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同袍(二)

与子同袍

第二天魏然早上起来又跑去于余宿舍找他一起上课,敲开门发现只有于余的三个室友背上书包准备去上早自习。

于余宿舍的杨铎来给他开的门,杨铎看到是魏然,直接就说了句:“然妹妹,于余早走了,你又来晚了。”然后招呼宿舍的兄弟快走,再不去该迟到了。

魏然愣了,眼睁睁看着杨铎他们都走了,才飞奔去了教室。

到了教室看到于余坐在教室里,也不是很显眼的位置,进门左手边,和一个男生正在说着什么。

可是魏然几乎是一进门就看到了于余,一瞬间耷拉着张脸,走到于余旁边,哼了一声,然后居高临下的瞟了于余一眼,“往里去点,我要坐你这。”

于余好脾气的让里边的男生挪挪,然后自己也往里挪了挪,才看向魏然,用眼神示意他可以坐了。魏然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下课的时候,魏然把于余书包给抢了过来,于余诧异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魏然皱着一张脸,控诉道:“你早上怎么都不等我?”

于余语塞了一下,才斟酌着回答:“我六点四十就走了。”于余其实更想问魏然一句:我们很熟吗?为什么要等你,而且你也没让我等你,谁知道你神经的每天早上去我宿舍找我是干嘛?

魏然想了想,六点四十,貌似他刚准备起床。想清楚了又换上一副炫然欲泣的脸,可怜兮兮的说着:“你明天开始去叫我一起上课吧?”

于余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我们……很熟,吗?”这句话在魏然扯着他去网吧的时候他就想问了,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魏然这么自来熟,什么都想带着他,这让他有种……被当小弟的感觉。

魏然脸不红心不跳就直接回道:“怎么不熟了?我每天去你们宿舍打牌,每天找你吃饭,还每天去你们宿舍找你一起上课……”

“行行行,我明天去叫你。”于余连忙打断喋喋不休的魏然,这班长看着像个姑娘,实际上……不会真是姑娘吧!于余被自己的想法一惊,喃喃道:“真像个姑娘。”

一直被堵在里面走不了的同学这时看够了戏才笑嘻嘻的对着魏然道:“班长,食堂快没菜了,你让不让人于余去吃饭了。”

魏然这才想起吃饭的事,帮于余把课本胡乱塞到书包里,背着两个书包,拽着于余就走。于余只能被迫跟上,心里念着:这人是不是傻。

而那被堵在里面的同学蒋歌慢慢悠悠的背起书包,哼着歌,走下了教学楼。

第二天于余就去叫了魏然,因为这件事,他还特意早起了十分钟,六点半就站到魏然宿舍门前,足足敲了五分钟的门才有人来开。然而魏然宿舍除了魏然其他人都被吵醒了,魏然还蒙着被子睡着,一点不受影响。

于余就只是站在魏然床前一声声叫魏然的名字,每叫二十声看一下表。一直到四十了,魏然才幽幽转醒,一翻身看到于余还咧着嘴说了声“早”。

“醒了就起来吧,该去上早自习了。”于余说完就抬步要走。

魏然连忙爬起来“哎哎哎”了好几声,“等等我。”摸上衣服穿上忙下床去洗漱。

于余在魏然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我竟然叫这个傻货叫了五分钟,还好早起了十分钟,否则今天早上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个傻货身上了。听也不听魏然呼声,加快脚步就走了。

于余要赶去学子食堂吃早点,他有胃病,不吃早点容易胃疼,所以他才要起早些好好吃个早饭。

到了学子食堂,排队买好了早点,一模一样的两份。刚坐下,一人就拍着他的肩膀在他旁边坐下了。“小鱼儿,买了什么?”

于余把另一份推到他面前,垂着脑袋,略显无奈说道:“蒋歌,这都六年前的称呼了,咱能换换吗?”

蒋歌坐下,咬着生煎包啧啧道:“还是和昨天的一样,面一点不软,肯定没发好。不过你想换什么称呼?鱼鱼?”

“你开心就好。”于余翻着白眼,懒得和他计较。

到了教室之后,于余和蒋歌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刚一坐下就收到魏然哀怨的眼神,于余生生打了个寒颤。

魏然提上书包就跑到于余身边坐下了,就拿一双大眼睛哀怨的瞪着于余,眼里仿佛氤氲着水汽,看起来到真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真是一个秀气的……咳,小伙子。

接下来的一整个早上,于余都是在魏然的碎碎念中度过的,活活像个怨妇。蒋歌一看魏然的架势,早离得于余远远的。看到于余痛苦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做的决定十分正确。

离下课还有几分钟,于余生平第一次有种怎么还没下课的感觉。于余忍受着耳边的所谓的控诉,收拾着书包,顺便想着要不要去医院挂个门诊看看耳朵还好不好。

才刚准备把书放进去,魏然揪住于余的书包,“你要走了?”

于余忍不住想揍魏然一顿,“班长,快下课了。”

“你明天还来叫我吗?”

于余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不好吧!”然而看着魏然一瞬间要哭出来的样子,于余忙改口,“去去去,我去。”

魏然那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前一秒委屈的快哭出来,下一秒就咧着嘴笑得跟中了几百万的彩票。于余头疼的扶额,腹诽着:这特么真是个男的!真是……我去。

下一章
章节目录

———————————————————
喜欢的可以比心可以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