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与挖掘机

“菊花,去看看。”草丛中,挖掘机对德邦总管说:“我怀疑他们在打小龙。”

“凭什么每次都是我,你怎么不去。”菊花不爽的问。

挖掘机:“危急时刻你可以甩大逃跑啊,我的大更适合救急,不能逃命。”

“是更适合抢人头吧?”

“你看你,又说这个,我都解释多少遍了,我们是朋友,刚才提莫还剩一滴血的时候我就走了,就是想把人头给你,稳固我们之间的友谊。可没想到我的红buff把他杀死了,你不能怪我啊!”

“那谁让你打红了?”菊花追问。

“哎哎哎,你这话就说的不地道了,我带着惩戒难道不应该吗?”

“那老子也带着惩戒啊,进场的时候我TM说了几遍了我打野我打野我打野,你听不懂人话啊?”菊花的声音猛然高了八度。

“我又不是人类,听不听得懂人话有什么关系。再说,野又不是你家的。”挖掘机小声狡辩,声音却低了八度。

“你说什么?菊花痒了是吧?再说一次试试。”菊花举起长枪,不怀好意的问。

挖掘机看了看菊花手中长枪闪过的一缕寒光,捂住屁股,赔笑着:“嘿嘿,菊花大哥,咱先不争这个了,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他们是否在打小龙。争论事小,丢龙事大,你说,对不对。”

“那你开大过去看看。”

挖掘机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嘿嘿,我开大是没问题,一秒钟的事,就是担心万一他们一群人正在打龙,那我岂不是死的很难看。你一定不忍心自己的好朋友血洒疆场吧。”

菊花满不在乎的说:“大男儿战死疆场,有何可惧!就算是死,死之前把龙惩戒了,也算死得其所。”

挖掘机萎缩的笑笑:“俺是女的。”

菊花:“废话少说,女士优先!给我上!”

说着,菊花推着挖掘机走出草丛,向小龙家慢慢走。

挖掘机极不情愿的被菊花推着前进,嘴里嘟囔着什么,死活不愿意。

菊花哪管这些,使尽浑身力气推着她往前走,边走边说:“这样,你开大进去,如果没有敌人,我们两就把龙杀掉,最后一滴血让你拿,好不好?”

挖掘机:“真的?”

菊花挥舞长枪,阴阴的说:“当然是真的,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朋友。我说话,你放心。”

挖掘机还是担心,问:“那万一他们一群人正在打龙,咋办。”

菊花说:“如果情况不妙,就赶紧挖个隧道出来,我在小龙家门口掩护你撤退。放心,我的新月横扫给你留着,就算五个人全追你都没事。我一个横扫全撂倒!”

挖掘机将信将疑的说:“那……好吧!”她摆好姿势,回头看了看菊花,菊花深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再一次说:“你放心,我随后就到!”

“恩,俺相信你!”挖掘机端正姿势,伴随着一声尖哮,她传送到了……己方的蓝buff家里,开始打蓝,边打边说:“哼,信你才见鬼了,爱捅菊花的没一个好东西。等你来救俺,炮娘都生孩子了,太缥缈了,还是先把蓝拿了再说。”

草丛外,菊花看着前方不远处小龙的家门口,心说:“白痴,等你们打起来了,老子就上去抢人头,要是能顺便把龙惩戒了更好,至于救你的事吗,哼,看情况喽!”

可是等了一小会,前方还是很安静,一点打斗声都没有。菊花有点小紧张,咋回事,莫非挖掘机倒霉,沉默之后直接被秒?不会吧,他看了看上路,敌方的盖伦还在那里补刀,被己方鳄鱼死死压制。再看看中路,己方的船长和对方的托儿索也僵持不下,下路两个adc还在补刀发育,无暇顾及野区。那就奇了怪了,既然没有被沉默秒杀,那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事情有点不对劲。他咽了口唾沫,压低声音朝小龙家门口喊:“喂,女王,前方啥情况?”

挖掘机还在打蓝,捂着嘴装模作样的说:“这边没人,你快过来,咱两把龙拿了!”心里却想的是,你个死菊花,总是骂我不冲锋陷阵,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厉害,嘿嘿,等你们激战正酣,我一个隧道挖到龙下面,抢龙抢人头,再闪现全身而退,哈哈,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菊花听到声音,一愣,奇怪,怎么感觉声音是从身后传过来的,莫非挖掘机那厮胆小心虚,根本就没去小龙家,悄悄回去了?

突然,菊花心里一塞,这家伙肯定是抢我的蓝去了,混蛋!

于是他回头走进草丛,想早点回去抢蓝。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菊花采中了一坨好大好毒的翔!血条立刻减少了四分之一。

“该死的提莫!”菊花愤愤的骂道。他继续向前走,心里还是惦记着蓝buff。

突然,菊花停止了脚步,心里琢磨着:不对啊,自己刚刚才和挖掘机从草丛里走出一小会,提莫就拉了一堆翔,怎么可能这么快,除非,这个混蛋现在就在我身边隐身着。怎么办?我大招在,可以逼提莫献身,打还是不打?我现在的装备,攻速鞋加破败,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件专门对付提莫的饮魔刀,至于提莫,上一次见到他时,他还只有一个纳什之牙,鞋子还是300金币的破草鞋,面具也没出,嗯,没错,虽然我吃了一坨翔,血量只有四分之三,但依我的装备,单挑小题莫还是没问题的。

哼哼,菊花心里一笑,只听“嗖”的一声,他猛的甩出新月横扫。

“哎呦”一声痛苦的呻吟,提莫被扫到了墙根,菊花大喊:“哈哈,卑鄙小题莫,捂紧你的菊花,看抢!”说着,冲刺到提莫身上,进行着不可描述的动作。

提莫的血量快速下降,大叹一声不妙,赶紧回头超菊花扔了一个致盲针,再快速拉了一坨翔,快跑离开。

菊花被翔减速,但还是不依不挠的紧跟提莫,用破败也将提莫减速,快速逼近,继续不可描述着摧残提莫。

眼看着提莫就要一命呼噜,菊花两眼放光,胜利在望。突然,提莫身边一道淫风吹来,这是……

只听到船长大喊:“菊花快撤!”

但为时已晚,菊花被淫风吹起,瞬间,亚索附身,三下两下将菊花打成残血。

眼见形势危急,菊花速速转身往回走。但亚索紧追不放,提莫此时也不跑了,回头反追菊花,还射了一支致盲箫。危急时刻,菊花的饮魔刀被动发挥作用,稍稍续了点血,船长也放炮开大将亚索减速,并且追过来一枪干掉了小题莫。

现在的情况,满血的船长追几乎满血的亚索,亚索紧盯残血的菊花。菊花不敢回头,忙不迭逃命。

亚索被船长的大减速太多,没追上菊花,回头和船长厮杀。双方激战正酣,身边突然冒出两股旋风,一股蓝色的,一股红色的,是传送门。鳄鱼和盖伦都来助阵,这下热闹了。

菊花躲在草丛里仔细观察,只见四个人刀光剑影,噼里啪啦,飞沙走石,一顿砍杀,一会的功夫,全成了残血,他紧紧盯着亚索,只希望亚索理他近一点,他就可以一枪击杀。但是又担心盖伦在身边,虽然盖伦也是残血,但他一直没用大,菊花也不敢贸然现身,否则,盖伦的大宝剑可不是盖的。

危急时刻,脚底下传来震动,挖掘机终于赶来了。

“死挖掘机,就知道你会抢人头!”菊花猛踩几下地面骂道。

只见挖掘机冲上前,从盖伦脚下破土而出,将盖伦击飞,再加上船长一个火药桶,盖伦被杀,死之前匆忙之中竟然将大宝剑插在满血的挖掘机身上。

挖掘机哈哈一笑“什么眼神!”

他越战越勇,继续向亚索逼近,亚索见盖伦惨死,自己以一对三,大势已去,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闪现,越墙逃走。

挖掘机杀人心切,也一个闪现追过去,却不幸撞墙。

菊花看得心花荡漾:“白痴,你这眼神也不好啊,哈哈!”他迅速从草丛这头跑到另一头,看到翻墙而过的亚索还没走远,大喊一声“托儿索看枪!”一个冲刺插过去。

本来一滴血的亚索被菊花这么一插,肯定会直接毙命,不曾想,就在菊花的长枪距离亚索的屁股0.01公分的时候,亚索一个e,绕道了菊花身后,同时,他的被动提供了一层护盾。

菊花心里一凉,哎,还是赶紧走吧,自己也只有一滴血,本来还想趁托儿索一滴血时搞个突然袭击,竟然被他e出了护盾,看这样子,还是算了,下次在和你小子斗。

可惜战场无情,你想走就能走得了?

只见亚索追上来,举起手中的武士刀,那一瞬间,菊花似乎已经听到了自己的身体被刀划开的声音,看到了红色的血液从身体流出,洒在地面上。菊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脚底下传来震动,是挖掘机,他闪现撞墙,正心情郁闷,无处撒气,看到亚索还没走远,技能也已经冷却好,赶紧挖了个地道钻过来。头刚伸出地面,看到亚索的刀距离菊花只有那么一丢丢,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想起自己还有个深寒惩戒,事不宜迟,速度惩戒,瞬间,亚索停住了脚步,菊花以为亚索已死,喘了口气,正要走,突然发现亚索还在移动,他没死,只是被减速了!他的刀还在空中,向菊花劈来!

慌乱之中,菊花一个闪现,闪到亚索身后,亚索劈空,迅速回头,菊花哪里还会给他机会,一点寒芒先到,将亚索击杀。

看着自己只有十几点的血量,菊花瘫坐在地上,长吁一声,好险啊!

鳄鱼和船长眼看亚索已死,纷纷回城买装备去了。

只有挖掘机还在菊花身边嘚瑟的转圈,嘴里说道:“怎么样菊花,刚才要不是我的深寒惩戒,你已经被亚索砍成两段了!”

菊花不屑道:“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要不是你闪现撞墙,能有这事!主要还是我反应机敏,闪现到他身后。再说了,我很怀疑你的动机啊,你冲过来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抢亚索的人头啊?”

挖掘机觉得没趣,正要走开,菊花去却看到了他身上的蓝buff。

菊花追上去问:“你给我站住,刚才我忘问你了,你到底去没去小龙家?”

挖掘机睁着大眼睛说:“去了啊!我不是叫你打小龙吗,等了半天不见你人来,回头找你,才看到你们在厮杀。”

菊花:“那你身上的蓝buff是怎么回事?”

挖掘机语塞,眼睛一转,说:“哦,这个吗。刚才我杀了盖伦,从他身上抢的。”

菊花反问:“盖伦?盖伦一直在上路对线,他哪里来的蓝buff?”

挖掘机知道瞒不住,赶紧撒腿就跑,菊花紧追不放,变跑边说:“你给我站住,混蛋,胆小怕事不说,还偷我的蓝,我跟你拼了!”

砰!

走在前面的挖掘机踩了一坨提莫的翔,菊花因为距离挖掘机太近,也受伤了,看着自己仅有十几点的血量不断减少,他对挖掘机喊出了最后的怒吼:

“你个坑比!”

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觉得走读派压力读书班的模式是否帮助到你? 如果你不能再参加走读派压力读书班,你会感到失望吗? 你会向别的朋友推荐...
    亚历克斯毛阅读 18评论 0 0
  • -1. 朝阳公园在附近的居民心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正门进入,是一条笔直的大道,白砖铺满水泥地,红砖色的花纹...
    薛利欧阅读 51评论 0 1
  • 这是年轻时第二次读《倾城之恋》。 重读之前,关于《倾城之恋》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五年前——昏暗的白公馆,弯下腰点蚊烟香...
    东归主人阅读 712评论 2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