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出口的话总要说

      说不出口的话总要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吃坏了肚子肠胃总会在第一时间反应。

你不理它,告诉它要学会忍耐,它不听,搅扰着你的正常生活,直到你去医院找了医生专门看看它;或者它认真听了你的话,默默忍受,遇到问题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解决,直到有一天,问题大到它个人能力无法解决的时候,爆发了。



10月13日是我们最近一次在QQ上联系,微信上,我只回了你两句话:“让我静静” “嗯”。



想了很久,决定还是要把没有说出口的话说出口。

我们一样,我们是朋友。

我们不一样,我们依然是朋友。

并不因为,我们是朋友,我们就应该一样。

也并不因为,我们之间有争吵,观点相悖,我们就应该势不两立,老死不相往来。

两个人的交往中,动态的平衡在关系维持中是最重要的。一方过多的输出,另一方毫无批判的输入,终究会像肠胃一样,“嘣!”的结束。所以,良好的沟通会是一剂良药,将蛀虫扼杀在摇篮里,保持肠胃更好运行。辩论赛就是针对一个模糊辩题,通过不同角度以及漏洞的捕捉,实现越辩越清的目的。

人际交往中,交往双方会从慢慢人海中寻找志趣相投的人,结为伙伴,在经过时间空间突发事件的“磨炼”以后,成为密友。经过这么多的历练,交往双方如果没有共同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两者的关系就很难继续发展下去,若有分歧,必然就会存在妥协者。

但是,妥协总是有原则和底线的。



两年的时间,我们之间的摩擦我在这里不再赘述。只是挑出问题,企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沟通,并达到要解决的目的。

你明白吗?每次出门,我都可以听到你不断重复的两个字“A大”——

“A大不会这样做的”

“A大的奖学金没有你们财大多,你们财大真有钱啊”

“A大是百年老校,我跟你讲啊……”

“嗯。”

“你们C大的饭好贵啊,在A大✘✘✘✘”

“嗯。”

我没有太多的意思去贬低自己抬高你让我敬仰的“A大”,无论我所在的学校怎样,无论她的占地面积是多少,无论她的招生有多少,无论她的生活条件教学基础怎样怎样,在我心里,她是一个家。她是我除了XX之外,能让我在黑夜降临之后,迫切想要回到的地方。她是我未来将近三年要存在的地方。

我不是愤青,并没有过多的对你说,“这是我的家,你不能这样说!!!”我并没有这样。



只是最近。13号左右,我实在是扛不住你的“A大”井喷。才开始焦躁。

换个角度想,你愿意我从见面开始一直对你说我们学校比你们学校哪里哪里好吗?

想必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人就是这样,渴望存在感,渴望被敬仰。我不否认XX大学是百年老校,当然我也没有资格去否认一个既定的事实,但是,我并不允许他人去诋毁我所在的学校。这是底线,这是我无法妥协的一点。



14号那天回到宿舍,我用两个小时给你写了一封信,但是系统卡掉了,将近两千字的心血付之东流。我说不出当时的感受,就好像我倾倒出的垃圾被重新灌注进了胸口,想说的话如鲠在喉,再也说不出口。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我对你说“我想静静”,是真的想冷静冷静。但是,后来的几天,你每给我发一次消息,每给我转一次鸡汤,我都会觉得我胸口的东西又添一份重量。



公众号里的鸡汤太冠冕堂皇,他们尝试着用最大的力气涵盖所有的人际关系。但是,难道你不明白吗?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他们的人际关系又怎么能用“共通的公式”来涵盖呢?鸡汤能表达清楚我的感受吗?鸡汤能说出你的感受吗?当你所有的感受,公众号里的文章都能表达出来的时候,是你成长了,还是你被同化了呢?你所热爱的,难道真的就是好的吗?

赫胥黎的乌托邦著作《美丽新世界》就曾说:“我们终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也许是太近了,也许是太了解了。

你愿意和朋友出门逛街的时候还在讨论学习吗?你愿意和家人出去游玩的时候嘴里说着文言文吗?你愿意坐公交的时候,整个公交都能听见你同伴的说话声吗?

究竟是文明,还是炫耀。是否是欲盖弥彰呢?


我想

你应该好好想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