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太久,该醒了;醒太久,就闭上。

当我们还处在单一频道的时候,我们很容易陷入沉重,疲倦,匮乏。

而最近几年的体验,我可以轻快自如地穿行在不同的平行世界,时而老师,时而学生;时而重度文学爱好者,时而商人;时而自媒体新青年,时而小市民;一会切回母亲的频道,一会儿是那个不依不饶的小女人;不论是扮演不越界侵权的“投资人”角色,还是需要躬身入局的CEO;伪信徒或真自己,每一个课题都饶有趣味。

事实生活还是那个生活,肩上的责任与压力并没有减轻,要忙的也没有减少,反而是我喜欢的却是与日俱增起来。

也许早晨5:00我要偷偷爬起来圆满我的文字梦,或爬上顶楼交付师者心;送孩子上课外班的时间美其名曰放风,却可以趁机捧起自己的爱书大快朵颐,或者与几个同频学习主义者做微分享。

白日里该耕耘的责任田也一丝不苟认真地经营,遇到糟心的人和事的时候,我立刻“嗖—”地跑到某个平行空间去做捣鼓另一个自己。也许5分钟摆弄一下预言棋,或者1分钟点一根香,燃一把鼠尾草,或者一刻钟轻运动。

这个姑娘并不傲娇,这一会会功夫,和平之心回来,瞬间就能同理了对方的不易,拿回自己的课题,该干嘛干嘛。哈,淤堵都是自己添的,一笑而过。

在某个上午对着成堆的管理数据倦了,去取个快递吧,路上开始对某根藤产生强烈的美学欲望,拍摄、PS,变成某个满意的作品。场景虽有点像丢了西瓜抱芝麻的小猴子,但开心了,就给电脑前的那个埋头苦啃的姑娘左脑一下开了光,又可以蹭蹭蹭高效清理完毕。

进入某个案子策划烧脑了,一个点子太容易,要生根产出配套太难了,还要考虑执行团队的匹配度。歇一会儿,把老师推荐的电影看一下吧,作业耶!必须的!观影—作业,咦,多了一样——灵感。Surprise!立马切回主赛道,三下五除二,一气呵成!

这并非三心二意,当我们带着自己清醒的意识调整节奏时,每一次暂停都是为了更好地续航;每一次松动都是为了接下来更紧凑。

“睡得太久,我们需要醒来;醒得太久,我们需要睡去。”

不纵容自己耽溺在单一频道,让自己成为立体频道,拥有多个平行世界的小宇宙。每一个坐标独立而互联、互通。

每一次倦乏,提醒我们醒太久,该闭上了。
每一次百无聊赖,提醒我们睡太久,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