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故事丨永不言败的医疗班(热血向原创剧情)

96
刘北习的奇幻之旅 87382949 83ac 4ac8 a21a cddb7a5128e6
2017.12.30 14:59 字数 5460

(本文加入了一些克苏鲁元素,不喜欢的话可以先关掉,另外本人是火影粉,不会黑的,请放心食用)

伴随着夕阳而来的,还有一位步履蹒跚的忍者的身影。这位忍者没走几步,就重重地摔倒在地。

看守高塔的同伴目睹此景后,立马赶到其身边,扶起这位忍者时,伙伴惊讶地发现,他是火影村中有名的后起之秀——稲地 星良(Seira Inachi)。


在火影村的医院中,日野樱急匆匆地冲进一家病房,推开病床前的医生,一把把病床上的星良抱在怀里。

似乎有点用力,星良瞬间满脸通红。

小樱忽然大哄到:“哪个混蛋不知好歹!竟敢欺负我的徒弟,看我一拳把你打飞!”

紧随小樱其后到达病房的是奈良鹿丸,鹿丸一边无奈的捂住脸一边说道:“小樱,你现在可是代理村长,可别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哦。"

小樱似乎没有觉察到鹿丸在说话,一个劲地在检查着自己的徒弟。

鹿丸示意让其他医生先离开病房,然后脸忽然严肃起来说:“星良,看样子,你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你可以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樱松开星良,表情也变得严肃:“这件由我来说起吧,其实这本来是一件简单的B级任务,在与邻国边界的地方有一个小村庄,村民最近集体得了一种怪病,病情具体情况未知。但是根据侦查班的报告,村子附近的树林里有一些诡异举动,发现大量疑似移动的痕迹,不排除是邻国忍者的曾查行动。所以这次安排了中忍最优秀的医疗忍者星良作为队长,作为医疗助手的中忍青木亜耶,还有护卫的岡見賢,前去进行医疗协助和相关调查。”

“结果只有我回来了是吧?”星良抢一步说道“但是......我已经没有了当时候的记忆了。当我有知觉的时候,我已经很靠近木叶村了,当时候身上也是如现在一样,没有严重的伤,只是想运用忍术时,头回有剧痛。”

鹿丸拿着医生的诊断记录,说道:“经过医生的专业检查,也没有发现脑部有剧烈撞击的痕迹,各项功能也是显示正常,但是还是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星良大喊道:“不,我还要回去救亜耶和賢,他们或许还在危险之中!作为木叶村的忍者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就算是医疗班,我们也不会放弃同伴的,一个也不!”

“不行!”鹿丸手中准备结印,想用影束缚之术控制住准备夺窗而出的星良。

小樱举起右手,示意鹿丸停下,然后对着星良说:“我知道了,今天你好好休息,我部署好,明天我们一起出发。嘛,谁叫你是木叶的忍者,我的徒弟呢?”

鹿丸表示无可奈何,但随之也同意了。


稍后时间,山中井野也来到了病房。

小樱做出了情况分析和安排如下:

根据星良的症状,判断敌人有可能是会使用精神控制方面的忍术,所以找来了井野帮忙这次行动。此次行动,以营救同伴和收集信息为最优先级,避免与敌人的正面接触,避免站到,遇到威胁立即撤退。如井野发现最新情况,请立即共享给大家,以及把信息传达给鹿丸。鹿丸留守在木叶,并根据井野传达回来情报,安排医生和医疗班做好准备。我会在前方探路,井野和星良留在后方。

最后请记住:医疗忍者必须保证自己活着,才能救到更多的同伴,我不允许有伤亡的出现,以上。

安排结束后,井野还不忘揶揄一下小樱:“哎哟,当上了代理村长果然不一样。”

众人走后,星良想为同伴提供更多的情报,聚精会神想要回忆起当时候的情况,却只能想起一些符咒和过往读到过的一些关于术式的描写,伴随这些而来的还有头痛。

相对于之前的头痛,这次显然更加剧烈,仿佛脑袋要裂开一样。痛觉慢慢从头部蔓延到左手,直到指尖也感受到疼痛,也只不过是10秒之内的功夫。

作为医疗班的学霸级人物,星良知道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大麻烦。

忽然,手肘关节仿佛支撑不起小臂的重量,硬生生地向下折断了。断肢掉落在地上,迅速地腐化,虽然还保有手的形状,但是明显已经不是应有的样子了。

星良十分惊恐,但是脑中却涌现出关于创造再生的知识,并无意中发动起来。星良深知,这是木叶的禁术,而且自己并不具有使用这项禁术的能力,但是创造再生却实实在在地在发动。

无数鲜红的血管从断口出长出,构筑成手的形态,查克拉通过血管形成的“通道”而逐渐充满星良的整个左手手臂,渐渐地血肉如同变戏法一般逐渐长出,丰盈着整个手臂。

由于一瞬间消耗了大量查克拉,星良的意识渐渐被夺去,这时一只神奇的生物从窗外飞了进来。

它是褐红色的东西,足有一个成年人大小。那如甲壳类生物一般的躯壳上,长着数对巨大的,仿佛是背鳍或者是膜翼一般的器官,以及数组节肢。而在原本应该是头部的位置上,却长着一颗结构复杂的椭圆体,这椭圆体上覆盖着大量短小的触须。

这只生物慢慢靠近星良,仿佛是科学家发现了新事物一般,着急地上前去要观察端倪。

星良已经在也没有力气去做出反抗,就在即将失去意识时,眼前出现了一道闪光,并伴随这清澈的嗓音道:

【雷切!】


小樱,井野和星良三人小队依照计划,清晨便出发了。

星良向另外两人述说着昨天晚上“回忆起来的经历”,确认这是三人都没有见过的未知生物。

但是小樱根据自己的经验定论了一点:该生物具有攻击性。

经过半天的路程,三人已经到达了村子周边。村子并不大,站在高大的树木上几乎可以看到村子的全面,但眼前的景象却把三人吓了一跳:星良所描述的奇怪生物数量并不少,大概有十几只,而且大小不一,最大可有两个成人高。

小樱推论:“如果现在目测数量这么多的话,那在不可视之处肯定有更加庞大的数量。井野,你看能否感知到亜耶和賢的查克拉。”

井野闭上眼睛,说道:“有,他们在那座大房子里,而且...似乎受了重伤。”听到这里,星良露出了难受的表情。

说是大房子,其实只是比周边略大一点,并且那种神奇生物从那所大房子里搬运着什么,回到森林中,远看像是蚂蚁一般。

井野像是知道小樱的意思一般,用心转身之术把意识转移到亜耶的身上。

房间中浓重的血腥的味道,这种极度的不和谐,使得井野本来的身体也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通过亜耶的视觉,她确实看到了这种奇怪的生物在搬运着一种容器,而容器内,装这的是类似人类大脑的东西。

没等井野了解到更多情报,这种生物似乎发现了被监视,随后靠近了亜耶,井野的心转身之术随即就被断开了。

小樱一边安抚着难以接受刚才所视的井野,一边留意着那些生物的动向。它们似乎已经发现了三人的存在,搬运似乎加紧了步伐,并且有数只已经飞起来,似乎在找寻三人的位置。

小樱却没有留意到,星良听完井野的描述后,剧烈的疼痛已经使他抱头蜷缩成了一团。星良一时没有控制好重心,径直地从树干上掉了下去。

井野表示已经恢复了状态,并叮嘱对这种生物需要特别加以提防,因为就以刚才的接触,井野断定这种生物拥有高度的智慧。


小樱和井野一起跳落到草丛,在下落前的一瞬间,小樱已经觉察到了那些生物已经寻着刚才的动静,开始飞向这边了。

不一会功夫,二人就找到星良,因为星良身上散发着异于寻常的大量的查克拉。

“是创造再生!”小樱惊讶地发现星良竟然可以运用这项禁术。

“我在用查克拉把痛觉神经杀死,然后再用创造再生把神经复原,降低了剧烈的疼痛感,至少使用这种方式让自己保持理智。”星良说道。

小樱刚想开口,从前方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是某种尖锐物体刮擦树干的声音,这种粗糙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三人朝上望去,为数4只的奇怪生物慢慢从树干上爬下,他们有的会使用自己身上的所有的节肢爬行,有的仅仅使用最后一对双足直立行走。它们的头部附着着漩涡形的椭圆瘤块,通过瘤块的色彩变似乎与同伴进行沟通,因此不需要任何语言。

三人心中做着最坏的打算。

死寂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就被一个奇怪生物打破,它发出沙哑而又刺耳的嗡嗡声响这三人的位置冲来。

小樱率先站起身来,毫不避让地用樱花冲抗住了来至奇怪生物的冲击,使它失去了平衡。它挥舞着节肢向小樱发起攻击,小樱轻松躲闪 ,已经失去平衡的它没有机会闪躲,一记痛天脚重重地打在了它的身上,它撞到了后面的树干上,发出类似骨骼碎裂的声音。

没有理会同伴,其余三只向着井野和星良包围过来。井野先发制“人”,朝着最近的一只连续掷出两支苦无。两支苦无狠狠地刺中了它的“头部”,让它痛苦万分。它狂乱地挥舞着节肢,阻碍了其余两支的前进。

星良抑制着疼痛,也拿出了两支苦无掷向生物,扭动的目标并没有那么容易大众,他只打中了一支,苦无嵌进了它的腹部,但他发现并没有血液流出。

刚刚被二人打中的怪物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剩下的两只,则冲向背对它们的小樱。左边的一只生物用节肢刺向小樱,小樱侧过身子进行躲闪,然后抓住它的节肢,顶膝折为两节。

毫不理会正在扭动的对手,小樱把注意力又集中在了剩下的一只身上,但它已经快速地溜到了小樱的旁边,但是并没有攻击,而是向小樱吐出了像蛛网一样的东西。小樱躲避不及,被这个东西缠住,让人惊讶的是,虽然看起来一扯就断了,但是实际上却有相当的韧性。

诡计得逞后,这只生物缓缓接近小樱。星良抽出苦无,正想要掩护小樱的时候,忽然从后方草丛中窜出两只生物。星良知道自己的创造再生还正在发动中,伤势可以快速治愈,因此他并没有花太多力气在回避攻击上,而是把苦无精准地投在了它的"头部",再用膝盖猛击在苦无的把手,苦无瞬间就深深地刺进了生物的体内,并摔倒了井野的跟前。井野毫无犹豫地往它身上丢了一张起爆符,随着一声爆炸,这只生物被炸成了残渣。

蛛网仍旧束缚着小樱,被小樱锤到树干上的那只看到这个机会,发了疯一样地朝小樱冲过来,小樱没法躲开,胸口一阵疼痛,意识变得模糊。

包围星良和井野二人的圈子越来越小,那些生物步步紧逼。面对挥舞而来的节肢,星良挡在了井野的跟前,下意识举起胳膊进行阻挡,右手小臂被尖锐的节肢刺穿。星良顺势用右手把苦无刺进了靠近的生物的腹部,它顿时松开星良,痛苦地扭动起来。

小樱看到同伴在拼死抵抗,心想绝对不能在这里败北,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了束缚,扯掉了身上的蛛网。小樱朝着刚才攻击自己的那只生物发起了全力一击,而对手也选择进行反击,但是这种做法显然非常愚蠢,小樱使出全力的樱花冲,拳头重重地打在了那只生物的身上,它瞬间被击飞出去。小樱清楚地听见了骨头被击碎的声音,一击毙命。

小樱已经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但是围困星良和井野的4只生物并没有后退的意思,几乎都要严实地包围住二人,并且看到井野拿出所有的起爆符,看上去想要同归于尽,无力感顿时充满小樱心中。

星良小声对井野说:“井野前辈,还能跑吗?”

没等井野点头,星良一把抓住起爆符,向着两只生物间的缝隙冲了出去。星良成功地吸引住四只生物的注意,并想要在那一瞬间点燃起爆符

正当三人都在绝望之时,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

【雷切!】

两道雷光瞬间击飞了两只生物。

紧接其后,一道金色闪光飞过,用温柔的声音说道:“辛苦了,星良,接下来就让我来完成吧。”

金色闪光夺过起爆符,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在生物的腹部,并一脚踢到空中,再用另一只手上的螺旋丸,把最后一只生物螺旋前进的方式打飞出去。

随着上方的爆炸响起,危险解除了。


小樱一把搂住佐助和鸣人,就像许多年前一样。

安顿好大家的伤势之后,鸣人向大家解释道目前的状况:

“我这次临时召开五影会议,就是应为这个突发状况:有一个神秘组织,向一些偏僻的村庄传输一种可以起死回生的方法,这个方法其实大家都知道,就是秽土转生,但是普通人无法使用这个术式,于是他们就诱惑村民去召唤通晓万物的智慧之神。由于人类接受了与之不对等的知识,又可以称之为禁忌的真理,会以肢体为代价,所以会看到那所大房子的里面的状况。而我们刚刚对付的就是会大量出现在案发村庄的怪物,被称作智慧之神的信徒。这个情况不单单发生在木叶,其他村子也有类似的情况,我拜托了佐助率先去调查情况,之后就在危急关头找到你们了。”

星良反应过来,急忙冲进大房子内。只见亜耶和賢身受重伤躺在地上,星良立马使用创造再生为两人治疗。

“星良应该就是第一次行动的时候被波及到的吧,他才能掌握这个禁术。”佐助解释道。

“是呐,他不管是以前,还是这次事件,都是一个很努力的孩子,当之无愧的医疗班的医院呢!”小樱自豪地说道。

“嘛,后续的事情我来处理吧,大家感觉回到村子吧!”鸣人说道。

危机过后,七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这个战斗过的地方。

医疗班也是充满着木叶之魂啊!

下面是尬图时间:

图片发自简书App

稲地 星良(Seira Inachi),16岁,中忍,学霸,因为经常熬夜学习和研究,已经稍稍有一点少年白了,从小便立志要成为出色的医疗忍者,并深知“医疗忍者必须要优先确保自己的安全”,所以身体锻炼和体术方面从来也不会落下,是木叶村的明日之星(虽然本人很低调,并不承认)与 亜耶是青梅竹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戈米,未知生物,来源于克苏鲁神话体系,由于网上的图都过于黑暗,看后可能会有不适,所以就自己尬了个图,跟进原文描述,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啦。

最后来讲讲关于火影的梗(来源于“梗百科”,有兴趣可以去看原片哦):

忍者跑


像这样身后抬起双手,摆出一直自由小鸟的姿态,然后刷刷刷地往前跑。

只要你跑得够快,尴尬就追不上你。

这种跑步姿势,就是忍者跑了,也被叫做火影跑,因为火影里面的忍者就是用这种姿势跑步,不得不说,还是挺帅气的,显得非常快非常有力。

于是这个经典动作就被外国网友玩坏了,他们经常在漫展上抱团忍者跑,感觉很锻炼身体呢。

嘴遁之术

火影里忍术的命名方式基本就是:X遁,XX之术,X遁之术这样的格式,而嘴遁之术就是指用语言来攻击对手,让对手听了你的话后忽然反省,失去战斗意识,是一门非常高深的忍术。

其实这样的忍术根本不存在于作品里面啦,都是粉丝恶搞出来的啦,因为故事主角鸣人,大家之前太喜欢跟别人讲道理了,每次都要说一堆话才开始打,甚至开打后还在边打边说,不放弃每一个进行思想教育的机会。

不过这些对话的确是有效的,鸣人通过嘴遁,成功地指引了许多迷途忍者走上正确的道路,因此也有了嘴遁才是最强忍术的说法。

《火影忍者》可以说是伴随许多人的童年的,也留下了许多梗让人津津乐道,大家不妨玩玩游戏,回忆一下当年的激情与感动吧。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