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任性,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很普通的。没有比尔盖茨的天赋,也没有王思聪的家境,更没有马云的眼光。想要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生存,只有拼命奔跑。

    前几天,正是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应姑姑所托,为表妹的志愿作修正。12个志愿只报了4个,好说歹说添了两个之后,便再不为所动。让她和班主任沟通,一个不字立马回绝。我气不打一出来,问了姑姑之后,才知道这妮子高考分数,超了一本线30多分。我以为报高了的志愿,现在看来,也是刚好。原来,她任性的资本在这里。我忽然想起两年前,报志愿时战战兢兢的自己。明明没有可以任性的资本,却自以为是,报高了志愿。滑档之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来到了大学校园。大学里,去的最多的地方,是食堂和图书馆。我不敢放松,因为我没有值得自傲的资本。努力学习,只是为了,在步入社会后,能有一技之长。

    学姐Z,是系里的一号人物。怼过班主任,骂哭过导员。各科老师更是无可奈何,只能在考勤上用用“手段”。你或许会有疑问,这样的学生,学校不开除,留着过年?倒不是导员不想,实在是没有办法。你能把,为学校出过资的企业家的女儿开除吗?恐怕还没等学生离校,校长就来找你谈话了。所以,所有人都觉着Z过得洒脱,但却没有人效仿。没有金刚钻,不敢揽瓷器活。没有资本撒泼,就只能靠着勤奋生活。等到你成长为,能为学校出资的人,你的孩子也会达到,和Z姐同样的高度。在此之前,任性等同于作死。

    郭德纲的“徒弟门”,可以说是前有何云伟,后有曹云金。但是反观赵本山,同样门徒众多,却少有人离开。是不能吗?不,是不敢。可以说,赵本山的徒弟,都是由本山大叔一手捧红。凭借本山大叔的人脉和资源,他们的星途才一路绿灯。但是离开了本山传媒,他们什么也不是。而郭德纲则不然,他是真的教徒弟们,如何说相声。从德云社出来,曹云金照样能混得很好。这便是,郭德纲教徒与本山大叔的不同。正因为有能生存的资本,曹云金敢与师傅郭德纲叫板。而没有资源的赵云侠(赵本山出走又妥协的徒弟),却没有任性的勇气。有值得自傲的资本,才配得上能够任性的勇气。当你只能选择低头的时候,抬头看到的不会是希望。这就像老一辈常说的,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

    前段时间,有一段话特别火:我不敢休息,因为我没有存款;我不敢说累,因为我没有成就;我不敢偷懒,因为我还要生活;我能放弃选择,但是我不能选择放弃。所以坚强,拼搏是我唯一的选择。

    同样的,此时我们还在努力,同样源于我们没有“存款”的惶恐。我们不停地奔跑,追寻能够任性的勇气。只要梦想还在积淀,双脚不肯止步,可以任性的这一天,终会到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