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店耶律阿保机(一)中原邻居

 

                                                                    黄日华版萧峰


金庸在小说《天龙八部》中,塑造了一个最悲情的英雄乔峰,也就是萧峰。萧峰可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契丹人了。小说中,萧峰的第一个结拜兄弟,不是段誉,也不是虚竹,而是辽道宗耶律洪基。沾萧峰的光,耶律洪基可能是世界上第二著名的契丹皇帝了,第一著名的当然是他那英勇神武的祖上,契丹开国皇帝辽太祖耶律阿保机。

金庸小说中,还有一个著名的契丹人,就是郭靖的女婿,郭芙的丈夫耶律齐。耶律齐的父亲耶律楚材历史上确有其人,是耶律阿保机的九世孙,二十五岁时成为成吉思汗的辅臣,后官至宰相。此人尊孔崇儒,在蒙古的征伐中多次成功劝阻屠城暴行,是一代名臣。

契丹还有一个名字非常出名,那就是“萧太后”。刘兰芳的评书《杨家将全传》中,与杨家将为敌的就是萧太后,她是辽景宗的皇后,辽圣宗的母亲,名为萧绰(chuò),小字燕燕,也称萧燕燕。

事实上,辽朝享国二百一十年(907年—1125年),共传九帝,每个皇帝都姓耶律,每个皇后都姓萧。所以辽国所有的太后都叫萧太后,萧姓也称为契丹“后族”之姓。其实,契丹建立辽国后,几乎所有的契丹人不是姓耶律就是姓萧,很少有其他的姓氏。


后族:皇后(或皇太后)的家族


为什么一个民族只有两个姓,又为什么明明是汉姓的萧,会成为契丹的两大姓之一?

这个问题众说纷纭,始终没有定论,但可以从耶律阿保机身上寻找一些踪迹。


契丹族兴起于西拉木伦河(亦称“黄水”、“潢河”)和老哈河(亦称“土河”)流域。大体位于今科尔沁草原(又称科尔沁沙地)上的内蒙古赤峰市境内。

传说中,契丹族的祖先是驾青牛的“天女”和乘白马的“仙人”。他们在潢水与土河交汇处的木叶山相遇,进而相爱结合,繁衍生八子,后成为契丹八部,生活于潢水之南,黄龙(今辽宁朝阳)之北。


根据《魏书·契丹传》的记载,契丹八部最早的名称是:悉万丹部、何大何部、伏弗郁部、羽陵部、日连部、匹絮部、黎部、吐六于部。


这八部契丹虽然渐渐人丁兴盛,但毕竟仍是比较落后的部落。面对北边的突厥汗国和南边的汉族政权,他们不得不相机依附,以求生存。

唐初,八部契丹形成了统一的大贺氏联盟,曾臣服于突厥汗国,后归附唐朝。629年,唐朝皇帝赐给契丹首领旗鼓,后来成为契丹可汗权位的象征。648年,唐置松漠都督府(在今赤峰、通辽一带),赐姓李、孙。

武周时,696年,发生了李尽忠叛乱,历时四年方平定。李尽忠自称“无上可汗”,这是契丹首领首次称“可汗”。

唐玄宗时,720年,又发生了可突于乱权。730年,可突于立遥辇屈列为王,率部落并裹胁奚族投降后突厥,可汗人选从此转入遥辇氏家族。


奚:中国北方古代民族名。本称库莫奚,后简称奚,南北朝时自号库莫奚,隋唐简称为奚。库莫奚一词是鲜卑语音译,为今蒙古语“沙”、“沙粒”、“沙漠”之意。


不料,唐玄宗天宝四年(745年),后突厥为回纥所灭,此后百年间,契丹人一直为回纥所统治。


到了唐朝末年,中原混战,北方汉族纷纷逃入契丹地区,躲避战乱,同时带来了先进的文化,契丹的社会生产有了飞跃的发展。遥辇氏的阻午可汗改组了原有的契丹八部,分为新的八部,称为迭剌(DiéLá)部、乙室部、品部、楮特(ChǔTè)部、乌隗(WūWěi)部、突吕不部、涅剌部、突举部。

新八部中的迭剌部离中原较近,所以受到中原影响最多,发展最快,势力渐渐超过了其他七部。迭剌部的部落酋长夷离堇一直由耶律家世袭担任。后来,耶律家族进入了契丹社会的上层,并且世代担任联盟军事首长夷里堇,地位仅次于联盟首领。


夷离堇:部落酋长或联盟军事首长


以上就是耶律阿保机建国前的契丹简史。


耶律阿保机,汉名亿,乳名啜(chuò)里只,872年幸运地出生于显赫的耶律家族之中。但不幸的是,当时契丹的贵族阶层正在为争夺联盟首领之位而打得不可开交。阿保机的祖父耶律匀德实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被耶律狼德杀死,父亲耶律撒剌和叔叔伯伯们也逃离出去,躲了起来。幸而祖母经常将刚出生的阿保机藏到别处帐中,涂抹其面,不让别人看见,阿保机才得以安然长大。


长大后的阿保机魁梧健壮,武功高强。《辽史》说他“身长九尺,丰上锐下,目光射人,关(通“弯”)弓三百斤”。《三国志》记载关羽也是身长九尺,大约是2.079米;丰上锐下,是典型的倒三角体型;加上锐利的目光和能开三百斤弓的力量,阿保机堪称雄壮健美的男性典范,秒杀以潘安为代表的中原文化推崇的女性化花样美男。


男大当婚,人才出众的阿保机当然不会缺乏追求者。892年,二十岁的阿保机迎娶了十四岁的述律平。述律平小字月理朵,“平”是她的汉名。她的父亲是回鹘人的后代,母亲是阿保机的姑姑,所以阿保机和述律平是姑表兄妹,这桩婚姻是亲上加亲。


                                                                          述律平


随述律平陪嫁而来的,有一个汉人。这个人出生于蓟(jì)州玉田(今河北唐山),六岁时被攻破蓟州的契丹军队掳掠而去,分给了述律氏的萧家兄弟萧欲稳,成为述律家的一名小奴隶。这个小奴隶守礼安分、心思缜密,与众不同,赢得了述律平的喜爱,不但没有让他做粗重的工作,年纪稍长,还赐予婚配,出嫁时甚至将他带到了阿保机家中。这个汉人叫韩知古。


此时,遥辇氏的可汗已传到第九任,即痕德可汗(或痕德堇可汗)遥辇钦德。这是个柔弱的可汗,完全控制不了契丹的政局。阿保机的伯父耶律释鲁和叔父耶律辖底于是夺取夷里堇之位,耶律释鲁自任于越,总理军国事。契丹大权实际掌握在耶律释鲁手中。他以侄子阿保机为挞马钺(yuè)沙里(扈卫官),组建侍卫亲军。凭借这支精锐武装,阿保机迅速崛起,率领挞马部(扈卫队)战胜了小黄室韦、越兀、乌古、六奚、比沙笰(fèi)等近邻小部落。


注:联盟的夷里堇是契丹的最高军事长官,于越地位在夷里堇之上,相当于宰相。


此时在耶律家族之外,还有两个比较强大的家族。一个是蒲古只家族,另一个是萧台哂家族。蒲古只早在阿保机的祖父耶律匀德实之前就是部落联盟的夷离堇。耶律匀德实被杀后,就是蒲古只计诱耶律狼德党徒,将其全部诛杀,帮助耶律家族夺回权力的。

可是耶律家族的崛起,威胁、侵害了包括蒲古只和萧台哂在内的其它家族的既得利益。他们愤愤不平地瞪视着耶律家族,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

耶律释鲁的儿子耶律滑哥性情阴险,不务正业,与父亲的侍妾花姑勾搭成奸。事情暴露后,蒲古只和萧台哂趁机勾结耶律滑哥,发动政变,将耶律释鲁杀死弃尸。

联盟最高军事长官的被杀,使契丹上层陷入动荡与不安之中,各利益群体蠢蠢欲动。但是耶律释鲁身前搭建起来的班子牢牢地稳住了局面。最终,身为侍卫亲军首领的阿保机代表耶律家族把蒲古只、萧台哂家族清理出局。家族内部,耶律辖底被暂时流放到渤海(一说他害怕有人图谋害己,带着两个儿子逃到渤海,假装失明避难),耶律滑哥无罪释放。


事情处理完毕,901年,阿保机依规继承了伯父耶律释鲁的于越职位,向契丹的最高权力又前进了一步。

这时,他已经结婚九年,妻子述律平已成长为二十三岁的成熟女性,成为阿保机的左膀右臂。她紧紧跟随在丈夫的身边,为他出谋划策,一起四处征战。他们先是击溃了以蒲古只为首的迭剌部的部落豪强,又相继将上述小黄室韦等诸小部落降服,战功越来越大。夫妻二人成为契丹人心目中的英雄,阿保机被誉为“阿主沙里”(沙里,契丹语“郎君”)。


在阿保机慢慢崛起的这些年里,中原的大唐王朝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878年开始的黄巢起义彻底撕碎了唐王朝的统治,全国各地群雄割据。最终,梁王朱全忠(即朱温)和晋王李克用成为了中原地区的两大军事对立集团。朱温据汴州(今河南省开封市),李克用据河东,两相对峙。897年,刘仁恭占据幽州(今北京),也成为一支堪与朱李二人抗衡的力量。


河东:黄河在这一地区从北向南流,山西省在黄河以东,“河东”原指山西省西南部,后指山西全部。


说起刘仁恭,那是李克用心中的痛。

893年,卢龙军裨将刘仁恭所率部队因为已过轮调期未还而发生哗变,士卒以刘仁恭为领袖,回师攻打卢龙都城幽州(今北京市),结果被卢龙节度使李匡威之弟李匡筹击败。

刘仁恭如丧家之犬逃往河东归附李克用,李克用不但收留了他,还“待之甚厚”。刘仁恭为报私仇,唆使李克用的智囊盖寓游说李克用攻击卢龙。894年,李克用禁不住盖寓的软磨硬泡,果然举兵攻克幽州,并将刘仁恭推上卢龙节度使的宝座。

谁知,刘仁恭羽翼丰满之后,就想着单飞了。897年,李克用与朱温争夺魏博镇(今河北大名一带),征兵幽州,刘仁恭借口备御契丹,不肯发兵。第二年,朱温攻取兖州、郓州,李克用再次征兵幽州,刘仁恭始终不出一兵一卒,反而口出恶言,不但拘押了李克用派去谴责他的使者,还将所有在幽州地区的河东兵扣押,然后用重金诱降河东将领反叛,归附于他。李克用见刘仁恭如此忘恩负义,勃然大怒,亲征幽州。不料李克用轻敌醉酒,又恰逢大雾,被刘仁恭在木瓜涧设伏袭击,大败而归,史称“木瓜涧”之战(木瓜涧在今河北涞源)。


兖:兖州。治所在瑕丘县,位于今山东兖州县东北。

郓:郓州。今山东东平县西北。


从此,刘仁恭摆脱了河东的控制,在幽州坐稳了屁股,而李克用则在与朱温的对抗中始终处于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


这边刘仁恭背后扎刀,那边朱温也没闲着。901年,朱温吞并河中,对李克用形成了包围之势。902年,朱温直扑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李克用拼尽全力才解了晋阳之围,保住了根本之地。李克用腹背受敌,消极防御的势态难以扭转。



                                                                      五代十国图


朱温、李克用和刘仁恭在华北角逐,仰头就能望见日渐强壮的契丹,而日益强大的契丹也不可能对家门口这块美腻的肥肉无动于衷。

900年,“契丹犯塞,寇云中。”云中就是云州,燕云十六州之一,是李克用的地盘,在今山西省大同市。902年七月,阿保机又“以兵四十万伐河东,攻下九郡。”李克用一时被朱温、刘仁恭和阿保机三面包围,若不堪言。

除去有规模的军事进攻,契丹人也经常南下骚扰抢掠,打打草谷。幽州首当其冲。


打草谷:辽初,军队出征,“人马不给粮草,日遣打草谷骑四出抄掠以供之”(《辽史·兵卫志上》)。这种无专门的后勤保障,靠军人自筹给养,掳掠民间粮草财物的方式,被辽人称作“打草谷”。打草谷其实就是抢劫。


但是,在李克用那占了便宜的契丹人却在刘仁恭这里吃了大亏。《资治通鉴》记载:刘仁恭常选将练兵,乘秋深入,前出到摘星岭一带偷袭契丹,令契丹人畏惧。更强悍的是,每到冬季,刘仁恭就派人烧毁塞下野草,将草场变成焦土。这种“釜底抽薪”的方法十分奏效,契丹的牲畜大批饿死,饥荒不断。在一次行动中,刘仁恭甚至俘获了阿保机的一个妻兄。向来都是自己耍流氓的契丹人被刘仁恭狠狠地耍了流氓。痕德可汗无计可施,不得不用大量的马匹去贿赂刘仁恭,请求他保留契丹人的牧场。


摘星岭:大寒岭主峰,大寒岭是中原与契丹的边境,摘星岭在大寒岭关城东面。明《宛署杂记》载:“摘星岭在县西二百余里。其山高耸云霄,仅通一径。”摘星岭是大台沟与斋堂镇军响地区的分界岭,西北为斋堂镇军响地区,东南为大台办事处辖区,西南为房山大安山地区。


幽州一带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是契丹等游牧军队进入中原的战略要道。从903年到907年,卢龙每年都受到契丹的攻击,但是契丹人却负多胜少,没有占过多大便宜。客观地讲,刘仁恭人品虽然不佳,但他成功地抗击了契丹,保护了当地百姓,比之李克用略胜一筹。他因此受到当地汉族的拥戴,这也是他能够在幽州立足的一个重要原因。


904年,阿保机率军进攻黑车子室韦部族。黑车子室韦原来在契丹的西北边,契丹兴起的过程中,黑车子室韦一路南迁,直至幽、并近塞地区,依靠刘仁恭的势力抗衡契丹。唇亡齿寒,收到黑车子室韦的密报后,刘仁恭派兵数万,派养子赵霸前往援救。赵霸年轻骄横,被阿保机设计埋伏,全军覆没,自己被当场生擒。


并:并州,今山西省太原市。当时是李克用的地盘。


在一旁观战的李克用分析了一下形势,发现身边环伺的三个人没一个好惹的。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谋求与阿保机结盟。这样即可以消除契丹对自己的入侵,在自己元气恢复之前避免和契丹的直接军事冲突,又可以借助契丹兵对抗朱温,加上契丹对刘仁恭的打击,自己的三面之围可解。

905年,李克用在云州(今山西省大同市)约见了阿保机。酒宴酣畅之时,李克用对阿保机说:“唐室被贼臣篡夺,我于今年冬天举兵,弟弟你出精骑二万助我,一起收复汴州(今河南开封)、洛阳。(唐室为贼臣所篡,吾以今冬大举,弟助我精骑二万,同收汴洛)”阿保机答应了,许诺出兵。李克用非常高兴,与阿保机交换战马和战袍,并结拜为兄弟。


对于阿保机来说,与李克用结盟可以逾越幽州的障碍;同时,契丹一直以得到唐王朝册封为荣,而李克用一直打着兴复唐室的旗号,与其结盟有望得到中原王朝名正言顺的册封,在政治上得到声援,从而巩固自己在契丹的地位。因此,李克用伸出会盟的手,阿保机立即欣然前往。

然而,到了约定的时间,阿保机却没有履行盟约。因为这一年里,朱温称帝的步子越迈越急,他在滑州(Huázhōu今河南省滑县)白马驿一举屠杀了裴枢为首的朝臣三十多人,并命人把尸体投入滚滚黄河。这次事变史称“白马驿之祸”。唐王朝经此一变,已经完全失去了统治基础,唐哀帝虽仍在位,实际上已经等于亡国。朱温称帝指日可待,阿保机想要的册封,朱温也可以给,而且可以给得更快更早,既然如此,李克用这个兄弟不要也罢。

 

阿保机的背盟,让李克用恼火不已,深以为仇。但他应该怪罪的不是阿保机,而是他自己。

与阿保机结盟并没有错,错的是与刘仁恭敌对。李克用是阿保机的手下败将,卑躬求盟能有什么威信与尊严,怎能让阿保机心甘情愿地听你调遣?况且,阿保机毕竟是异族,怎么可能真正与你一条心?

李克用最应该联合的是刘仁恭。大家都是汉人,都是朱温的眼中钉,又都被阿保机收拾过,可算同仇敌忾。二人地盘又横向相连,结成联盟,北可拒契丹,南可抗朱温。强大起来的李刘联盟也有可能将阿保机留在自己的阵营,至少让他有所忌惮,不敢轻易攻伐。

李克用能放下阿保机伐河东、夺九郡之仇,却放不下刘仁恭背信弃义之恨,宁可与异族易袍结盟也不愿与同胞冰释前嫌,心胸到底狭窄了些。


906年,朱温大举进攻卢龙,刘仁恭危在旦夕。卢龙一旦失陷,河东就会受到朱温的两面夹击。李克用这才回过味来,出兵支援刘仁恭,击败了朱温的军队,使刘仁恭的幽州暂时得到了安宁。

同年,朱温向阿保机伸出了橄榄枝。他遣使到契丹献上锦衣袍带、珍宝珠玩,以图得到契丹支持共同攻取河东地区。阿保机左右逢源,待价而沽,多次与李克用“急难相救”后,又与其绝交。李克用陷入腹背受敌之中,动弹不得。


906年十二月,契丹痕德可汗遥辇钦德去世。

《辽史》记载,痕德可汗去世前,推举阿保机为新的可汗继承人。欧阳修的《新五代史》却认为,907年,痕德堇应被重选为可汗,可是各部首领耻于他对刘仁恭的妥协,因此将他罢免,推举阿保机为可汗。(八部之人以为遥辇不任事,选于其众,以阿保机代之。)私心认为,欧阳修的说法更为可信一些。

无论如何,907年,三十五岁的阿保机当选为可汗。


同年,朱温接受唐哀帝“禅位”,正式即皇帝位,更名为朱晃,国号大梁,即为五代十国中的第一国后梁。唐朝正式灭亡。

也是在同一年,刘仁恭的儿子刘守光囚禁父亲,自立为卢龙节度使。

908年正月,李克用病重而死,他的儿子李存勖继位晋王。

宋初王禹偁(chēng)的《五代史阙文》记载,传说李克用临终时,将三支箭交给李存勖,代表三个遗望,即平幽州、击契丹、灭朱梁。司马光对此事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不过李存勖后来的行动确实是在一个一个地实现着父亲的遗愿。


《五代史阙文》原文:世传武皇临薨,以三矢付庄宗曰:“一矢讨刘仁恭,汝不先下幽州,河南未可图也。一矢击契丹,且曰安巴坚与吾把臂而盟,结为兄弟,誓复唐家社稷,今背约附贼,汝必伐之。一矢灭硃温,汝能成吾志,死无憾矣!”

注:清辑本《旧五代史》将“阿保机”改译“安巴坚”。


他的计划是这样的。

第一步,灭掉刘仁恭。913年李存勖攻下幽州,将刘仁恭与刘守光父子俩双双抓获。第二年父子俩被当作祭品在太庙上供,随后被杀。

第二步,击败契丹。灭掉了刘仁恭,李存勖与契丹直接面对面了。耶律阿保机于917年和921年两次亲征入寇,都被李存勖击败。第二次南下时,契丹军更是被打得心惊胆寒,此后很长时间里,阿保机始终不敢再进犯中原。

第三步,诛灭朱梁。打服契丹后,李存勖得以专心与后梁展开中原大战。923年四月,李存勖在魏州(今河北邯郸市大名东北)称帝,定国号为唐,史称后唐。同年十二月灭后梁,基本实现对中国北方的统一,定都洛阳。

至此,李存勖超额完成了父亲“三支箭”的遗命,他完全有实力可以进一步统一中原,开启一个新的统一的中原王朝。然而这个历史使命最后是由赵匡胤完成的,不是李存勖。

称帝后,李存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宠信伶人,最后竟被伶人所杀,距离他称帝仅仅不到四年。

十年之后,936年,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勾结契丹,认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为父,并以燕云十六州为代价,借辽兵攻入洛阳,称帝建立后晋,后唐灭亡。


阿保机与中原的纠葛大体如此。对于阿保机乃至未来的辽朝来说,这些年的纠缠意义非凡,因此这些年里,阿保机得到了两个堪称珍宝的人才,康默记和韩延徽。


康默记原是蓟州(今天津蓟州)州衙的一名小差役,阿保机攻破蓟州时将其掳获,成为自己帐中操持杂役的一名奴隶。一段时间后,阿保机发现这个汉人勤谨伶俐,就试着让他管理宫帐。康默记将宫帐的供应、收纳、接待等事务分门别类,处理得井井有条。尤其擅长化解宫帐所属的契丹人和汉人间的矛盾,每次都与阿保机的心意暗合。阿保机非常赏识他,就调他专门掌管部族间的法律诉讼事宜。康默记悉心任事,经他亲手审定的案件,各族军民都心服口服。不久,阿保机力排众议,越级提拔康默记为尚书(部长),距他被掳不过几年时间。契丹建国后第三年(918年),阿保机任命康默记为版筑使,开始在潢河以北营建西楼城作为皇都,西楼就是后来的辽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波罗城)。


韩延徽原是刘仁恭的幕僚。刘守光掌权后连年征战,实力日渐衰弱,想结交契丹为后援,于是派遣韩延徽出使契丹。在面见阿保机的时候,韩延徽坚持不肯行跪拜之礼,阿保机大怒,将他扣留下来,让他学苏武到野外放马。

皇后述律平果然是贤内助,她劝谏说:“此人自持操守,不屈不挠,是个贤士,为什么要让他受窘迫和侮辱呢?(‘彼秉节弗挠,贤者也,奈何困辱之?’)”阿保机觉得妻子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召见韩延徽与他交谈。韩延徽的言论深合阿保机的心意,当即下令让韩延徽参与军事谋划,成为阿保机的主要谋士。后来,在进攻党项、室韦,征服各部落的战争中,韩延徽筹划出力最大,深得阿保机信任。

随着战争的深入,进入契丹的汉人越来越多,急需对他们进行妥善安置。韩延徽于是奏请阿保机建立城郭,对城乡加以分别,让被降服的汉人居住下来。又为这些汉人择定配偶,教他们垦田种庄稼,养活自己,所以很少有汉人逃亡。


除了康默记和韩延徽,还有另一个韩姓汉人也进入了阿保机的智囊团,就是陪嫁述律平的小奴隶韩知古。

韩知古初到阿保机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好。述律平嫁为人妇,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关照他,而阿保机戎马倥偬(kǒngzǒng),事务繁忙,也不会注意到一个小奴隶。韩知古郁郁不得志,于是逃出阿保机家当了一名杂役,挣钱糊口。

幸好,他的第三子韩匡嗣擅长医术,得以和阿保机亲近。一个偶然的机会,阿保机和韩匡嗣闲聊了两句,提到了韩知古。阿保机召来韩知古,一席对谈完毕,大为惊叹,当即就让韩知古跟随自己,参与决断各种军政大事。阿保机称帝建国后,将总理汉人军政事务的“汉儿司事”的要职授予韩知古。当时契丹仪法疏阔,韩知古援据旧典,参酌契丹风俗,结合汉族仪制,制定了契丹礼仪,使契丹人“易知而行”,加快了契丹族汉化进程。


辅助耶律阿保机建立契丹王朝的佐命功臣有二十一人。康默记、韩延徽和韩知古是其中的三汉臣,人称“二韩一康”,他们对阿保机建立辽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几十年后,韩知古的孙辈中出了一个人,名气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爷爷和父亲,就是韩匡嗣的第二子韩德让,开篇提到的萧太后萧燕燕的情人和政治盟友。他的故事我们以后会详细介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