里深处还是相信我认识的顾南,才是真正的顾南。

七月末尾的时候,高三已经离校,我们胜任高三,开始搬教室,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我猛然发现顾南他们班和我们一个楼层了。

我们两个班一东一西,对称的很。

我们有了更多的见面机会,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朋友。

我们在炎夏与酷热中结束了假期补课。

我和林亿,夏颖在放假当天晚上撸了顿串,为我们即将到来的暑假而庆祝。

三天后,我正刷着牙,睡眼朦胧的看到了顾南给我发的消息,约我明天去看电影。

我瞬间一道雷劈向天灵盖,精神抖擞。

慌乱间,牙膏沫沾到了手上也顾及不上,手忙脚乱的回信息,即便心中再万马奔腾,我还是极其克制的回了一句:“好啊。”

想想,我自己心里也是鄙视的,真做作。

下午三点多的电影,是一部喜剧。

整个电影的过程中,我们俩都一丝不苟的坐着,甚至连话也没有说,我可以静静的感受到他就在我的身边,衣服上有淡淡的百合花香,看到搞笑的地方,他也会笑出声来,总之一切,都令我心悸不已。

电影很快就结束了,我觉得有些可惜,但仔细想想又感觉很满足。

顾南提议去楼下的游戏厅玩玩,我笑着说:“好啊!”

因为我很少来游戏厅,所以只会抓娃娃。顾南就一直陪我抓娃娃。

我很喜欢一个灰色的长耳兔,但是我试了六次,一次也没抓住过。

我有些恼,觉得在喜欢的人面前有点丢脸,顾南却笑笑安慰我说:“没关系的,能让我试试吗?”

我赶紧点头,把手里剩的币都给了他,他投了币以后,很认真的调整方位。

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么认真的样子,发现他的睫毛好长。

原来认真的男人很帅,是有事实依据的。

那天回来以后,我时刻抱着顾南给我夹的长耳兔,他只试了两次就夹了上来,我对他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后来我一直在想,我和顾南算是什么呢?我想问他,可是不敢,我怕一切清零,自己却没有一切重来的勇气。

又过了半个多月,我和顾南依旧不温不火,仿佛那天出去玩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说实话,我心里是有些沮丧的。

就像你以为你已经开始跑了,结果却只是换个方向原地踏步。

然而,结束我原地踏步的人,是夏颖,不准确的说,是林亿。

那是开学前第三天。

夏颖给我发微信,问我:“曦曦,你明天打算怎么去福来酒店啊?”

我被问的一头雾水:“什么福来酒店啊?”

夏颖明显也愣了:“林亿没和你说吗?”

我不解:“说什么?”

夏颖有些吞吐的说:“她前两天给我打电话说她在福来酒店请吃饭。我以为她告诉你了,可能是忘了吧。”

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还是说:“可能是吧。”

于是第二天,我和夏颖结伴,带着她的跟屁虫许洲去了福来酒店。

进入包厢的一刹那,我的大脑一下子停摆了。

因为坐在椅子上的林亿,我最好的朋友依偎在一个男人怀里,而那个男人,我昨晚做梦还梦到了,就是顾南。

我想说话,但发现喉咙哑的厉害。

夏颖明显也有些无措,但她看到顾南的时候并不惊讶,原来她也知道。

我想问问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想知道他们把我放在一个什么位置,可是我一个都问不出来,只能像个胆小鬼一样落荒而逃。

夏颖追了出来,抓住我的胳膊抱住我,我一把推开她,吼道:“你也知道对不对!你和他们一起瞒着我对不对!”

夏颖哑口无言,我看到她的眼圈也红了,她死死的抓住我的衣袖一遍又一遍的说:“对不起,曦曦,对不起。”

这时候追出来的许洲来到她身边,揽住她的肩膀,轻声安慰,同时看向我的眼神里满是责备。

我有些自嘲,不想再看到她们,转身要走,夏颖还是抓着我的衣袖不放,哽咽的像个委屈的不行的小孩,许洲开口对我说:“陈曦,够了!”

我一瞬间心下悲凉,这是欺负我身后没有人吗?明明受了委屈的是我,明明最难过的人是我啊!

我听到自己冰冷的声音说:“夏颖,放手,我没有对不起你们任何人,别为难我了可以吗?”最后一句话,我是对许洲说的。

他好像有些歉疚,但始终没有再说话。

夏颖松开了手,我快速转过身去,积蓄已久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开学后,一切正常,一切都好似波澜不惊。只是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个林亿说过话,她也很识趣的和我保持距离。

顾南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我一个也没有接,但是他给我发的短信我都看了。

他说:陈曦,你还好吗?

他说:放假前林亿加我qq说是你朋友,我就加了,后来就偶尔聊过几次天,但几乎都是在谈你。

他说:前两天我在朋友聚会上,见到了林亿,就熟悉了。

他说:后来她问我要不要相处试试,对于她我不反感,就同意了。

他说:陈曦,我喜欢过你,但也仅此而已。我喜欢很多女生,不反感的话在一起也无所谓,可我知道你不一样,我们两个不是一个圈子的人。

他说:陈曦,对不起。

我删了顾南的qq,却没舍得扔那个长耳兔,而是把它压在柜子最低下,等着忘记,

从前觉得一层楼的一东一西好近。现在发现原来也是遥不可及的。

我很少再看到顾南,也努力不去理会一个班的林亿。

倒是夏颖,三番两次的跑到我周围献殷勤,但我实在是没有心情理她,其实她也没有什么错,我和林亿都是她的朋友,这个夹板她当的也委屈。

幸好,繁忙的课业给了我逃避的理由。

我开始没命的学习,我没有再交到新朋友,却开始会和同学或者熟悉的人出去应酬。

有时候在令人头晕目眩的酒吧里,我会想当初顾南说我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那他的圈子又是什么样的呢?

高考前,老师问我以后的打算。

我看着窗外操场上一群人那么肆意的奔跑着,低下头想了想说:“我想当警察。”

记得那时候,我和顾南刚刚认识,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我问他:“你以后想做什么啊?”

他说:“我想当警察。”

我了然:“因为加贺恭一郎?”

他回道:“知我者,小曦曦也。”

老师有些惊讶:“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想做警察?没想过安稳些吗?”

我回到:“因为我很喜欢加贺恭一郎。”

老师不解,我嘴角泛出一丝微笑:看吧,顾南。这是只有我们才有的心有灵犀。

毕业后,我考上了本市著名的刑警学校。

老师惊讶之余有些叹惋:“没想到你真的当了警察,不过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吧。”

顾南考的Z省的工商管理。

林亿为了和他在一起,放弃了W省的一表大学,追去Z省上了个二表。

夏颖和许洲也都在本市。

明明才过去一年,我们却好像经历了无数变化。

各自的人生轨迹也终于不再有交集。

再听到顾南的名字时,我还是会恍惚。

再看到东野圭吾的书时,还是回想起漆黑电影院里淡淡的百合香。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男孩,只是变得不再那么敏感。

再后来许多年后,夏颖和许洲的婚礼上。

我看着面前烫着大波浪卷,一身白色干练西装的林亿时,思绪万千。

我和她到婚礼场地旁边,蹲在地上拿着坐席上顺的酒,竟然也聊了起来。

她说:“小曦,我和顾南分手了,在三年前。”

我喝酒的手一顿,但没有接话。

她继续说:“他不喜欢我,我知道。可我就像着了魔一样爱了他那么多年,付出了一切,到头来,什么也没有了。”

她有些哽咽:“我这些年做的最后悔的事,就是弄丢了你。”

我也有些感慨,呐呐的说:“都过去了。”

她仰脖灌了口酒,哄着眼睛看着我说:“呆子,对不起。”

不得不说,我有些难过了。

呆子,是她给我起的外号,我只有她会这么叫我。

记得那时候她搂着我的脖子说:“你这么笨,就跟个呆子似的,我可得保护好你,不能让我家呆子被别人欺负了去。”

那时夏颖笑着帮腔:“对对,小曦曦这么笨,以后自觉点,遇到事就多到姐姐们身后来。”

天很蓝,酒有点烈。

远处的高台上,夏颖正在和那个陪了她一整个青春的许洲互换戒指,交付终生。

一切,都已经过去。

我不怨林亿,也不怨顾南。

因为曾经相遇,所以一切都不算可惜。

误芳华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