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应对春运高峰,机器人派来了一个熊孩子 | 科幻春晚

96
不存在日报
2018.02.21 11:06 字数 6211

编者按:所有经历过春运的人,都不会忘记车站LED屏上密密麻麻滚动的数字、候车室拥挤的人群、以及一不留神就会被点燃的抱怨情绪。

科幻作家凌晨以女性作家特有的温柔关怀,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北京西站最繁忙时刻的故事,既扣人心弦,又充满了温情。面对接连出现意外状况——车次延误,旅客滞留,还遭到化身“天狗”的黑客攻击——平凡的车站工作人员如何才能化险为夷?



【 天 狗 

作者 | 凌晨

凌晨,科幻作家,科普作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代表作有长篇科幻小说《鬼的影子猫捉到》《月球背面》,中篇科幻小说《深渊跨过是苍穹》等。短篇科幻小说《信使》《猫》《潜入贵阳》分别获1996、1998和2004年中国科幻银河奖。《睡豚醒来》获得2017年星云奖长篇奖。


腊月二十八,把面发,打糕蒸馍贴花花。

——中国北方春节民俗

 1 

西客站北二层进站大厅门口,值班台后面,王云帆挺胸收腹抬头,伸展双臂,做了个舞蹈动作,制服上的“值班站长”牌子随着胸膛起伏,银亮亮地闪光。路过的值班员小周就笑:“云帆姐,早!真精神!”

“嗯,必须的!”王云帆回答,一瞥之间觉得小周有什么地方不对,再一看,也笑:“你今天的妆挺好。头发要是天天这么盘着这么美,我给你申请奖金!”

“春运最美西客站员工。”小周故意仰头一个45度角,“就是我了!”

“美不死你!”王云帆笑骂,“忙你的去,马上就要进早高峰了!”

“知道知道。放心,保证8小时站内无事故!”小周信誓旦旦。

“少耍嘴皮子,快去准备!”王云帆叮嘱。

“得令!”小周一抱拳作揖,迈着小碎步走入进站大厅,瞬间就消失在三三两两的旅客之中。

“保证8小时站内无事故!”半个小时前,站在西客站地区春运总指挥部中,王云帆也是这样郑重回答,“不管它是天狗地狗,我都不会让它影响到旅客出行!”


▲ 来源:Jean-Marc Emy

四小时前,午夜的钟声刚刚过去,一只漆黑如墨的狗忽然出现在北进站大厅的显示屏幕上,在滚动的火车时刻表之间嚣张地跑出一个惊叹号。符号中红色滴血的字不停闪烁:天狗将来吞食怨气和不满,迎接它!

这只狗露出锋利如刀的白色獠牙,凶神恶煞了30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屏幕恢复了正常。

值班站长立刻向总指挥部汇报了这个情况。

调查随即展开,30秒的影像已经留下了大量信息——狗是比特犬,又叫美国斗牛梗,“国际犬业联盟”猛犬类排名第一名!凶猛程度超过了狮、虎、豹等野兽。天狗是船帆座的一颗星星。天狗吃月亮是古代人对月食的误解,认为是因为天狗吞吃了月亮,大地才会陷入短暂的黑暗,要敲锣打鼓吓唬天狗吐出月亮。至于怨气和不满,对于24小时不关门连轴转的西客站,春运期间平均每天接送30万旅客进出的西客站来说,太容易发生了。

综合调查结果,这条黑进西客站信息系统的天狗信息,不善!

“我们还无法判断,这是恶作剧还是恐怖威胁。春运无小事。”总指挥对王云帆说,“我们只有尽可能做得周全,做到百分之二百的防备!”

公共安全和运力接续、综合保障和战略合作、公共卫生和宣传动员、督导检查4个分指挥部的屏幕上,值班领导都看着王云帆。

“小王,今天是春节前最高峰,预计要发送旅客28万7千人,你这早班旅客尤其多,进站大厅你得管好!”总指挥敲敲头:“脑子里你要有警报,脸上还必须带着笑。”

 2 

必须带着笑。王云帆摸摸脸庞,纠正笑容的样子。每次春运,总指挥部都有大量预案,以便应对各种可能的突发事件。天狗便被归类到“不安全信息”中,由网络部门负责识别追查,并且堵上系统漏洞。她相信,所有正在运转的系统,包括在岗的人,包括自己,肯定在过去的四小时内都检查了再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新年好!”清脆的童声,打断了王云帆的思路,她赶紧寻找声音来源,却是个六七岁大的女孩儿,站在值班台前,旁边站着微笑的二位老人。

“新年好。”王云帆赶紧回答,“有什么事情吗,小朋友?”

“阿姨,爷爷奶奶让我问问,K1163次在哪个候车室?”

“第四候车室。”王云帆立刻说,“往里走左手第三个门。”看看老人手边的行李,伸手招呼不远处的志愿者,“小李,你送他们去老弱病残候车室。”

爷爷奶奶连声说:“不用,不用!我们还拿得动包。”

小李拉起两个行李箱就走。

爷爷奶奶说:“谢谢!太谢谢了。”

“应该的,您二老旅途愉快!带好孩子。”王云帆微笑。

女孩儿甜甜地说:“阿姨明年见!”

“明年见!”王云帆招手告别。

忽然一只小手伸到值班台上,手松开,一件东西送到王云帆手边。

“给我的?阿姨不收礼物。”王云帆笑,细看小手的主人却不是女孩儿,而是穿黑色羽绒服,羽绒服帽子遮盖了大半张脸的一个男孩儿。男孩儿有三、四岁的样子,嘀咕一声:“新年好!”转头便追女孩儿和她的爷爷奶奶去了。看样子,是女孩儿的弟弟。

王云帆不能擅自离岗,只好目送孩子的背影远去,才低头看他送的东西。这是一只半透明的小狗,有她的半个巴掌大,像是用树脂制作的,背上带个钥匙扣,原来是个钥匙坠子。

王云帆笑,经常会有旅客送些小东西,春运开始后对联、福贴、台历多起来,马上就是狗年,各种款式的绒布小狗也收到了不少,她都会转手送给旅客,一件都不留给自己。

但是这个小狗坠子刻了“北京西客站站长”几个字,不可能再送出去了。王云帆就把小狗放一边,打算等交班时送给下一任值班站长。

 3 

值班台正对从一层检票大厅上来的四部滚梯。此时天色大亮,有着玻璃屋顶的进站大厅也渗透天光,渐渐明亮起来。王云帆眼前,旅客浪花样一拨拨被电梯送上来,渐渐淹没了进站大厅,连地面都看不到了。临近春节,本地旅客和外地中转的旅客同时增加,学生少了,更多是扛大包带大箱子的返乡务工者,还有拖家带口回老家过节的中年职员。

这场景王云帆太熟悉了,经历十年春运,年年都是如此。她甚至觉得旅客中有些熟悉的面孔,每年都见到过的。

热线电话响,王云帆拿起话筒,习惯性地说:“您好,西客站,您有什么事情?”一天的紧张工作就此开始。还没有放下电话,值班台前已经有旅客等着了,和对方才说了两句,电话又响。需要轮椅的,需要改签的,需要广播找人的,丢失了行李的……王云帆被各种需求包围,迅速处理,同时接受着指挥部那边发来的各种信息,耳听四路,眼观八方。就连喝口水的功夫,王云帆眼睛都不闲着,扫视显示终端上各个摄像头下的进站大厅和候车室。等等,那个红色一闪一闪的是什么?怎么还有绿光?狗,是那只透明小狗!

王云帆抓住小狗。小狗左侧身子在闪红光,时明时暗;右侧身子却一直稳定地闪绿光。小狗的轮廓在光芒中清晰了,这模样好眼熟。比特犬天狗!这简直就是在进站大屏幕上出现的比特犬天狗的迷你版!

王云帆眼角就是一跳,她急忙看表,K1163一个半小时前已经发车。她迅速调出值班台的监控视频,找到送狗坠子的小男孩儿,再调出K1163检票口的监控视频,比对搜索。

监控找到了带女孩儿的二位老人,他们一起上了车。但他们身后,并没有男孩儿的踪影!

这个男孩儿没上车!

根据老人的购票信息,安全部门联络上了老人。老人还在列车上,乘务员给他二老看男孩儿的影像,老人家很坚定地否决了:“不是我们孙子!不认识!”女孩儿则说:“上电梯时,我后面还没有他呢。”


▲ 来源:Jean-Marc Emy

进站口有二十台自助刷脸验票机和十个人工验票口,也都没有找到男孩儿的影像。男孩儿身高只不足75公分,不到买票的高度,不需要验票,但原则上只要他出现在验票口,监控就应该拍到他。

“他还在进站大厅!”王云帆判断,向指挥部汇报,“我们一定能找到他。”

“好!你见机行事,注意不要惊动旅客!那个钥匙坠一出站就变回透明了。所以,专家还会带它过来。”指挥部那边回复,“你要协助他。”

十分钟后,专家就小跑过来,带一身寒气,因为怕钥匙坠危险,在外面找块空地研究,结果什么也研究不出来,还得回到王云帆这里。果然,钥匙坠一放到值班台上,比特犬就亮起来。这次红色少了些,绿色部分多。

“红绿色是要告诉我什么吗?”王云帆问。

“现在还看不出来。”专家年轻,实在,不乱说话,“材料类似树脂,我师兄正在实验室中分析。”

电话乱响。小男孩儿的图像已经以与父母走失的孩子名义,发给了西客站中所有在岗人员的手机,请大家协助寻找。这时候,各方陆续有了消息——他在调度室聚精会神看调度忙碌;他坐在老弱病残孕旅客候车室里吃饼干;他在售票大厅自助取票机站着;他在铁道旁看上水工上水……男孩儿同时出现在西客站的各个地方,又似乎哪里都找不到他,这让王云帆有点着急,不断催促那些自称看到男孩儿的同事:“那就赶紧带他回来!我给你们记大功!”

 4 

最后还是小周在通廊二层的一家快餐店发现了小男孩儿。他正站在点餐台前,看着人们手提肩扛各种行李,气喘嘘嘘爬上二层,排长队点餐。小周立刻上前将男孩儿一把搂在怀里。

男孩儿一言不发跟小周下楼。正是发车最密集的时刻,从南北两个方向涌进通廊的旅客们摩肩接踵,又四散进通廊两侧的候车室中去。十二个候车室瞬间就挤满了旅客,充斥着天南海北的口音,以及混杂了早点干货烟草与香水的复杂气息。小周紧紧拽着孩子的小手,生怕被人群冲散了。男孩儿嘴唇动了动,说些什么,但他微弱的声音被人群发出的声音淹没了。王云帆只看到监控屏上,小周吃惊的表情。

“他不停絮叨,北京西站南广场东在哪儿;二楼开快餐店不给电梯,带拉杆箱爬上来简直就是灾难;哪个店东西又贵又不好吃!”小周见到王云帆后复述,“各种口音,就像个录音机,重复快餐店里人说的话。”

“孩子,”王云帆蹲下身子抱住男孩儿,“告诉阿姨,你叫什么?”

男孩儿不回答。

王云帆笑:“这儿热,你别戴帽子了。”就把男孩子遮面的帽子给摘了下来。男孩儿的脸露出来——包谷嘴朝天鼻,小眼睛,似乎是爹妈喝醉酒了后特别随意捏出来的五官,丑得让人不忍心多看一眼。

王云帆找糖果给男孩儿吃。男孩儿把糖捏在手里,看了看,那神情好像是很珍惜又好像是很嫌弃。

“巧克力糖,很好吃。”王云帆说。

男孩儿依然不说话,不停转动着糖。

“小朋友,你送阿姨的这个为什么会闪光?有什么作用吗?”王云帆举起钥匙坠,用最温柔的声音问。

男孩儿的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吐出一些含糊不清的音节。王云帆听不明白。

突然,指挥部通知,由于降雪影响,今天前往西安方向的高铁暂时取消。王云帆不能再呆在值班台了。她要去候车室,亲自向旅客解释,并安排旅客退票。

“孩子交给你,对他温柔点儿。”王云帆叮嘱专家:“他那么小,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不敢再多耽误,赶紧拿了扩音器去候车室。

 5 

候车室中已经人声鼎沸,群情激动。

王云帆反复解释:“各位旅客,今天去西安的车次都取消了。大家可以退票,没有手续费。”

有人嚷:“我的票好不容易买到的,说退就退啊!”

有人愤慨:“后天就是除夕!退票再买票我春节就回不去了!”

有人担心:“停运了就不管我们了吗?”

更多人围住王云帆,要她给一个说法,每个人的表情都焦灼而急迫。

“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但车次取消了,大家在这里干等解决不了问题啊!”王云帆耐心劝,“请大家保持冷静!看大屏幕!”王云帆把扩音器开到最大音量,吼叫。

大屏幕上,风雪交加中,数不清楚的人正沿着铁路线铲雪。

王云帆喊:“我们启动了应急预案,正有数万名铁路干部职工在前方扫冰除雪,请大家理解我们!”

有旅客说:“能不能不取消车次,晚点我们等!”

更多人发出同样的声音:“晚点我们等!不要取消!”期待的目光集中在王云帆身上。

王云帆的眼光余光,看到男孩儿站在人群外围,和吵嚷的旅客的表情一样,很激动。

王云帆心里忽然一动。

总指挥的身影出现在大屏幕上,他对旅客们说:“大家的心情我们理解。调度方面,正在重新规划线路。只要前方道路安全,我们就发车,送大家回家!”

王云帆说:“我陪大家一起等!”

不知谁起的头,候车室中一片掌声。刚才还急红了脸的旅客,表情都舒缓下来了。


▲ 来源:Jean-Marc Emy

 6 

王云帆挤出人群,果然男孩儿站在外面,专家死拉着他。

“你们怎么过来了?”王云帆问。

“小朋友突然就冲过来。我差点跟不上。”专家说,举起项坠,天狗身上的红色很暗了,绿色部分扩大了很多,“就在刚才,天狗红得吓人。”

“怨气和不满!”王云帆轻轻叫,“天狗消失前说,它将来吞食怨气和不满!莫非……刚才这里有很多怨气、不满、焦急!”

专家赞同这个看法:“对,这些负面情绪被这个透明小狗吸收,它变成了红色。那么对应的正面的好的情绪,它就变成了绿色。这只小天狗是个情绪感应器。”

“然后,如果红色太多,就会发生不幸!”王云帆惊叹,“会是什么样的不幸?”

专家摇头:“不知道,尽量不要积攒红色好了。这只狗太神奇了,我师兄完全分析不出它的成分。它没有电源,没有控制系统,什么都没有!”

这时车站食堂送来一餐车迷你馍馍,西客站附近的街道文艺小分队也赶到了。王云帆过去招呼,组织旅客代表给大家分馍馍:腊月二十八,把面发,打糕蒸馍贴花花,食堂的陕北大师傅,蒸的馍馍味道地道。

小分队的表演场地也很快腾挪出来,文艺骨干们准备了很多节目:说相声、变魔术、口技、小合唱。

旅客们的情绪沸腾起来,好些爱唱歌跳舞的人也加入小分队的表演。到后来,大半个候车室的旅客都在唱歌,跟着旋律摇摆。

男孩儿也跟随节奏打起拍子来,随着人群的律动他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你这孩子不热吗?”王云帆问,“你脱了外套吧。”

男孩儿的羽绒服就被王云帆脱了下来,里面松垮垮的似乎只有几根骨头支撑着,王云帆都摸不到肉在哪儿。

男孩儿忽然五官一起扯动,做出了一个特夸张的弧度都是直角的笑容,发出清脆的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新年好,给您拜个早年了!”

王云帆赶紧回答:“新年好。”抓起一颗迷你馍馍,送进男孩儿嘴。

男孩儿张大了嘴,馍馍从他喉结里掉了下来,他的脸忽然消失了,整个身体都一节节垮了下去。瞬间,他的衣服中就空了,只有那银铃般悦耳的童子声音还在说:“狗年快乐!”

专家扑上去掀开衣服,衣服上沾了一层浅浅的灰,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这是——”王云帆瞪圆了眼睛,问不下去,这是她43年生命中见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些灰,是微型机器人,太牛了,它们集群式组成了一个男孩儿!”专家兴奋,简直要手舞足蹈了:“只是它的语言系统还很糟糕,只能重复人的语言,不能自己说话。但它在其他方面简直和人一模一样!而且还和情绪感应器有感应联系!”

王云帆还有一点不明白:“那么,究竟它是谁造的?为了什么?”

专家笑:“我们迟早会知道是谁干的。王站长,狗年快乐!”

比特犬钥匙坠子现在是彻底的绿色,晶莹透亮。

注:经常从西客站出发,但不了解西客站的运营方式和管理手段,所以,本文中涉及到西站站方的地方,均为虚构。春运期间,整个交通系统上的从业者都非常辛苦,谨以此文向他们致敬。

FIN. 

🔍| 关键词 |#比特犬天狗##钥匙扣##微型机器人#   #情绪感应#

🖋 | 作者 | 凌晨。科幻作家,科普作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代表作有长篇科幻小说《鬼的影子猫捉到》《月球背面》,中篇科幻小说《深渊跨过是苍穹》等。短篇科幻小说《信使》《猫》《潜入贵阳》分别获1996、1998和2004年中国科幻银河奖。《睡豚醒来》获得2017年星云奖长篇奖。


什么是“科幻春晚”?

2018年,《不存在日报》举办第三届“科幻春晚”,邀请国内外21位顶尖科幻创作者,以“春节将近,北京西站”为主题,汇聚各自的时间线,创作5000字左右的科幻小说或条漫,为科幻迷呈现21个或熟悉或陌生的世界。同时在@不存在新闻 微博上展开话题讨论,设置转发抽奖。腊月二十至正月初十(2月5日-25日)每天上午,为各位科幻迷奉上春节假期的科幻盛宴。


本届“科幻春晚”合作伙伴 

微博科普、果壳网、科大讯飞

澎湃新闻、腾讯文化、中国科技网

掌阅、今日头条、豆瓣、机核网

后浪漫、星之所在科幻书店


独家音频合作平台 

喜马拉雅


上期回顾:《给外星人群发拜年短信,会被ta拉黑吗》作者:YAKI

下期预告:《到北京西站》作者:双翅目

降维打击,一拍搞定。

二向箔苍蝇拍祝您每天都有好心情!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