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大风歌》里隐藏的密码,还原一个从不为人知的刘邦!

公元前202年一介布衣加流氓的刘邦终于在风起云涌的秦末农民起义中脱颖而出,先后去除暴秦、诛灭强楚,正式称帝,建立汉朝。刘邦是中国自古以来第一个以布衣之身建国称帝的人,他彻底的诠释了陈胜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只不过陈胜亡,而刘邦王。历史本就是一道迷,然而要知道只属于刘邦的谜底,我想还要回到刘邦本身,尤其是他那首脍炙人口、霸气外露的《大风歌》。因为《大风歌》几乎可以完美地注解刘邦的一生。

大风起兮云飞扬——风起云涌、揭竿而起

这是《大风歌》的起首部分,如果非要翻译成白话文的话,那就是说大风刮起来了,云随风动,开始飘扬。然而作为一个从秦帝国最底层打拼出来的新王朝的帝王,我想刘邦要表达的并非如此简单。

秦朝虽然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然而它却犹如昙花,终只一现。秦朝以法家治天下,严刑峻法之下,岂有良民?且始皇帝北修长城,南修灵渠,耗费了大量民力。如果说这些还是为了国家的大一统和边境安定,那么庞大的阿房宫工程和始皇陵墓的修建,则进一步将早已沸腾的民怨燃烧到了最高点。也许上天原本对秦帝国还算仁义,于是在公元前210年将始皇帝召回了幽冥。始皇帝的崩逝,对于秦王朝而言,也许是上苍给予继任者一个重新收复民心的机会。然则,秦帝国这最后一线生机也被继任者胡亥亲手断送。秦二世较之其父多有不如,且昏聩无用,大权旁落至赵高手中。赵高继行始皇帝的政策,继续在全国实行高压统治。终于在秦国两任皇帝坚持不懈的败坏下,公元前209年爆发了大泽乡起义。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怒吼一声,天下响应之声一片。随后六国遗贵也纷纷打起恢复故国的旗帜,参加到轰轰烈烈的除暴秦的斗争中。

一时之间,秦帝国的天下,烽火连天,诛除暴秦的狂风席卷天下。我想高祖皇帝《大风歌》中大风起兮的本意乃是在此。高祖开章言明,秦末天下烽烟四起,全国各地都刮起了除暴秦的大风。而他刘邦便如一朵隐于民间的五彩云朵,此时云随风动,风卷云狂,刘邦趁势而起,也举起了反秦的旗帜。这就是“云飞扬”的真意。

当然可能会有读者质问小编,这都你小编一味臆测和牵强的吧。但是小编却是真有依据的。《史记·高祖本纪》中确实有关于刘邦和五彩云的记载。“秦始皇帝常曰东南有天子气,於是因东游以厌之。高祖即自疑,亡匿,隐於芒、砀山泽巖石之闲。吕后与人俱求,常得之。高祖怪问之。吕后曰:“季所居上常有云气,故从往常得季。”高祖心喜。沛中子弟或闻之,多欲附者矣。”其实就是说刘邦出没的地方,终日有云彩相随。这事如果是真,那么刘邦自然是天命所归,但时至今日,我们知道这类说法不大可信。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事是刘邦亲自自导自演出来的,也就是说刘邦自起义起内心便以五彩云自诩或自持。所以晚年刘邦以云言己,便无多大疑问。

所以说“大风起兮云飞扬”其实刘邦的意思是我本沛县一布衣,幸亏秦末狂风起,我顺势举兵,顺应风向,终于在秦末诸侯中占得一席之地。这是刘邦在说自己的出身和起家的缘故。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真正的君临天下

公元前202年二月甲午,刘邦在诛灭暴秦和强楚之后于泛水之阳即皇帝位,定都洛阳(不久迁至长安),建立大汉。此时,曾经的流氓小伙终于披上了梦中的外衣,成了天下臣民只可仰视的王朝至尊。尤其《大风歌》是刘邦在扫除英布叛乱之后所做,我想其中的意味则更需要细细咀嚼。刘邦自己也曾说过,临战指挥,战无不胜的原因是他依靠了韩信的军事指挥才能。而且刘邦麾下“功狗”众多,如樊哙、曹岑、周勃等。所以其实可以揣测到刘邦对于建立大汉王朝,他登上皇帝宝座是有些心虚和不安的。他急需证明自己,除了已经被证明的用人之明,他更需要证明的是自己也具备强大的军事才能,至少不会比韩信差。

在刘邦登基后的七年内他的精力基本上都被放在剿灭异姓诸侯王上。燕王臧荼最先起兵,兵败后被俘;韩信、彭越被杀;韩王信、陈豨等败后叛逃匈奴,后战败被杀;英布起兵淮南,亦被迅速平定。我想刘邦剿灭诸侯王的意图除了防止他们的叛乱,危及大汉江山之外,更多的是对自己心虚和不安的补偿。你们异姓诸侯王都是靠军功而立的,而我刘邦,作为大汉天子在军事能力上是可以随手捏死你们的。所以在击败英布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大宴乡里。酒高情酣之后,终于吐露了自己隐藏多年的心声:“威加海内”。他终于真正做到了,此时只有他一人可以真正接受万民的朝拜和顶礼。

至于“归故乡”我想这依旧是刘邦骨子里带来的底层性格。在这点上他和项羽并无差别。他们始终抱定“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的思维。

因此,“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其实是刘邦真正成为天下之主的写照。他真正的君临天下并非是七年前的即皇帝位,那是虚的。对于刘邦而言,实在的地方在于我要我能瞅见的土地和百姓都真正匍匐在我的脚下,而不是他们的王。扫灭英布之后,他完成了在天下之主这件事上的实至名归。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九五之尊的惆怅和迷茫

刘邦永远是个矛盾的载体,他爱的他的媳妇吕雉,可他并不会因为爱而去替自己的爱人分担;他孝顺他的父亲,他可以尊他的父亲为太上皇,但他依旧耿耿于怀当年,所以对父亲也能极尽嘲讽之能事;他恨他的嫂嫂,他也爱他的侄儿,爱恨交加之下,他可以封出“羹颉侯”这个奇葩的爵位;他爱他的儿子刘如意,可他却不敢把太子刘盈换下马;他爱他出身入死的兄弟,里面有韩信,有英布,他知道大汉天下这些兄弟居功至伟,可他还是灭了他们,然而灭了他们之后,他却陷入了无尽的孤独与荒凉之中。

剿灭英布之后,刘邦成为了大汉臣民唯一的主子,可他在狂欢冷静之后,却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与惶恐。诸王已灭,诸将已老,而我大汉天下外有匈奴、南越之扰,内有后宫吕氏将乱之变,到那时,我却又该用何人安天下。内乱不怕,曹岑、陈平,再不济加上个周勃总可以安定局面。然而,外族入侵,我又该用谁为我安定天下?匈奴的厉害,刘邦在白登是领教过的。可要是我死了,我的后继子孙能对抗强大的匈奴吗?除非韩信再世。

所以刘邦《大风歌》最后一句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除了对大汉天下命运的忧虑,更多的我想还有一层懊恼和悔意在里面吧。

揭开《大风歌》的谜底,我们才真正明白刘邦,才真正明白刘邦从起义到归天的所有举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