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风】帝王的妻姐(45)

96
无疾不伤
2018.01.07 09:06* 字数 2914
图片发自简书App

45.放心不下

南宫羽开始思索着这些官道上的军队,朝安阳城进发的目的。更让她担忧的是,那些军旗上,大多打着端木和南宫的旗号。

南宫羽心知肚明,皇帝小正,现在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同时调动这么多军队。也就是说,小正有可能被面临逼宫的局面!

她调转马头,向回跑去。展开忙上前拦住她道:“娘娘,您怎么又回去了?”

南宫羽也不搭理他,准备绕过展开去。这时芈锐道:“小羽,我这里有陛下给你的书信。”

南宫羽打开看到:向南走,莫回头!

南宫羽拿疑问的目光看着芈锐。芈锐道:“你不是一直希望能离开皇宫么?离开中幽么?陛下把你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你,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南宫羽看着芈锐慢慢的说道:“即便我想离开,也不是现在!”

从马车里下来透气的白郎中,听见南宫羽说话的声音,眼睛一亮,他冲南宫羽道:“你能说话啦?你是不是已经在半个月前就可以说话啦,但就是不想说。老夫以为自己医术出了问题,害老夫头发都抓掉了不少呢!”

芈锐等人也是又惊又喜。

南宫羽看着安阳城方向,神情落寞的说道:“是小正一直站在远处,不愿与我说话的,我又何必先开口说话让彼此难堪呢。”但很快,她又继续说道:“芈锐,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跟你离开。我要回去,与小正面对所有问题。小正太小了,他这个皇帝根本就不是我祖父的对手!”

“可是,你回去就能帮到他么?说不定还会让他有所顾及,难以尽全力啊。”芈锐道。

“不。以小正的性格,如果小正没了牵挂,没了退路,一旦失败,必然会选择结束自己的性命,不肯再做回傀儡皇帝。而太皇太后与他的关系又因我闹的这么僵。万一太皇太后也弃他而去,选立他的儿子来做傀儡。那他的处境岂不是更加危险!小正,这时候,真的不是动手亲政的最佳时期啊!”

芈锐终于明白皇帝为何要自己带南宫羽走了,但他还是劝南宫羽道:“可事已至此,就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他是男人,总得要独立面对出现的各种困境啊!可你不同,你是女人,女人原本就不该卷入战争的!”

南宫羽道:“不,国若将灭,全国百姓皆会殃及。绝不会因为哪个是女人,或是孩子而幸免于难!所以,芈锐哥哥,你带着他们所有人,回你的枫林小院等我吧。我必须去尽自己之力,挽救朝局。如果此事已了,我若还能活着回来……天涯海角,我都陪你!”

南宫羽说完,朝安阳城方向策马奔驰而去。展开一见南宫羽回转,心想坏了,陛下交代的事没办好,等着挨罚吧!他只得打马赶紧追了上去。

芈锐也要骑马追上去。却被白郎中拽住了他的缰绳道:“公子,咱们可是南楚人,不宜卷入他们的朝政分争啊。”

江枫也说道:“公子,白郎中说得对啊。无论他们哪一方胜了,咱们将来都得跟他们建立邦交的。可现在咱们如果帮错了人,成了战败的一方。那会殃及南楚百姓的!”

芈锐突然正色道:“本公子帮的不只是中幽国的皇帝,而是道义!而那些乱臣贼子,永远也成不了气候!虎牙将军,听令!”

江枫下马,跪下道:“臣听令!”

芈锐道:“江枫与本公子回安阳城。白郎中,你带着秋儿还有那些护卫先去枫林小院等我。本公子要去会会那些乱臣贼子!”

芈锐说完,也直奔安阳城而去。白郎中留在原地跺着脚大喊大叫道:“公子,别去啊,快回来!公子,别……”

白郎中看着芈锐在远处消失的背影,无奈的停止了大叫,转而变成自言自语地道:“唉,为了一个女人,真是鬼迷心窍了。就是不知将来老夫怎么向墨师兄交代啊。”

南宫羽到安阳城门口,又被守门兵丁拦下。她刚要发作,后面的展开就火急火燎的赶来,道:“我的活祖宗啊,咱们还是别进去了。您没看见这城门戒严了么?咱们还是回枫……”

南宫羽未等展开说完,她突然从腰间拔出佩剑,放在展开肩头。展开看着那明晃晃的宝剑,拿自己右手的中指和食指轻轻地把剑从自己身上拨开。他颤颤巍巍的从腰里拿出令牌,对着城门兵丁喊道:“御前五品带刀侍卫,展开回城交差复命!”

一个满脸麻子,身材壮硕的兵丁道:“展大人请过,只是您身边的这位……”

“你说呢,我这五品的官儿都得跟孙子似的听她老人家的。你们这九品到底的官更惹不起她了!”展开道。

这时,江枫和芈锐也先后赶到城门口。

展开拽着马,离江枫近点儿后,小声道:“江哥,够意思啊。后面还有其他人跟上来么?”

江枫苦着脸道:“没有了。”

展开再看看芈锐,道:“公子果然大义。得,不用问,咱们一块儿请吧。”

他们四人,凭借展开的令牌又重新返回了城里。这时,整个安阳城,透着诡异的气氛。

原本热闹的安阳城主街上,只有很少的行人,而且大多都是行色匆匆。平日里喧嚣的酒楼和茶馆,也是冷冷清清的。零星的只有几个客人。

那些街头的商贩更是奇怪。他们个个身强体壮,目光如电的打量着大街上的每一个行人。

他们根本不像是普通的商贩,因为平日里卖这些簪花啊,胭脂啊,糖果啊等等东西的商贩大多是一些十三四岁的孩子或年纪稍大的老婆婆或是老公公们沿街叫卖。因为街头的这些小东西原本就值不了几个钱,也还要总跟女子打交道讨价还价。一来,大多的女人们因为避嫌不会选择在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摊位前过多停留。二来,女人们本来就比较挑剔,对着东西翻来捡去的。而缺乏耐心,脾气暴躁的年轻男子根本就卖不了这些东西。

芈锐在南宫羽身边小声道:“看他们脚下。”

南宫羽恍然大悟,他们的脚下都穿着马靴,也就是说他们是官兵临时假扮的!

芈锐小声道:“小羽,我们不能盲目送死,总得想点办法,多找点儿人来帮忙才是。”

南宫羽点点头,带着他们拐进一个胡同。穿过这个狭长的胡同,来到了另一条街上。她仔细看着街上的茶楼酒肆的招牌,终于在写着飞凰茶楼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下了马,走近了冷清的茶楼里。门口的小二马上迎了上去道:“几位爷,您里边请!”

南宫羽出来时,原本就是穿的男儿装束,她此刻说话时,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故意把嗓音变得粗些道:“小二,你们掌柜的呢?”

“爷,您若是喝茶呢,小的这就给您去沏。您若是外地来的茶商找掌柜的谈卖茶的事呢,我们掌柜的正在后面忙着查账,没空会见客人,您几位爷,还是改日再来吧。”小二说道。

芈锐等人赶路也确实是口渴了,他说道:“小羽,那我们先喝茶吧。”

他们四人被带到里面一张桌子上。南宫羽想了想道:“小二,有纸笔么?麻烦借用一下。”

小二道:“爷,您先喝茶,小的这就去取纸笔。”

很快,小二就把纸笔拿来了。南宫羽在纸上面写了四个字,凤凰于飞。之后,她把那纸交给小二道:“你把这个交给你们掌柜的去看。”

不大一会儿功夫,小二就又折返回来。他对南宫羽的态度比刚才还要恭敬,他说道:“写字的这位大爷,您后院请。其他几位爷暂时先在这里慢慢品茶稍等一下。”

其他几人有些不解,担心南宫羽的安全,想要跟着。南宫羽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先在这里好好歇着吧。”

南宫羽被小二带到后院,一个阁楼房间里道:“大爷,您先坐这里等会儿,掌柜的马上就到!”

小二退下了,屋内只留南宫羽一人。她无聊的打开窗,看着街头对过不远处的一座大宅院,内心感慨良多。十年了,她离开南宫府十年了。从宫里的望星台看,它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而从这里看过去,居然是那么近。甚至连南宫家后院,那隔楼上的窗楞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她听见后面突然有了脚步声,她刚要转过身说话,却被一个男子从身后捂住嘴,拽到了一边的墙角处。

南宫羽一惊,刚要反抗,就听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道:“别打,是我!”

无戒365挑战日更营

连载全部章节目录

帝王的妻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