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李白,我盘了

96
伪自由之坟墓
2019.01.22 11:41 字数 2823

李白是谁?

一位最能吹牛皮的诗人。

在李白的笔下:桃花潭水有千尺深,黄河水从天上来,雪是仙人撕碎的云,他的剑可以十步杀一人,他杯中的美酒饮不尽···

他几乎穷尽了浪漫主义所有的幻想,让后来人几乎无从下笔——他是大鹏,他是仙人,他就是天上的一轮明月,所有的星辰都因他黯然失色,他就是诗词界唯一的神。


在刘慈欣的短篇小说《诗云》中:一位来自神级文明的超级生命,想要写出超越李白的诗歌,于是祂制造了一个巨大的运算机器,将整个太阳系融为储存器“诗云”,然后进行了一场“终极吟唱”:把所有可能的汉字排列组成的诗歌,全部计算出来,储存在诗云之中。

然而,当祂最后面对那片浩瀚的“诗云”,却只能无奈地说:我是一个失败者。借助伟大的技术,我写出了诗词的巅峰之作,却不可能把它们检索出来。


李白注定是无法被超越的。

如果把“诗云”比作人类的情感,那么李白,就是那个“神”也无法造出来的“检索程序”。

他检索出来的,正是最美好的那部分:浪漫。


李白开心就是“仰天大笑”,忧愁就是“抽刀断水”

茫然就是“拔剑四顾”,

他天真如赤子,而且一生如此。

有时,他是一名剑客:杀人红尘中,托身白刃里

有时,他是一个酒鬼: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

有时,他是一个道士: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有时,他又是一个将军: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

他虽然出身商人之家,却自幼立志要做张良诸葛: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

不过,他却因为出身无法参加科举,只能半生奔波,四处拜谒公侯,直到四十岁才得到的“出仕”机会,然而这个官职却和个倡优没有什么区别。

当年,妻子许氏去世后,李白寄居于东鲁与刘氏同居。他虽然胸怀大志,可是刘氏很是看不起一事无成的李白,对他多有讥讽,李白只能默然不语。而当唐玄宗邀请李白入京的诏书,终于下达之后,他立即振奋: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怀着激动的心情,李白拍马赶到了长安,唐玄宗任命他为 “翰林待诏”,可谓“一朝选在君王侧”。

但这个“翰林”可不是可以参与政治的“翰林学士”,而是一种“艺人”。宫中有“棋待诏”“琴待诏”,而李白就是那个“诗待诏”。君王喜欢你,便是“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研墨、力士脱靴”,喊你过来写诗取乐。

君王不喜欢你,便是一脚踢开:滚吧。

李白,本以为这个职位只是一个过渡,唐玄宗终究还是会认可他的才华,对他另有重任。可是两年时间过去了,唐玄宗依旧把他当做一个工具:歌颂写诗的工具。

杜甫曾描写李白这段时间的状态: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君王的轻视,奸人的嫉恨,理想的破灭,让李白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他只能沉醉于酒中,虚度时光,满腹的才华,只能宣泄于醉酒之后的狂歌。

但,李白却没有屈服,他发出了一声,我们所有人想发出,但不敢发出的声音: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多少人羡慕李白这样的待遇,即使是被养在笼中,供人观赏的衣食无忧的金丝雀,依然有无数人对此趋之如骛,然而李白却不屑一顾:老子不开心,辞职走人。

唐玄宗,给了李白一大笔钱,让他回家安度余生(赐金放还),李白的第一次出仕,就这样结束了。

离开长安后,李白辗转多地,曾与杜甫高适一同在东鲁寻仙,也曾北上幽州学习骑射,想要从军报国。

然而,直到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才得到了第二次出仕机会。


当时,永王李璘起兵,三顾茅庐请李白下山。然而李白下山不到两个月,李麟就被哥哥唐肃宗派出的大将高适打败。李白也以“谋反”的罪名,被高适抓到牢里准备杀头。


虽然在好友的救援之下,李白免了死罪,最后却还是被判流放夜郎。

那年,李白已经59岁了。

他一个理想几番破灭的老人,病痛交加之中还被流放千里,他在船上生活了整整十五个月之后……幸运地迎来了大赦,而这位老人没有去感慨沧桑,而是伫立在轻舟之上,写下一首《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充满朝气、天真浪漫的诗,谁能想到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写下的呢?何况这时候,李白已经没几年好活了。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爱它。


时间,好像从未影响过李白。

生活,好像从未打败过李白。

十八的李白浪漫,八十岁的李白依然浪漫。

即使过了几十年,即使满身疮痍,即使垂垂老矣,但是他归来仍是那个英雄少年。


也许,只有在他天真的眼中,庐山的瀑布才似银河,天门山被长江劈开,波中月影是天上飞镜,空中彩云是海市蜃楼。

也许,浪漫本身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那个浪漫的人。

我们都知道,李白娶得两任妻子都是宰相的孙女,但谁又知道其实李白两次都是入赘?

我们都知道,李白朋友遍天下,但谁又知道,李白“谋反”被抓的时候,正是差点死在朋友高适的刀下?

我们都知道,李白很有钱,可谁又知道,如果不是靠着朋友接济,连他的孩子都要饿肚子?


李白遭遇,其实和大部分人都一样。

他的生活也充满了艰难,他所谓的富二代身份,也就是离家时身上带了三十万钱,结果在扬州不到一年,就全部散给了穷苦读书人;他出身低微无法科举,只能低三下四的祈求权贵;为了维持生活,他只能选择入赘到豪门大家之中。他的理想也遭遇了现实无情的打击。

但他和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从未放弃过那颗赤子之心。

他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李白就是那个李白,绝对不会因为他人的嘈杂而改变。他的为人,他的诗,都是那样的惊世骇俗,让我这些默守陈规的俗人,恐惧不已:

李白的第一次出蜀,曾与友人吴指南同游洞庭,后来吴指南不幸去世。李白身无余财,只能将吴指南草草葬在洞庭湖畔。几年之后,李白独自前往洞庭湖,亲手掘开吴指南的坟墓。他以一种令孺子胆寒的浪漫,把吴指南还未腐尽的尸骨,用刀剥洗干净,然后小心地将包裹起来,贴身背负在身上。徒步数个昼夜,来到了鄂城之东,最后将吴指南安葬在了一片风水宝地之上。

如果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喜欢李白?

我会回答:因为在李白的身上,有我想要的自由。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我们这些凡人,虽然总是希望“我们不一样”,可是我们明明都一样:

一样的蝇营狗苟,为功名利禄奔波;

一样的被生活枷锁困住,不得自由;

一样的被现实压迫,还要强颜欢笑。

但,我们却逃不掉。


苏轼曾感叹:长恨此身非我有。

他几次三番表达自己想要逃跑:

我欲乘风归去/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可苏轼也始终逃不掉。


我们都是身体的奴隶。

长大之后,几乎没有人是为自己而活,都是为了这具身体的父母、朋友、爱人,为了所有你认识的人,为了这具身体的各种欲望,但不是唯独为了自己。

舍弃了这具身体,你还有什么呢?


我们为什么喜欢李白,其实那都是羡慕。

我们羡慕他:始终没有被生活驯服,他始终有着自由的精神。

他的灵魂犹如奔流的黄河,一切横亘于命运之路上的困厄,都无法阻止他的前行。也正是因为李白的自由精神,他的诗才能以一种河泻千里的气势,给我们灵魂以极大的震撼: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如果说,杜甫是树,他扎根于盛唐,成长于盛唐的衰落,杜甫就是属于唐朝的一棵树。

而李白,就是一阵风,他只是拂过了盛唐,他不仅仅属于盛唐。因为他这阵风,转而随着他的诗歌,涤荡每个读者的灵魂。


END

诗人何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