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里面,最牢固的纽带是价值观

今天我和老公吵架了,话题没什么新鲜的,每次几乎都一样——婆婆。

这个话题对他和对我来说,都像定时炸弹一样,不能触及,因为一触即发。但是究其根源,是我们两个家庭价值观截然不同。

工作中,我们经常讨论职业价值观,因为那决定着我们的工作方法、发展路径、和职业选择。成就感、助人、休闲愉快的节奏,经过八年的探索和试错,我明白了我的核心职业价值观,也用他们指引着自己的选择。

可生活中呢?也应该需要清晰的生活价值观吧!我从没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却被这方面的事情所困扰,每次被逼到生活的旮旯,就会逼着自己找原因,找着找着,就回到了这个原点。

我有强烈的小家观念,结婚后,我把生活的重心从原生家庭转向了自己的小家,为小家经营生活、存钱、买房子、理财……这些事完全被我和原生家庭划定了严格的界限,可能意识里会觉得,这是“我的领土”,我期待“占有并掌控”。这之间,不管是我的原生家庭,还是老公的原生家庭,我们起到的都是照顾和孝顺的责任,但是界限划分清晰,尤其是金钱和权责。

老公和我不同,他是单亲家庭,父亲在他高中的时候去世了,他还有个妹妹。婆婆一直住在她爸爸家,也就是老公的姥爷家,婆婆的兄弟姐妹很多,一大家子相互接济着生活,基本不分彼此。延续到老公这里,他也有很强烈的大家意识,虽然我们结婚组成了新的家庭,但是他的行为和观念里,一直认为婆婆也是我们家庭的一份子,生活里,需要时刻强化婆婆的存在感,而且, 只要涉及的婆婆的话题,他都会很敏感,有强烈的保护意识。还记得我们结婚后第一次不开心,就是因为我把家里多出来的那间卧房叫做“客房”,婆婆听了很不高兴,托老公告诉我,不能叫“客房”,那是她的房间。后来,这种“领土之争”出现了很多次,直到有一次婆婆爆发,说我们住的是她的房子,她不可能卖掉这里,这是她要住到老的地方,我才感受到婆婆身上也有我一样的“领土意识”,这也是我为什么后来贷款也要买自己的房子的原因。

我有这样一种观念,不一定对,但我非常坚持,那就是婚后一定要独立生活。因为如果两个人价值观发生冲突,那可以讨论和争辩,大不了吵一架,而只要有一方老人在,就会出现价值观偏沉,天平倒向一边的问题,少数服从多数嘛!而且,老人在,连吵架都不敢,一方只能忍气吞声,这样长期下来,隐忍的一方早晚有一天会爆发,一旦爆发,就难以收场。

可是,随着孩子的出生,我们的生活不得不多了许多和双方原生家庭碰撞的机会,碰撞多了,价值观的差异又显现出来了。我的家庭观念认为,孩子应该是由奶奶一方来管的,姥姥这边,应该是个补充和帮助的作用,而老公家里那边则认为,孩子应该是双方共同来照顾的,所以要制定规则轮流看。于是,生孩子之后,我们之间爆发了一次很严重的冲突,严重到想到了离婚,冲突平息后,还是依从了婆婆的规矩,孩子轮着带,婆婆周一到周三,我妈妈周四到周五,孩子自然是这场妥协最大的牺牲品,生活习惯的不一致和本身体质的原因,导致了孩子长期便秘,到医院检查,发现有些严重,到了需要手术的地步,这些都是后话。

今早的矛盾,其实缘由很简单,就是因为孩子最近吃中药调养身体,排便终于正常了,但是,还是要经历一段时间的饮食和排便训练,多吃蔬菜和水果,多喝水,细致的照顾尤为重要。在这方面,我觉得婆婆要比我妈妈细心些,于是我向老公提议,能不能由婆婆单独照看孩子一段时间,好好给孩子调养一下身体,巩固一下,不然担心病情反复,我实在不想再次让孩子经历去医院接受手术的痛苦啦。没想到,我的建议被老公断然拒绝,原因是怕把他妈累着。这时,价值观的差异又让我们陷入无法调和的死循环,我心里装小家更多,把孩子当做中心,而老公,则把他妈妈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当然,两个人争吵起来,都把情绪带在语言里,就像沟通课里讲到的那样,我们没有能放下情绪单纯的讨论问题,这场争辩结束在老公的一句结论里——我就是心疼我妈,怎么着?而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耍横,什么叫“怎么着?”这样的争论永远没有结论,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我们的心越离越远,彼此产生了嫌隙,婚姻的凝结性也没那么牢固了!

就是这样,一个期盼已久的周末,突然变成了不愉快的周末,我习惯冷战,他习惯“什么事都没发生”,但谁知我们心中都在想着什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