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暖阳万物藏,岁月沉香悦时光

        新密市实验初中    段晓红

秋收,冬藏。

真好。在这个秋末冬初的时节,我们一行百余人,向着新乡出发。带着行李,带着欢笑,也带着心底那微妙难言的小小期待。

会有怎样的遇见呢?

温暖或是沁凉的天气?喜悦或是勉强的饭食?简陋或是舒适的住宿?惊艳或是朴素的老师?

当大巴停在佛力得宾馆的院子,当手臂上的外套觉得多余,当推开房间的一刹那床上那一支玫瑰亮了眼眸,当第一顿晚饭丰富得让我和同伴直呼减肥成了泡影,当饭中饭后餐厅的服务人员亲切又谦逊的提醒或援手:我知道,我被温暖了。

不必在意那玫瑰有没有香气,真的。怀着柔软的心,简单的心,容易感动的心,生活里才会汇聚越来越多的小确幸。

果然,报告厅里,我们的精神之旅一旦开始,便两岸繁花,曲径通幽。时而,我们因共鸣而相视一笑;时而,我们因叹服而掌声四起;时而,我们因发问而陷入沉思;时而,我们因收获而满心感恩。

都说古人读书,焚香净手,方可开卷。我觉得我们求学,一样内心虔诚,像信徒朝圣,修行无垢的心灵。

微型课和微课、说课一样吗?答辩时要注意哪些事项?你还在用一张嘴一支粉笔满堂灌吗?互联网来了你有什么改变?你的课堂有温度吗?你有没有想过研究你的课程?你的身上还有作为教师的书香气吗?你总结过自己的教育观点吗?

……

一场场精神盛宴,一次次精神洗礼。是浸润,也是陶染;是启蒙,也是引领。无论优雅端庄的郭莉老师,还是机敏精锐的海本斋老师;无论博学风趣的崔振成老师,还是沉稳厚重的王新年老师,像诗,像赋,像画,像历史长卷,在我们的面前一一打开,异彩纷呈,同时彰显或流露的,还有他们对教育,对研究,对事业的赤诚情怀。

我终于知道,微型课是一节完整的课,教学各要素是要齐备的。模拟有学生的场景,不是伪感情,是要真的心中有学生的。

我终于知道,我最畏惧的答辩,其实是有技巧,有原则的。我以前就太紧张而失了条理,太迷茫而失了依据,以至于颠来倒去地重复,毫无明确的观点。

我终于知道,用智慧唤醒课堂,教学会迎来新的生机和春天。科技和信息的迅速发展,已是势如奔马之势,再墨守成规不改变,再埋头拉车不看路,被教育的洪流淘汰,已是必然。

我终于知道,我们在课堂上滔滔不绝的,仍然停留在知识本身,我们的中华文化体现在哪里,渗透在哪里?不堪追问,汗涔涔。我们太缺乏专业的素养了,我们有多久不看书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离不开手机了?我们还有文人的精神气质和内涵吗?我们的教育情怀还剩几何?

我终于知道,思想,其实是人人都有的,只是我们不曾总结;思想,也是无处不在的,只是我们不曾发现。我们所谓的“名师”身份,依靠什么来支撑?名声?好像没有。学术?更谈不上。原来,我们没有自己的教育思想。

……

字字珠玑,如沐春风。就像音乐和文字,老师们的讲座充满陪伴和治愈的力量,让我们一直以来的急躁和焦虑,渐渐平静。让我们悬浮于空中的教育困惑,落地生根。

有底蕴,才这么有底气。有活水,才这么通透清澈。我多么羡慕他们的鲜活和积淀啊,可羡慕,不过是永远仰望飘过的云。唯有放眼脚下,按指引走上自己的路,才可能靠近。

比如读书。古人“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我呢,十一月还没读一页书吧?岂不是面目狰狞?

比如写文。自从去年博客大赛收了尾,我何曾写过一篇?停留在七百多篇最后一个句号上,我心颓唐。

比如研究。没有时间和能力进行深度的研究,难道创设怎样的导入,设计怎样的教学活动,这些具体而微的本职工作,也做不好吗?

比如专注。自己能专注听讲几分钟?能专注反思几分钟?能专注从事自己喜欢的事多少年?

……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是称职的吧。可也有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自己还可以做的更好吧。尤其像这样的时候:老师在我们的对面,我们成了学生,我们才发现,原来,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有无处安放的危机感。在我们看似旱涝保收的工作里,其实有一个个生命对我们全部的期待。

我们需要学习,我们需要改变。我们需要持之以恒的信念,我们需要源源不断的温暖。

……

秋远走,冬已来。

但冬阳含笑,清风徐来,仿佛鼓励,仿佛希望。

初冬暖阳万物藏,岁月沉香悦时光。

秋收,冬藏。

真好。幸好,我们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