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老季!该往前飞了,原地踏步没有奖品的

攝影 / 季子弘

今天和一位老友见面,闲谈近况,掺点胡乱吐槽。

我们大约平均二至三年会见一次。

跟丹顶鹤比起来,牠们一年回访一次北海道,我和老友见面的频率不算勤了。不过这个时代,有了脸书和各种通讯软体,不见面也能像是每天都见了面。

我们是同行,所以今天的谈话主题,有某大部分围绕在本行的兴衰史上。纸媒的发展越来越低迷,大家都转作电子线上志了,虽然仍需要产生内容的作者及摄影师,但景况的确不若以往。

我想起当年从世新新闻系毕业时,就立志不进报社或电视台工作,记得好像是一位老师的提醒吧!他说:“如果选择电视台,就代表你要放弃家庭了。”所以当时第一志愿就是远离电视台,希望能进到杂志业,写各种我喜欢的专题报导。

那时候就不爱写报社新闻,我不喜欢快而短的写作方式,总以为身为一个记者,就应该挑战大题目、专题故事,这才能把一篇故事写出丰富层次来。然而现今自媒体早已兴起多年,我仍未能成功转型做部落客,有很大一部份原因在于:

我自诩是新闻系毕业的。

那是一种名门正派的迷思,以为写的报导,最完美的曝光平台是纸媒,其次才是被网站引用。写的每个字、拍的每张图,都应该被精致印刷出来,才能把写作报导这趟伟大航程,驶完最后一海浬,100%完美。

然而,这世界早就转弯了。

现在的自媒体经营者,个个都很认真努力,努力参加各种活动,努力产出一篇篇图文并茂的作品。当然,网路写法和纸媒写法仍有差异,就差了一种口气:

纸媒是知识传承,网路是资讯传递。

当然,现在看来,其实这都是偏见、迷思及自以为是。大家都是内容产出者,只要能产出让读者共鸣的作品,就是有价值的创作者。

这个年代,写书出书已经不是唯一重要的事,尽管自己经营出版社,但我非常认同:好的内容才重要,载体只是其次的考量。

然而,这样的反省检讨,宛若丹顶鹤年年回归的轮回,总在每次见到老友时,我们又聊起了这个时代的巨变。

恩,老季!该往前飞了,原地踏步没有奖品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