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

时间成为一味良药,而病人却不得不苦服一生;可是即便是一生,也有在偶尔病情好转时欢畅的喜悦。其实,每个人都是病人。这是生命之初的注定,是造物主(若有的话)与生灵的约定,是无可奈何与我行我素的包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