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移

把生活过得清爽干净,是一种很高级的修行。

这种话一听就是豆瓣上那些只管拔高逼格,无视人间烟火的文艺青年说的。

文青向来靠谱的少,原因可能是太关注自己那点内心,周围的世界无暇观察。常人见山是山,文青见山不是山。


但清爽干净倒是人天生就愿意接受的,所以对“断舍离”什么的,即便明知是有点
“装”的,也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小时候的我也曾深得“断舍离”真味。

一勺盐瓜子,一块小帕子,可以耍一个下午。站在街头买杯遮盖着玻璃片的薄荷水一点一点珍惜地喝完,一天不会超过一杯。外婆家摘了荔枝,先给小娃一人分一堆,我只拿两个,放在口袋里,人问起就说够了。路过重庆,大人买了一板巧克力,由我自己保管,一天只吃一个格子。


只有衣服鞋子一直不算少,但一会儿裤子摔破了,一会儿个子长了,总是自然淘汰得很厉害,最后合用的也就只剩下少少了。上班后有段时间仍然控制得很好。有一年,夏天就两套上班衣服来回换。

在某房企打工,受了消费主义的腐蚀,开始买买买。加上年岁只能见涨,不能越来越年轻,渐渐地衣帽鞋袜、瓶瓶罐罐开始累积。又常常搬来搬去倒腾,久而久之会有点累。


既然躲不过杂七杂八东西很多的状态,总结教训,收纳尽量规整固定,要什么东西大致都能唰一下就抽出来。也有第一时间找不着四处乱翻的情形,但常常最终还是在最开始翻的地方找到。

专门找了《我的家空无一物》来看,在体验到彻底的断舍离有多舒爽之后,我意识到我无法一骑绝尘,脱离自己的环境,包括把自己做个彻底的清理,所以决定放弃追求彻底的断舍离。

同时,只要还不能断绝物欲,断舍离也不能彻底。不彻底就不彻底吧,仍然是可以开始的。这样一来,进东西慎重,保有的东西物尽其用,不然就打发掉,这样能尽量空出来多一些空间。

之前又搬了一次办公室,已经是去年底以来第四次搬了。我因为很惭愧自己小东西多这件事,都是自己下班后收拾装箱,差不多每次两小时。部门的小朋友都暗暗观察到我小东西巨多,感觉我收拾不出来,每次看我打包也快,开张也快,就很惊讶。一位小朋友还专门上门表达了惊讶,说我搬家像“瞬移”。

其实我哪里会“瞬移”。搬家快无非就是最近搬动频繁,搬出经验来了。

之前十年一次没搬,这一年内又太频繁,都无暇顾及去想每件小东西到底有用无用,多就多嘛。

抽屉里什么东西在哪已经形成条件反射,在脑子里明明白白。所以无需清理,一包一包装好放箱子里,到了地方又一包一包照原样倒进去。

就完全不费神,而且因此还得了小朋友的夸赞,就感到很开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