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魔女齐聚

  就在贝蒂发动传送魔法的时候,站在远处观望的猎肠者四人身边,空间扭曲雾化,出现了六个新的身影。

  “主人。”

  “赫克特殿下。”

  猎肠者四人恭敬的行礼。

  忽然出现的,正是那位神秘的白发女子,赫克特,和被二人掳走的仍然处于被控制状态中的四名王位候选人。

  就在魔法即将成功的节骨眼上,白发女子又出现了,艾米莉亚等人的情况可以说非常不妙。

  出乎意料,白发女子并没有阻止贝蒂施法,而是看着魔法发动,紫光一闪,艾米莉亚一行从魔兽的包围圈中消失。

  猎肠者四人均有些愕然: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能打破主人的空间封锁?!

  回应四人的困惑,白发女子只是平静地看向远处,似乎看透了一切,风轻云淡的说:

  “无妨,他们哪里都去不了。”

  就在白发女子注视方向约一公里外的山坡上,紫**法阵从地面浮现,刷的一下,艾米莉亚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山坡上。

  “成功了!”

  加菲尔打量周围兴奋地喊。

  “贝蒂!——”

  扶住脸色苍白几乎要昏倒的精灵萝莉,菜月昴担心地问:“没事吧?”

  “没有力气了……”

  费力的说着话,已经是虚脱了连站也站不稳了。菜月昴只好将她抱起来,让她躺在怀里休息,还好精灵萝莉身体很轻,完全也就是个小孩子,就算长时间抱着也不累。

  “这就是魔女的坟墓吗?”

  一行人看着石壁上的长满藤蔓的石门。石门是由石壁雕刻而成的浮雕样式,周围有分布着复杂的图案和神秘的符文,充满风雨腐蚀的痕迹,长满了苔藓和藤蔓,看上去历史相当久远。

  深不见底的黝黑洞口,不知道通向何处,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加上魔女坟墓这样惊悚的称呼,这个入口给众人感觉充满了阴森寒气。

  “要进去吗?”

  艾米莉亚犹豫地看着其他人,她本能地感到某种抗拒,似乎那里面有什么对自己来说非常可怕的东西。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目光落在知情人加菲尔身上。

  加菲尔也露出了犹豫之色,纠结了一会儿咬牙说:“进去吧,反正横竖都是死。”

  也是……

  无奈的事实让众人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打起精神,准备动身。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物体高速飞行的呼啸声,艾米莉亚等人纷纷抬头——

  只见身穿燕尾服的小丑从天而降,身后牵引着七块颜色各异的水晶石,这些水晶石呈米粒状,每一块都有两米高,在魔力的托举下悬浮在空中。

  “罗兹瓦尔大人!”

  拉姆、艾米莉亚惊呼。

  “喂,现在才现身太晚了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菜月昴则是略带恼怒地质问。

  “不好意思呢,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没能去帮你们。不过,你们还是顺利逃出来了,不是么?”罗兹瓦尔讪讪一笑,略带歉意地说。众人这才注意到,他脸色惨白,全身被汗水湿透,似乎刚刚经历了剧烈的战斗。

  刚想询问罗兹瓦尔失踪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这时,不远处平地上忽然出现了魔法能量的波动,众人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随后紧张起来。

  成片空间雾化扭曲,随后白发女子一行人的身影显露出来。

  “菲鲁特?!”

  “库珥修殿下!”

  “啊!普莉希拉和安娜塔西亚也……”

  一眼看到了站在敌人中的库珥修等人,艾米莉亚一方都不由发出惊呼,随后众人察觉到库珥修等人神色异样,顿时猜测到很可能四人被对方用某种手段控制了。

  “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艾米莉亚生气的喝问道。

  “呵呵……”

  白发女子笑而不语,容貌的魅力在笑容中绽放,看着艾米莉亚就像在看一件有趣的事物。

  空气的魔法能量忽然躁动起来,罗兹瓦尔身上的气势出起伏不定,像是火山即将爆发,惊骇地看着白发女子,喊出了让众人惊呆的一句话。

  “老师?怎么会是你?”

  老师???

  罗兹瓦尔忽然失态,称呼神秘的白发女子为老师,实在是出乎所有人预料,在艾米莉亚等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这个女人竟然是罗兹瓦尔的老师?!

  “不对!不可能的,老师还在魔女坟墓里面……你不是老师!你到底是谁?”

  罗兹瓦尔语气激动,已经变成了红着眼喝问。众人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不由惊讶。

  白发女人淡淡的看了罗兹瓦尔一眼。

  “哦,你就是罗兹瓦尔?居然还能活着,值得夸赞呢。”

  罗兹瓦尔这才注意到白发女子身边站着的赫克特,看清赫克特的面容,罗兹瓦尔表情瞬间变得无比惊恐,记忆深处的噩梦被唤醒,身体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

  就是这个男人,四百年前曾经杀死了自己心爱的老师,并向碾压蝼蚁一样杀死自己,毁灭了原先的圣域。这是罗兹瓦尔内心深处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难道他们的目的是……!”

  罗兹瓦尔瞬间想到了可怕的猜测,透骨的寒气几乎要冻结他的灵魂,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就糟糕了!

  突然,罗兹瓦尔二话不说,抬手就施展出一招大型魔法,一道数十米高的火墙从地面涌出,将白发女人一行与艾米莉亚一方隔开。

  “马上进入墓室!”

  罗兹瓦尔喊完,也不等其他人,牵引着他刚才携带的七块水晶一马当先冲进了魔女坟墓的入口,消失在黑暗的洞穴中。

  “走!”

  艾米莉亚等人回过神来,也是急忙全速冲进了山洞内,慢了一拍。

  众人刚刚冲进洞内,罗兹瓦尔释放的火墙就瓦解,消散于空气中。

  “走吧。”

  在白发女子带头下,赫克特,四位王选候选人,猎肠者四人组也跟在其后,不慌不忙地走进魔女的坟墓。

  从头到尾,白发女子来上都是自信淡定的神色,似乎将艾米莉亚一方的所有反应都预料在内,也似乎对着自己的计划有着绝对的信心,一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神态。

  ……

  刚进入魔女的坟墓,光芒就迅速从艾米莉亚等人周围消失。场景突然转变,洞口一下子消失,四周只剩下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而且静得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艾米莉亚?!”

  “拉姆?!”

  更令他们心情骤然揪紧的是,听不到同伴的回应,失去了与同伴的联系。

  正心急如焚之际,忽然眼前场景一花,眼睛被突然其来的光芒刺激得下意识地闭合。

  再次睁眼,众人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柔软芬芳的草地上。

  凉风徐徐,晚霞如火,山顶上洒满黄昏的余光。苍穹下是叫人心旷神怡地开阔大地,山峦起伏,太阳下沉的地方还有一片金色的海滩,远远的闪耀着璀璨的波光。

  但是艾米莉亚等人没有闲情欣赏这样的美景,都紧张、震惊地注视着前方——

  “欢迎诸位。”

  白色长发,黑色瞳孔,熟悉的容貌,唯一的区别就是身上的黑色衣服。若非罗兹瓦尔恭敬地站在她的旁边,众人都会以为她就是率领猎肠者攻击圣域的那个白发女人。

  容貌简直一模一样,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不同的是眼前的女子笑容里多了温柔,少了冷傲。如果说之前那位是冰冷的女神,那么这一位就是知性的邻家大姐姐。

  白发黑衣的美丽女子微笑道:“吾名艾奇多娜,欢迎诸位光临魔女的坟墓。”

  “……魔女的坟墓,也就是说……!”菜月昴忽然若有所悟,喃喃说着,眼光变得骇然。

  “没错,在下正是人称强欲魔女的那位。”艾奇多娜坦然承认道。

  出人意料的回答,让所有人都受到了惊吓,警惕看着她。

  “大家不必害怕,这位就是我的老师。”

  罗兹瓦尔上前解释道,众人这才明白为何他刚才在外面见到那个白发女人会如此失态。

  随即众人也意识到,白发女人八成就是冲着强欲魔女阁下来的,两人必然渊源极深,不然两人为何一样?

  “来了。”

  众人还想再问,艾奇多娜忽然说道,目光看着某个方向。

  众人随着她目光看去,只见白色的漩涡凭空浮现,白发女人和猎肠者一行人从漩涡中走出。

  两人如一模一样的美丽女子隔空相望,一个白衣,一个黑衣,就像一对双胞胎。当两人一同出现在视线中时,在场的人就感觉到了一种震撼,似乎这两个人是镜子的两面,是白天与黑夜。神貌是如此相似,与其说是两个人,倒不如说是同一个人的两种状态。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姐姐。”

  几乎连声音都一样,白衣女子神情冷淡。

  “老师,她究竟是……”

  跟随强欲魔女四百年,罗兹瓦尔从未听说过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他应该是在场最惊讶的人。

  “虚饰魔女,潘多拉。”

  艾奇多娜缓缓吐出这个名字,“以及——”,强欲魔女将转向站在白衣女子身旁的白发青年。

  “——犹豫魔女,赫克特。”

  原本紧张不已的众人忽然有些凌乱:那个看上去像男人的家伙居然是女的?!

  好吧仔细一看的确长得比较中性也没有喉结。

  艾奇多娜目光从库珥修等人身上扫过。

  “这就是你胆敢踏入我的领域的底气吗?”

  龙之血脉者,王位的候选人,血脉之中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当然不是,不过加上这个就不一样了。”

  潘多拉自信说完,掌心亮出一块七彩的宝石。

  艾奇多娜脸色一变:“龙之心!难道龙被你……”

  “没错,杀掉了呢,就在大瀑布外面,废了很大功夫。说起来多亏了嫉妒。若不是她打伤了龙,我也不可能得手。”

  潘多拉语气里带着一丝得意。

  “……”

  艾奇多娜沉默了。山顶的风安静下来。

  “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艾奇多娜忽然说,她身边亮起一道道光芒,方才罗兹瓦尔带进来的七块水晶石出现在左右,颜色各异的水晶爆发出夺目的光芒,随后嘭地一下粉碎,七位容貌各异的女子从水晶石里走出。

  “有趣……看来你那个实验成功了呢。”

  潘多拉看着从水晶中出现的七位女子,视线从她们身上一一扫过。

  “怠惰魔女,赛格特。”

  紫红色长发盖过全身,病态苍白的肌肤,神态十分慵懒的御姐。

  “愤怒魔女,米涅瓦。”

  外貌是金发碧眼,****的傲娇美少女。

  “傲慢魔女,堤丰。”

  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拥有古铜色的肌肤和绿色头发,神情严肃。

  “暴食魔女,达芙妮。”

  暴食魔女是一个皮肤苍白、瘦弱的小女孩,诡异脸上带着眼罩,手脚都带着枷锁。

  “色欲魔女,卡米拉。”

  是有些粉色长发,楚楚可怜的少女,一直害羞鹌鹑似的低头。

  “最后……哦,这个气息是……原来如此,还真被你找到了。最后的第十位魔女,偏见魔女。”

  潘多拉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浅红色头发,十三四岁的少女。

  “琉兹大人……”圣域守护者加菲尔失神地看着写个少女。

  “啊!她们……”

  菜月昴注意到,居然在村民之中有十几个与那位被称作偏见魔女相貌一样的少女。之前就很奇怪,为什么圣域中有那么多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现在看来都是那位偏见魔女的“拷贝”啊!

  “什么,琉兹居然是偏见魔女?!”罗兹瓦尔恍然大悟。四百年前他和琉兹都是强欲魔女的学生,原本以为强欲魔女收留琉兹是因为她的魔法天分,想不到她居然是魔女。

  “等等!不是只有七个魔女吗?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十个?”菜月昴不解地喊道。

  “……你就是大贤者的转世啊,怪不得这么天真。”潘多拉看了菜月昴一眼说。

  等等!怎么又冒出一个大贤者?!

  菜月昴表示脑子完全不够用了,思绪乱成浆糊。

  “还差一个人呢。”

  最后,潘多拉目光落在艾米莉亚身上,淡淡的说:“现身吧,嫉妒之魔女啊。”

  她话音刚落天地瞬间变成黑色,被黑暗的气息所吞没。

  艾米莉亚忽然目光呆滞,身上涌出黑色的魔气,随后黑**气猛地一缩,覆盖她周身,化作一身黑色长裙。

  紫色瞳孔闪烁幽光,原本温暖纯真的气质变得阴暗冰冷,身上散发出强大而可怕的气息让人无法接近。

  “潘,多,拉。”

  黑化的少女咬牙念出了名字,饱含愤怒和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